黑历史专供商
注意:
1.2018年底闭关修行【不读完这个破书我是没有自由可言的……和自己死磕到底】
2.奇怪脑洞+笑点冷低(可能专注无厘头脑洞一百年)
3.所有爱豆不定期回坑……

1.2018侠客风云传:#东方未明#
2.2017诛仙:#张小凡##林惊羽#
3.2015Fate:#吉尔伽美什#
4.2012古剑奇谭:#百里屠苏#
5.2008DMC:#Nero#
6.2005犬夜叉:#杀生丸#
7.2005:#Michael#
 

EVAPORATION蒸发


 

 

Chapter11

    在尤米尔和赫利斯塔掉进面前这个看不见底的通道三分钟后,埃尔文制定了救援计划。

    大半队员被决定留在地面上继续前几日的信号发射,埃尔文被米克说服留在地面待机。第一组是米克和利威尔,负责探查、开路和救援,第二组是莱纳艾伦,负责协助,最后是阿尔敏和三笠负责寻找出口,佩特拉在地面负责接收信号分析整理出地图传送给利威尔和艾伦,据初步判断下面应该是人工设施。

    顺着倾斜的通道首先到达下面的米克和利威尔向上面传递了暂时无危险的信号,然后艾伦他们也滑了下去。


    “这个区域没有生命迹象,但是前面一个区域存在。”利威尔试探了一下说。

    “很多……生物。”虽说下面的情况比想象中好很多,但是米克总觉得不自在,或者说是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就像一双眼睛一直在黑暗的角落里监视着你一样。

    “这个应该是军事基地吧,墙壁都是用金属贴的。”艾伦检查了枪里面的子弹,示意后面的三笠和阿尔敏跟上,“但不像是还在使用的样子。”被腐蚀的金属和腐烂的植物一样,散发出奇怪的气味,呈现出水溶的灰暗颜色。

    “我觉得尤米尔她们应该是在寻找出口。我们进来的通道出不去。”

    “佩特拉,这里可以清楚收到我们的信号么?”

    “不是很清楚,但是只是确定你们位置的话,完全没问题。”佩特拉受干扰强烈的声音断断续续从耳麦里传出来。

    “这样就行了。”利威尔掐掉通话,把联络设备还给阿尔敏。


    留不下脚印的地面显示不出尤米尔她们的行踪。尤米尔她们的信号从进入这里后就消失了,更别说是联系上她们。

    “利威尔,小心点,前面很臭。”

    利威尔点点头。

    阿尔敏小计算机上面出现了他们走过的路,慢慢形成一个地图,但是进入地下后就只有一条通道,不宽不窄,能让两个成年男子顺利通过。米克说的臭并不一定是单纯嗅觉上的味道,更多的是指一种危险。

    “停。”利威尔示意所有人站住。

    这里的墙有连接缝隙,从这里开始大概就算正式进入了地下设施了。前面也出现了岔路口。阿尔敏点点头,和三笠留在了原地。他们的前进任务到此结束,在第一区内待机,接应后面的新援救或是接应前方回头的队伍。

    “分开走。”

    “……这不安全。”三笠没有反驳,只是担心。

    “任何一组遇到了危险都要及时发射信号,无法解决的问题按老规矩办。”米克说。能够救援就实行救援,如果不能实行救援就会被放弃——是为了让更多的人活下来。这就是埃尔文小队遵循了近十年的规定。

    “三笠,没事。”艾伦说完和莱纳小跑进入了右边的岔道,利威尔和米克进入了左边的岔道。


    艾伦和莱纳在前进了两百多米后开始了第一场战斗,战斗的对象是寄居在黑暗甬道里奇怪昆虫,如果他们没有进入过森林,这次遭遇可能会让他们惊慌失措,但是比起那次精彩又糟糕的旅行,这个根本算不了什么。几分钟后他们继续向前,进入了第三个区域。相比之下,米克那边还要顺利,他们畅通无阻地穿过第二个区域先进入了第四个区域。第四个区域是一个大厅,大厅的墙壁上凿满了洞口,加固金属封锁住洞口,不深的洞穴里是生物尸体,已经腐烂很久了,有些几乎就只剩下了骨头。

    “看来真的是废弃生物研究基地。”米克尽量忽略那股死亡的味道,和利威尔从小门进入第五区。

    穿过通道的艾伦莱纳在蜂巢式的新大区前停下。艾伦启动了武器系统,“找到了,比我们想的顺利很多。莱纳,右边第三行第五个转角。只有那里是人。”本来开始放松的莱纳突然僵硬地看着艾伦。


    五分钟以后阿明的地图上出现了紧急信号,米克他们在第五区似乎遇到了麻烦。阿明向艾伦发送了支援消息。而此刻的艾伦小组正和汇合的尤米尔赫利斯塔她们一起消灭从腐蚀发脆的金属笼里面钻出的不知道是死还是活的东西。

    “这是什么鬼东西!尤米尔你解释一下!”莱纳踹飞一只大眼睛的,看着外泄的电流烧焦了这生物的皮肤。

    “我怎么会知道!等等,那边不能去!”尤米尔应该是为了保护赫利斯塔,身上有很多细小的伤口。

    “什么?”艾伦看了看他们来的路上,什么也没有。

    “几只小虫子就吓到你了么?”莱纳把最后一个小东西干掉,看了看地上几十个怪异的残骸。

    “你们直接走的右边吧,我和赫利斯塔之前从左边的通道穿过来。”尤米尔一边拉着赫利斯塔往深处跑一边指着房间过道顶上的通风管道,“我们是从上面下来的。左边好像是……人体试验区,里面的东西都还活着……”

    “米克分队长和利威尔先生都在那边!”艾伦拉住尤米尔,然后艾伦指了指子地图上阿尔敏转递的紧急信号。


    “不能放这些东西过去。”利威尔把刀从像人的东西上拔出来,死黑色的血溅了一地。

    “啊。”米克的衣服都被汗水透湿了,“阿尔敏发出信号了,他们找到尤米尔她们了,还好她们不在这边。”

    “是吗。”利威尔忽然觉得轻松了一些,“往这边走应该只有关得更深的。米克,这些东西只对活着的有兴趣,这边交给我。出口不会在这边,你和他们汇合找出口。”

    “我答应埃尔文和你一起出去。”

    “……你不在这里,它们就不会组织攻击。”

    米克愣了一下,然后咬咬牙,把阿尔敏发给他们小组的信息接收器扔给利威尔,向入口的方向跑去。利威尔把米克扔来的接收器顺势放在一个死角里。面对没有停下来的怪物,举起了刀。


    “分队长!”阿尔敏和三笠看见从左边岔道跑过来的米克。

    “出口?”

    “根据佩特拉做出的地形图判断在右边!埃尔文队长让艾伦他们先寻找出口!”三笠在看到利威尔没有跟着米克一起出来的时候,就知道大概发生了什么,她皱着眉头最后看了一眼左边的通道便跟着米克、阿尔敏跑向了右边。

    “利威尔先生应该没问题的。”阿尔敏对米克和三笠说,也是对自己说。

    “也只能相信他了。”


    十分钟后艾伦小组四人和阿尔敏他们汇合。

    “从这里有八个岔路口,我们不要再分开走了。其中有四个是不规则的,不规则的如不是特殊标本原理上是不方便实验的……”爱尔敏把自己的和佩特拉传给艾伦的地图对比了一下说。

    “赌一把么?遇到那种东西我们可就没什么信心了啊。”莱纳苦笑着扬了扬头,目光停在十五米处占了大半空地的十来米长的东西,然后扔掉了手上断裂的刀,抽出唯一备用的那把,紧握在手里。

    “我和艾伦最前面,三笠你和莱纳断后,你们三个走中间。”米克把队伍安排好。

    “赫利斯塔来选吧。”

    “……第二个。”

    “走吧。”


    利威尔把枪塞进大张的嘴里,抵着它的喉管开了好几枪。他已经无暇顾及佩特拉传给他的地图了,右臂被腐蚀开了一条口子,锥刺的疼痛撕扯着神经。一脚踢开含着枪死透的东西,砍断另一只的脖颈。倒下去的被匍匐在地上的抓住撕咬扯开。这些东西不是简单地要杀死活动的东西,而是要进食。

    食物,食欲,吞咽的快感,撕咬,啃食。


    它们和利威尔是发展方向截然不同的人造品。

    受控制的能思考的理性的冰冷的死亡的武器。

    失控的失去理智的兽性的只存有温热血液的人类——如果这样的东西还能叫做人的话。

    诞下这些东西的人的照片还嵌在处理过的透明胶质物里。因为寄生生物在表皮繁殖改变外貌和体态,它们生殖繁衍出进化的幼崽,相互残杀吞噬,弱小的就被灭亡,强大的异变的就生存。金属上刻下的665昭示的是,这样的斗争在这里持续了近两百年。初衷是让这些错误自然地毁灭,结果却是让这些实验变异的物种尽全力去进化繁衍,处理水在管道里流淌,这是这个隔离空间里最重要的资源。

    如果离开,闻到了新鲜味道的怪物就会倾巢出动,不仅是米克他们,连地面上的人也难以幸免。如果留下来……

    被撕碎吃掉内脏被消耗到连齑粉都不剩下或者是疯狂厮杀直到失去控制……利威尔看了看埋在深处的更为强壮的东西,和已经开始残破的自己的身体。突然萌生了会不会在这里进化成和他们一样的最后成为凌驾这个空间的怪物这样的想法……他已经能感受到通过杀死对方来为自己争取到存留时间的甘美了。


    他被纠缠他的生物绊倒,脑袋重重砸在淌满了温热血液的地板上,溅起来的血液重新落回地面小河时发出悦耳的声响。生物践踏在他的身子上,踩碎他的骨头,大脑发出嗡嗡的鸣叫,白色的光点在视线内闪动,疼痛。痛得无以复加,但需要的就是这样的疼痛,这样的疼痛告诉他自己仍旧在这里,自己还存有意识,还能对这样的感受做出激烈的反应,越多的疼痛,就越是存在的证明,痛得好像获得了生命。

    发出闷哼,就要被碾碎了,明明好不容易才走到今天走到现在,拥有了信任,拥有了感情,终于从最深最深的海底游到了可以看见明亮的地方。

    怎么可以结束在这里?

    结束在这么幽深这么肮脏的地底下。

    离地面这么远。

    离阳光这么远。

    离天空这么远。

    离埃尔文这么远……

    强烈的不甘心。

    如果不站起来这些东西就会代替自己爬出这里,爬出地底,就会代替自己站在地面上,找到阳光,找到天空,找到埃尔文,怎么能够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利威尔斩断压在他腹部的生物的小腿,在拥挤狭小的空间中挣扎着站起来,背对着身后几十头怪物的尸体,双手握住刀柄。每一次挥斩都要把那些不可能性破碎,就像旋转旋舞的血沫。要破坏的是挡住去路的怪物,要破坏的是横在面前的绝望,要破坏的是阻挡他回到那个人身边的空间,要破坏的是将他投放于穷途末路的时代,要破坏的是妄图灭绝他的命运。

    想要活下去,哪怕世界都是利威尔的敌人。


    嘶吼回荡在密闭的空间里,和澎湃汹涌的花瓣波涛一样愤怒,和震动大地的森林咏叹一样悲戚。


   “队长!他们出来了!!”

    在距离通道口东两公里的地方,佩特拉收到了艾伦发送的信号。十五分钟后埃尔文他们赶到了另外一个通道口。七个人伤势严重,伤得最重的是莱纳,他在最后替赫利斯塔挨了异常结实的一下。

    他们在进入第二条通道后,遭遇了沙漠生动物的袭击,激烈的战斗结束后,发现通道的尽头是封死的大门。这个地方弃用太久了,它在很久以前是建在地面上的。而入口是后面的人打通的,他们应该都死在了实验基地里。本来就要放弃返回大厅,但是阿尔敏看着沙漠生动物的尸体,提出了这些动物是从哪里来的这样的问题。于是在第二通道里找到了动物通往巢穴和地面的隧道。

    萨沙直接抱着赫利斯塔和尤米尔哭了,告诉她们上面已经和第一政府联系上了,韩吉预告了地震,要大家赶快回去,派出的交通工具已经在路上了,半个小时后就能到达。这是一个不能再好的消息了,但萨沙看到的是完全没有因为劫后余生而感到高兴的七个人。萨沙四周看了看,又看了看米克在面具下也明显没有血色的脸。

    “埃尔文……”

    “我们再等半小时。”埃尔文平静地说。半小时后利威尔没有回来就离开。埃尔文上前挨个儿抱了抱从地下逃出来的队员,“你们做的很好,谢谢你们都能回来。”


    利威尔能从地上的血水里看见自己被染得更猩红的双眼,过量的摩擦使身体发热。刀刃已经折断了,插在死掉的那一只的眼睛上。半弓起身子伸出双手,抵住向他冲过来怪物,狠狠摔出去后踩上肚子碾碎内脏和骨头,把嘴撕开,折断獠牙,握在手上。

    面前的还有几十只。

    血水喷射在天花板上,再像下雨一样滴落。

    武器有使用期限么?身体上每一块肌肉和骨头都在悲鸣,肺部早已不堪重负,呼吸变得十分困难,但是就算这样又如何,将自己包围的怪物不会因为你身体不适而回到巢穴,它们只会在你松懈的一眨眼将你撕碎。面对怪物没有必要用人类的方式来战斗,利威尔第一次全面调动了身体的每一个部件,在极限中突破极限,用无法撕扯的手去撕扯,用无法撕咬的齿去撕咬,学习野兽的攻击激发野性去战斗。

    直到放在进门死角的定位通讯器被捡起。


    在利威尔实在无法顾及的空隙,一颗子弹弥补了这个漏洞,一张丑陋的脸被子弹打烂,从背后抛给利威尔的刀被利威尔精准地接住握在手上,在从脚跟发力扭转身体的瞬间,利威尔借用这一秒不到的时间看到了埃尔文。


    “还有五分钟。”埃尔文站起来,拍了拍米克的肩,“对不起。”

    “我和您去!”艾伦挣扎着站起来,三笠坐在旁边非常少见地没有阻止。

    但是任何人都知道,离开的只会是埃尔文。

    “谢谢你,艾伦。但是你不会得到除了我感谢外的东西了。”埃尔文把装备准备好,多拿了一把刀。“佩特拉,利威尔的定位还在那里,对么?”

    “……队长。”

    “我知道了。”

    “很高兴你们没有来阻止我,我不能把他一个人留在那里。”

    说完埃尔文带着歉意笑了笑,头也不回地走向第一个入口,消失在沙漠上。

    埃尔文和这个小队相处了很多年。104期的这几个青年无法忘记他们第一次见到埃尔文的场景。梳着整齐金发的高大男人,淡色的眼睛看起来没什么感情,脸上的线条让他英气而冷峻,但是他的表情很柔和,他说话的声音稳重低沉,让人安心。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和还是新兵的他们握手,埃尔文的手有些粗糙而且干燥,但这丝毫不影响这个动作的友好意义。他的命令简单有效,他的发言简短利落,他不用通过故作凶狠来取得威严,他就是天生的领导者。他非常爱惜自己的士兵,但他不会因此让战况陷入僵局,他是懂得珍惜也懂得抛弃的人,大家也因此给予他他应得的信任。

    不会有人怀疑他是不是利威尔这个最强武器的持有人,因为除了他不会再有第二个人类能够胜任这份荣誉。他无与伦比的精神力让人敬畏。现在他一个人消失在沙漠中,就连足迹也不会留下,但埃尔文小队的所有队员全部起立为他献上最标准的军礼。

    他就是只留下背影,在这一刻也足够辉煌。


    埃尔文反手一刀戳穿了怪物的上颚,虽然反应已经足够快了,但右肩骨还是被那一下咬碎了,锋利的牙齿戳开了皮肉,在实验基地里浑浊的空气的刺激下伤口愈发疼痛。

    “埃尔文——!!”利威尔踩了一下墙壁擦着埃尔文的耳际把怪物从埃尔文身上推下去,怪物胀大的肚子把它撑得畸形。利威尔捅碎了怪物的心脏,反身继续战斗,埃尔文整个右半身都麻痹了,他跌坐在地上。他看着利威尔身上深深浅浅的伤痕,它们都和自己身上的伤口一样被腐蚀着。通道里只有之前拿进来的应急灯的黯淡的光,如果这点光线都消失,那埃尔文就要准备面对最后的结局了。


    看到他下来后,利威尔就开始准备撤退,他们已经从深不可探的通道中后退一百多米了。可怪物却如同源源不断一样从黑暗中迅捷地爬出,把他和利威尔包围。埃尔文无法预知这样的战争还要持续多久,他甚至觉得这就是一场噩梦,因为死亡离他们太近,近到它腐臭的气味和刺骨的寒凉都贴着皮肤。

    利威尔引着怪物进入到了深处,绝对地阻断它们去往埃尔文方向的路。

    埃尔文模模糊糊中看见怪物忽然如潮水一般退去,代替出现在利威尔面前的居然是比普通怪物大了近一倍的东西。利威尔的粗重的费劲的呼吸声在这一刻尤为清晰,利威尔似乎是回过头看了一眼埃尔文,然后开始搏斗。埃尔文听到的是怪物发出的刺耳的鸣叫和大量血液喷涌泼洒的声音,肉块击打墙壁的声音,粗糙的怪物皮肤擦过地面的声音,还有利威尔短促的惊呼。就在埃尔文意识陷入迷糊旋转的灰暗时,利威尔拉起了埃尔文的左手,拉着他奔跑。埃尔文猜利威尔已经干掉了那个最大的怪物,所以其他怪物不敢再追上来了。所以他才能和利威尔跑回第一区进入右边的甬道。可是当他终于能勉强控制自己的视线时,他看见的是利威尔被戳开的喉咙。

    “利……威尔?”

    利威尔好像是张开了嘴巴,对他说了什么,但是埃尔文什么都没有听见。

    跑到大厅时,埃尔文指了指不规则通道中的第二条。就在这个时候,整个基地剧烈地震动起来,埃尔文跪倒在地上。利威尔手忙脚乱地护住他,以免他被落石砸到。埃尔文知道,那血肉模糊的右肩的伤口一定开始发黑,心脏已经无法提供给身体足够的血液了,虽然不知道它会在哪一刻停止,但埃尔文唯一能确定的是这件事不会太远了。晃动的视线里,只有利威尔的影子在埃尔文的视线里闪动。

    利威尔托住他,把他架起来,根据意识模糊不清的埃尔文的简单指示找到了阿尔敏他们发现的通道。利威尔用最快的速度把本来就快被撕成碎条的衣服扯开把埃尔文固定在自己的背上,背上失力的埃尔文爬进了通道。


    砂质的通道开始慢慢崩塌,利威尔的手掌上一块完整的皮肤都没有,纹理清晰的肌肉附着在骨头上,和粗糙的砂石摩擦,灼烧一般的痛楚。

    爬出沙洞的几乎是瞬间,沉重的呼声响起,从最远的天空那里传来。沙漠上空的云居然像彩灯下的冰,折射出明丽缤纷的色彩。但是这样的云无法吸引利威尔和埃尔文的视线。


    这是利威尔和埃尔文第一次看见废弃森林移动的样子,它就在埃尔文和利威尔能眺望的世界的尽头,就像错位的空间,行走的高墙,它拨开乌云,移动着,明明暗暗的绿色庞然大物,执着地向海洋的方向走去。咏叹隐约从森林内部传来,一瞬间,勾起了回忆,在疾风下变得尤为缓慢的时间里,把人的思绪填满。

    埃尔文终于看清了面脸是血的利威尔被破坏的喉咙。原来那短促的惊呼,就是埃尔文在这段时光里最后一次听见利威尔的声音。利威尔颤抖地触碰了他受了致命伤的右肩,利威尔张开嘴又闭上,发不出任何声音,埃尔文从来没有看见利威尔露出过这样的表情——无奈得凄惶。埃尔文摇摇头。

    “利威尔,最东边。”埃尔文拉着他轻轻说。


    埃尔文第一次和利威尔并肩作战的最后,因为第一次产生共鸣加上失血,埃尔文被利威尔背着走了很远。没想过,埃尔文最后一次和利威尔并肩作战的最后,也是这样。

    埃尔文把头搁在利威尔不是很宽的肩上,觉得异常的安心。好像就这样慢慢走着,前面就会一辆车,韩吉和他的队员会气急败坏地跳下来,把他们两个人打包塞进车里面,然后他就可以听着一直很难听的录制音乐睡上一觉,醒来的时候,他已经到家了,利威尔躺在他的旁边,看见他醒来给他一个吻。


    不知道过了多久,因为行走而产生的震动消失了,埃尔文被放了下来。然后埃尔文不顾利威尔的阻止把面罩摘了下来。一股馥郁的香味随着风迎面而来,甘美若梦。

    他听着几米远的地方有水浪冲击沙滩的声音,知道自己到海了。

    利威尔让埃尔文枕在他的腿上,垫高了视线,绽放蔷薇的海洋就在那里。埃尔文在此刻觉得世界格外的清晰,无论是画面还是声音。

    “怎么了?”埃尔文看见利威尔低着头,视线落在他的脸上,那样的表情。然后埃尔文感觉有凉凉的液体落下,落在埃尔文自己的眼睛里,再顺着眼角流下。啊啊,这样,不就和人一样了么。


    就像是昨天才发生的事情,但是真的过去了很久了。

    他问利威尔能不能为了他成为一个人。

    那个时候他是真切地希望利威尔是一个人,因为那时他想,如果利威尔是一个人类,他就能够去试着爱上他,来回报利威尔对他的付出。他以为这样的感情是一种合理的交换,两种付出可以等价,然后他就能够心安理得。他知道这是错的,在后来。但是这样的“希望利威尔能成为一个人”的想法,却随着他接受了现实真正爱上了利威尔后愈发强烈。

    利威尔能陪伴埃尔文一辈子,反过来,埃尔文做不到。总有一天,埃尔文会死。就算他能在利威尔的保护下活到战争结束,衰老仍然会带走他的生命。但是利威尔不一样,他在成长到巅峰后就停止了,他永远年轻,保养得当,就算是世纪也不能在他身上留下什么痕迹。

    可是利威尔属于埃尔文,他选择埃尔文,除了埃尔文,他无法被其他人拥有。不存在了埃尔文,也就不存在了利威尔。绝对的依附关系,这就是武器与持有人。


    这不是埃尔文所希望的。利威尔是他愿意用生命来交换的至宝,他不仅希望利威尔能在自己的身边活着,他更希望利威尔在失去了他后也能活下去。

    埃尔文要帮助利威尔完成重新活在这个世界上的心愿。

    埃尔文帮利威尔完成了这个心愿。

    埃尔文拭去利威尔的泪水。


    利威尔成为一个人。那在人的一生里,就没有什么是无法不失去的。在人的一生里,所有的都只是一小部分,哪怕不可替代,也只是一个部分而已。就像埃尔文不会因为失去利威尔而失去所有,但之前,失去了埃尔文的利威尔就一无所有。所以,当利威尔成为一个人,就会发现,就算失去了埃尔文,也就是失去埃尔文而已。在失去为主题的人生里,失去埃尔文也就是这样而已。当利威尔成为一个人,就会发现这一切也没什么大不了。

    大不了这个世界只剩利威尔一个人,利威尔却可以因此活下去。

    当利威尔成为一个人,埃尔文就可以当一个过路旅人。

    

    埃尔文看着上涨的潮水卷走被风吹飞又被映照成金色的眼泪,看着灿烂晴空下飘落的雪,看着远处的森林展开绽放出一朵璀璨的花,看着注入天空的香甜海水,握紧了利威尔的手。

    “成为一个人这不好么?”

     利威尔摇着头,最后了,利威尔觉得不好。


    在这个以存活为目的的庞大计划里。

    想要活下去的森林,想要活下去的海洋,先要活下去的人,变异成末时代的怪物,以整个文明的堕落毁灭换得了世界的新生。

    看着这一切的埃尔文闭上自己的眼睛。

    “真漂亮啊。”





---------------------------------------------

感谢您的阅览!

PS:终于把楔子写出来了....

PPS:这是很怪的脑洞= =.....

PPPS:但愿想要传达的东西传达到了,小手脚大概没有被发现,嗯。



评论(16)
热度(24)
© Ahdi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