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历史专供商
注意:
1.2018年底闭关修行【不读完这个破书我是没有自由可言的……和自己死磕到底】
2.奇怪脑洞+笑点冷低(可能专注无厘头脑洞一百年)
3.所有爱豆不定期回坑……

1.2018侠客风云传:#东方未明#
2.2017诛仙:#张小凡##林惊羽#
3.2015Fate:#吉尔伽美什#
4.2012古剑奇谭:#百里屠苏#
5.2008DMC:#Nero#
6.2005犬夜叉:#杀生丸#
7.2005:#Michael#
 

EVAPORATION蒸发


 

 

Chapter9

    800年后陆地上就不存在除了名为蔷薇的水域了。名为蔷薇的海在图片上展现的是浮着厚厚油层的污染水域,而看似油层的覆盖物却是绽放凋敝的蔷薇图案,远远望去那就是一片绚烂的花海。海的附近空气也全部被污染,和“废弃”相比,这个拥有蔷薇的海域才是死亡的胜地。

    而现在森林里绿成一块宝石的湖水,和那遥不可及也不能触及的海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在韩吉发出完全没问题的宣言后,这群年轻人完全是欢呼着跳进凉冰冰的湖水里,连平时不苟言笑的阿尼也露出了微笑。不会游泳的康尼和贝特霍尔德只好呆在浅水的地方看着其他人。米克嘱咐不能去深的地方,因为没法判断水里是安全的。不过只是在湖的边缘也足够让人满足了。

    “埃尔文一定会后悔的。”韩吉坐在石头上,踢着水。

    其实埃尔文根本不会后悔因为韩吉不知道现在埃尔文正在利威尔身上上下其手。


    “佩特拉也测定了森林咏叹。”米克站在旁边。他和埃尔文的年纪相当自然不会像那群孩子一样跑下去玩。

    “包含的信息量很大啊,前两次是自然发生的。最后一次并不是规律中的。”韩吉把眼镜架在头上。

    “我们第一政府也在监测森林的情况,因为它近几年总是在这边徘徊。森林咏叹有周期,越来越短的周期。”

    “利威尔能发出和辨别特别的信息,他给埃尔文说森林咏叹在他听来是可怜的喊叫声。我在想,会不会是森林向外传播的一种信息。”

    “韩吉你是这样想的么?”

    “但是我对森林为什么会对利威尔的情绪产生反应这件事,一点头绪也没有。”

    “为什么会往这个方面考虑?”

    “森林吞噬了地下都市,这里可以算是利威尔真正的故乡啊。”

    “……这样啊。”米克也找了一块石头坐下。

    “利威尔很特别吧,总感觉他不仅仅是埃尔文之前解释的那样。”

    “对啊,对他的研究现在还在继续。”韩吉嘿嘿笑了两声,“他们也很久没有独处了,只留他们两个在车上其实也不错。”

    “……唔。”米克想起埃尔文平时和利威尔相处的模式,和隐约从车的方向飘来的气味,忽然觉得自己知道了什么。


    “分队长,时间也差不多了吧。”佩特拉拎着自己的鞋子从湖水里走上来。

    “我们还会绕着湖一段时间,利威尔先生受了伤我们还是早些回去比较好。”阿尔敏被泼了一身的水,其实埃尔文小队的人就没有哪个身上是干的。

    等他们回到车所在的位置时,看到的是开了一边的车门还有空无一人。

    “不会是遇到什么危险了吧?”萨沙赶快跑进车里,“咦?”

    “利威尔先生的靴子?”

    米克:“……”

    韩吉:“光着脚?”韩吉看了看米克正经过头的严肃表情,忽然觉醒了开关。不是吧……

    “可能是发现我们回来了就去看湖了吧。”艾伦看着湖水的方向。

    “确实往湖水那边去了。”米克适时说。

    “分队长的嗅觉真的很厉害啊。”

    “……”

    “……不上车坐一下么?”韩吉试探着说。

    “不用了。”米克正经地拒绝。


    回忆着以上事件的韩吉正严肃地看着埃尔文。

    被韩吉拖下车的埃尔文被韩吉逼到了树底下。韩吉用耳语的音量和惨叫的语气对埃尔文说:“你以后让我怎么对利威尔进行检查啊!!!”

    埃尔文刚想安慰她一下,韩吉又凑了上来,“喂,到底是怎样的?我是说,他会有感觉么?我们之前没有关注过这一个方面,因为他对普通的刺激都没有反应的啊,你居然让他断电死机了,究竟是释放了什么大招啊!?呐,快点说啊!这对我的研究超重要了!!!埃尔文你别转过头去啊,说啊说啊快说啊!!埃尔文!!!”

    比起埃尔文尴尬的处境,被围观了睡脸的利威尔似乎要算是好过一点。


    在离开第三政府的第五个月,埃尔文他们终于从森林中走了出来。米克发射了第一政府特别信号,两天后埃尔文小队被接回了第一政府军部。休整一星期后所有成员编入第一政府军。埃尔文先被特别授予准将军衔,视之后的表现再决定是否升为少将,米克从中校升为上校,利威尔情况特殊,先按照埃尔文的提议安排为埃尔文的副官。埃尔文精英小队的成员不动,队员在第一次对外战争后再做具体安排。米克小队的成员编入埃尔文小队,米克获得了埃尔文小队的部分指挥权。韩吉和马布里特进入第一政府生物研究机构,由于利威尔拒绝了由其他人执手关于他的研究工作,韩吉仍然专任利威尔的总工程师。


    “你的所有资料和第三政府武器研究的资料已经递交上去了。”

    “嗯。”利威尔把处理完的文件放在埃尔文的桌子上。

    “第一政府已经对第三政府宣战了。两天后你就要执行来这里的第一个任务,这里是任务计划。”埃尔文把一个文件袋递给利威尔。

    “你不参与这次任务么?”利威尔简单地浏览了一下计划书。

    “嗯,这次任务的指挥是你。”

    “队员也只有一个吧。”

    “这是上面参考了你的数据后做出的判断。”

    “明白了。”

    “韩吉把你的报告给我看了,肺部的事情还是有一些影响,叫我嘱咐你不要经常把辅助器取下来。”埃尔文看着没有戴着呼吸辅助器的利威尔。 

    埃尔文埋下头继续签署文件,钢笔尖因为用力过猛分了叉。利威尔从旁边的柜子里拿了一只新的,挤好墨水递给埃尔文,拿起那只坏掉的,“这个,拿去扔掉了。”埃尔文点点头。


    几天后,埃尔文站在军部C基地后门等着利威尔执行完任务回来。按照五个小时前利威尔发送的完成报告,现在已经差不多了。埃尔文没有等多久,就看到一辆装甲车开进了基地。利威尔从车里跳下来,抬头就看到了穿着厚厚大衣的埃尔文。利威尔不自在地侧了侧身子,还是走到了埃尔文面前。

    “按照时间表,你应该在中央会议大厅。”利威尔说。

    埃尔文弯下腰看了看利威尔整个消失的左手,和浑身大大小小的伤口。

    “让韩吉重新做就好了,其他地方很快就修复了。”利威尔没有看埃尔文的脸。

    “半个小时以前会议结束了,看时间差不多就过来了。”埃尔文说,“走吧。”说完了话埃尔文却没有走的意思,他脱下自己的大衣,披在利威尔的身上,然后才往前走去。


    从正门出去后,利威尔和埃尔文坐车去了韩吉的实验所。

    韩吉脱掉埃尔文披在利威尔的大衣后,心疼到在实验室发足狂奔了好几圈。

    “还是因为肺部的问题么?”

    “不是。生物性炸弹,资料已经保存,不会再中招了。”利威尔在韩吉说话前接到。

    “其实我还有点怀念在森林的那段日子,虽然我从来没有用两套内衣裤撑过近四个月……好吧,进入正题。利威尔确实是武器,但是政府这样残暴地使用,我觉得很过分啊。”韩吉把利威尔的身体数据调出来,强化肌肉和骨骼的资料出现在屏幕上。“啊啊,全部要重做啊……虽然这个是能做出和原来相似度达98%的仿品……”

    “这是将伤害减小到最佳方案,换一个也只会让其他人白白去送死。”利威尔靠在椅子上,活动着剩下的另一只手,“要多久才能做好?”

    “至少十天。”

    “啧。”

    “拜托!!!除了骨架肌肉,还有神经线管和关节好不好!身体构造很麻烦好不好!而且做好了也有一天的适应时间你急也没有用好不好!!而且这边的设备还没有完全配置完毕材料没有存货还要全部从A区运过来你这样瞪我也没有用!”

    “不想再等这么久下次就不要再受这么严重的伤。”埃尔文在一旁说。

    “……知道了。”

    “我还要去B区的基地,修复做完了你自己回来。”

    “嗯。”

    埃尔文离开后,韩吉问利威尔,“到了第一政府后,你每天有多少时间和埃尔文在一起?”

    “晚上洗澡睡觉的五个小时,还有埃尔文单独办公时,累计近十个小时,有些时候不到。”

    “交流时间呢?”

    “每天平均十七分钟。”

    “完全不够啊。”

    “埃尔文很忙。”

    “和你进行交流也是他的工作吧。”韩吉把外线管接好,“虽然兵器的修复力和人类完全不在一个水平上,但是使用也是会磨损的,你真的要注意一点。”

    “韩吉,武器有使用期限么。”这不是一个问句,利威尔没有听韩吉的回答,他只是闭上眼睛,等生物液全部把他淹没。


    韩吉因为自己父亲的事情,想了很多,最后她想通了。

    当你想要得到一件你不可能得到的东西时,你就会陷入无止境的痛苦中,当你想要抓住一件不可挽回的东西时,你也会落入矛盾的螺旋中,而当你发现你能很好的珍惜你拥有的东西的时候,你就会变得快乐。这是很简单的道理,这就是很简单的线,痛苦,只是因为你自己把自己绕进去了而已。

    所以韩吉在失去了唯一的亲人后,能做的只有好好珍惜着回忆。虽然很多事情不再清晰,但只是记得曾经的感觉也很好。她很明白自己想要做的事情是什么,人死无法复生,无论她做什么她死去的亲人都无法回来,她也无力阻止越来越模糊的记忆,而且这些记忆将会越来越模糊,总有一天,会模糊到只记得拥有过这段回忆。所以她想要的,唯一能做的就是为自己的父亲和祖父以及她的家族赎罪,所以她也希望被卷进这场灾难的利威尔和埃尔文能拥有不坏的结局。


    韩吉看见了利威尔和埃尔文之间微妙的平衡。

    利威尔和埃尔文在最初是以一个意外的契约开始,他们的联系就是一种简直称为无理的占有。韩吉知道埃尔文已经从名为利威尔的漩涡里跳脱,因为埃尔文不再执着于利威尔是不是一个人——这个自己给自己划定的怪圈。埃尔文是个绝对聪明而理性的人,他会自己开导自己,为了自己的目标选择放弃难以放弃的东西。所以韩吉知道自己不用为了埃尔文的事情而操心,虽然也是白操心。

    而利威尔不同。利威尔的思考应该是,或者说开始的时候,又或者说是曾经是电脑程序一样的直线思维,一切对他都是零和一的二进制。但是,在和人类的接触中,也许是同化,也许是学习,他拥有了一套和人类似的思维。他在精神上接近人类。这让他拥有烦恼,但是,他没有相应的方案来解决,他存储的知识里没有,他接触的事物里没有。因为他的特殊,他的问题也是独一无二的。他变得焦躁,因为无法解决的问题在大脑中累积起来,占据了太多的空间,让他迟疑。

    但这只是一种表现。

    利威尔对自我价值的追求其实是一切的开端。

    因为埃尔文能使利威尔的存在价值得到最大化,所以利威尔选择的是埃尔文。因为利威尔能帮助埃尔文最快地实现目标,所以埃尔文拥有利威尔。他们之间培养起来的感情是加深羁绊,稳固两个人之间的平衡的工具。利威尔是微妙平衡的制造者,埃尔文是微妙平衡的守护者,缺少了任何一个,平衡都会崩塌。

    如果埃尔文不再需要利威尔,会怎么样呢?

    毕竟喜欢不代表需要。


    利威尔至始至终都被笼罩在这样的阴影下面。

    无法使用就是没有价值,没有价值就约等于被摧毁被消灭。

    877年起,到883年的两千多个日子里,利威尔执行的完整任务数量有422个,30%的短期任务,60%的中长期任务,和10%的长期任务。这些任务里,只有15%的任务是和埃尔文一起完成的,剩下的85%中,只有40%是非单人任务。

    尽管韩吉强调了武器不能长时间和持有人分离,但是紧张的战况下实在挤不出更多的时间来。有些时候,埃尔文和利威尔会隔三十多天才能见一次。

    武器和持有人长时间的分离让他们之间的同步率和契合度下降,883年年初的时候,居然达到了临界值。但是利威尔说,就算突破了临界值,他也会是埃尔文的刀。因为不能为埃尔文所用的利威尔是没有价值的。

    韩吉做了很多努力,但是也无法改变利威尔的自愈速度越来越慢的事实,利威尔在882年后就经常带伤作战。他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完成每一次任务,格外地珍惜和埃尔文背靠背站在战场上的机会。利威尔最期待的回报不过就是埃尔文的亲吻,埃尔文的抚摸,还有和埃尔文一起做爱。他要的只是和埃尔文在一起,不要更多,一会儿就好。

    利威尔每一次扭转战局,利威尔每一次从战争中回来,带回他自己,把自己带回埃尔文的身旁,这样坚持的理由是什么?


    863年是什么使智慧重返这具身躯?855年是什么支持着那个孩子在最后一刻都保持着意识?850年是什么让那个孩子在万物将死绝的地下诞生成为生命?

    能解释第一个出现在海洋里的生命体么?能解释那从单细胞进化成人类的生命么?它们为什么存在?它们为什么活着?

    最初的最初,开始的开始,它就是为了活着而活着,为了活着而活下去。

    利威尔想要活着。

    这个就是所有不可思议事情的唯一的解释。

    利威尔痛苦的最根本的原因,利威尔要做的所有的事情,居然就是死而复生,居然就是重复第一个生命体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的壮举。

    而埃尔文却是所有的变数,他霸道地贯穿了利威尔的所有。

    埃尔文手里有一个脆弱的不可思议。

    脆弱到埃尔文移开眼睛就会破碎灭亡。


    “埃尔文……给利威尔和自己争取到了六个月假期的你似乎还是不太高兴?”韩吉问。

    “你看。”埃尔文把手里一直在把玩的东西递到了韩吉面前。

    “……钢笔?”韩吉打开了笔盖,看见了开叉的笔头,“坏掉了嘛。看样子有些年头,利威尔居然会容忍这玩意儿滚落在你家角落里这么久?”

    “你仔细看看。”

    “哈?”韩吉假装认真地把放大镜拿起来,“让我看看上面有没有写祝史密斯夫妇百年好合哟。”韩吉倒是没有找到什么天长地久这类的,找到的是磨损的痕迹,“弹……痕?这是你从战场上捡回来的?”

    埃尔文点点头又摇摇头,他拿回钢笔,淡淡说:“半个小时以前从之前剪下来的利威尔的背心口袋里拿出来的。”

    “……你的?”

    “我不记得了。但是应该是我的。”


    五十五个小时以前,埃尔文在基地办公室拿出抽屉里在几天前准备好的申请和报告,交给了扎克雷大总统,经过一个半小时的讨论,埃尔文拿到了他和利威尔六个月的休假。

    四十五个小时以前,埃尔文失去了利威尔的信号,他不顾米克的阻止带了人到了利威尔执行任务的地点。路途上没有任何阻拦过于顺利情况让埃尔文的心凉到了冰点,到达主战场时,看见的是横布了战场的士兵尸体,有的已经被风沙侵蚀变形。根据仪器测量,这个地区的放射元素含量完全不正常,推测可能使用了新武器。埃尔文强制使用了共鸣,半个小时后才找到了利威尔,把他从厚厚的沙土里面挖了出来。

    韩吉看到埃尔文怀里的利威尔时,对这样的结果并不吃惊。

    线管交错暴露在空气里,身上几乎找不到一块完整的皮肤,没有血迹的遮盖,破损的地方异常地清晰。韩吉在紧急检查了一下后当机立断,准备了四肢的切除手术。利威尔只有用微微起伏的胸口证明他还在这里。埃尔文赶回来后看见的已经是只剩下了主体的利威尔了。埃尔文坐在地上,一只手捂住了自己的脸,很久很久都没有说一句话。


    “利威尔,你可以拒绝分配给你的任务。”

    “然后让你和你的队员变成替补去送送死?”

    “利威尔。”

    “要想让利威尔休息,你他妈倒是放放假啊……唔。”等埃尔文亲完了,利威尔才把埃尔文推开一点,“算了。”利威尔坐到桌子上。

    “利威尔,你说说看,‘我想休息’。”

    “利威尔想休息。”

    “我。”

    “利威尔。”

    “我。”

    “……利威尔。”

    “是‘我’。”

    “……埃尔文。”

    “……”

    埃尔文抓了抓头。

    “别抓了,秃了。”

    “听久了就习惯了,原来都没有想到来纠正你。”

    “纠正什么?”

    “自称时,要说‘我’,就和称呼别人要说‘你’或‘他’是一样的。”

    “是啊,你不就是这样。”

    “……好吧,你改过来了我就去请假。”

    “……你多少岁了还要讲条件,小孩子要糖么?”

    埃尔文对着利威尔笑了笑。

    “啧。这次任务回来就改,希望你已经请好假了,高发际中将阁下。”

    埃尔文抱着利威尔进了卧室,两人在床上滚成了一团。


    埃尔文在韩吉趴在试验台上补眠的时候,放掉了培养罐的淡绿色修复液。他轻轻把利威尔从里面抱出来,利威尔特别的轻。他细心拔掉线管,对利威尔说,“马上就到了。”他推开实验室的大门,走进森林里面,大雨把他们淋透。连贯成线的雨越靠近地面就越是分离,最终变成了一颗一颗独立的水珠。朝着一片漆黑前进的埃尔文,听见怀抱里的利威尔疲惫地说:“埃尔文,我想休息。”埃尔文答应了一声,回到:“马上就到了。”于是森林刮过一道大风,刮来重重叠叠的回声,像是风铃声,又像是钟声,还像教堂里的圣歌。声音的尽头是一座教堂。怀抱里的利威尔说:“埃尔文,这个,我拿去扔掉了。”埃尔文点点头,于是百万只钢笔避开他们从空中代替雨水落下,铺满了森林。埃尔文走进教堂里,当初被杀死的怪兽的尸体还在。坐在最前排的男人正望着石膏的塑像发呆。

    “利威尔?”

    埃尔文看着空空的怀抱。

    “假请好了么?”

    利威尔从最前排的位子上站起来,向埃尔文伸出了手。然后利威尔背后的塑像留下了眼泪,一个浪头打来,埃尔文沉入了深深的海底。又没有握上。


    埃尔文睁开眼睛,揉了揉发疼的太阳穴。钢笔掉在了地上。他刚才靠在椅子上睡着了,韩吉还在睡。他看了看装着利威尔的培养罐,好好的。利威尔还是闭着眼睛。

    “假已经请好了。”埃尔文说。


    八个小时后韩吉被自己设的闹钟吵醒,开始了对利威尔的手术,一切顺利,十二个小时后完整的利威尔又被泡进了罐子里。

    利威尔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回到了他和埃尔文的房间。说不出的不适感让他格外难受,他在床上翻了个身把头埋进枕头里。

    “队长,就这样进来没关系么?”阿尔敏说。

    “没关系的。”

    “说起来这还是我们第一次来队长家里,好大。”

    “队长是中将,配置一定要跟上啊,不过马克你不久前当上了中尉了,享受的待遇也不差嘛。”让拍了拍马克的后背。

    “我说小声点,利威尔先生还在休息。”莱纳也进了屋子。

    “队长,利威尔先生还没有醒么?”艾伦接过赫利斯塔手里的东西,看着门外的三笠,“快进来吧。”

    “队长,我们进来了。”尤米尔跟在赫利斯塔的后面。

    然后是阿尼和贝特霍尔德,萨沙和康尼。

    “拜托你先停住嘴好不好……”尤米尔抱怨了一句。

    “嗯?我没吃早饭啊,饿死了……啊,队长,利威尔先生吃苹果派吗?”埃尔文微笑着点了点头。

    “所以说你为什么在吃苹果派啊。”康尼崩溃了。

    “哎?超热闹的啊,今天。看来我还真是挑对了时间啊!”韩吉欢乐地从门外跨进来。“亲爱的,把我们的大礼拿进来吧。”马布里特抱了一盆花在后面喘得不行。

    “好久没有这样聚在一起了呢?”佩特拉看着超级多的人略带歉意地笑笑。

    “啧。今天队长可麻烦了啊。”奥路欧看了看身后跟上来的埃尔德和衮塔。

    米克把手上的花塞给埃尔文,花束上插了一张小纸片,上面写了“致睡美人。”

    埃尔文把这群一直闹着的家伙领到了客厅,让女仆去泡了红茶。艾伦看了看二楼关好的门。

    “我先去看一下利威尔。”埃尔文说着先上了楼。


    简单的主卧室大床上铺了印花的被褥,床上的利威尔蜷缩成一团,怀里抱了一个长枕头。看样子已经醒了。

    “利威尔,醒了吧。”

    利威尔没有理埃尔文,只是抱紧了枕头。接着一双手从被子里握住了他的腰,埃尔文爬上了床,钻进了被子又面对利威尔钻出来。

    “这个时间你应该在工作……”利威尔的声音闷闷的。

    “你不会再有下一次机会了。”利威尔突然抬头看着埃尔文,手掐紧了柔软的被褥。

    “我的意思是你以后的每一次任务都会和我一起执行。”埃尔文在利威尔的额头上吻了吻,然后把利威尔按到怀里。“以后参加会议,检阅军队,吃饭睡觉都在一起。”

    “这个是好消息,坏消息是为了这件事情我去大闹了一番,总统罚给了我六个月的带薪假期。”

    利威尔在埃尔文怀里把眼睛睁得圆圆的。

    “不对,是你和我的。”

    利威尔把头埋在埃尔文的胸口上,埃尔文知道他现在肯定很开心。

    利威尔在被子里扭了扭,问埃尔文,“门口挂的一串脑袋是送给我的么?”

——TBC——

感谢您的阅览!



PS:这章是话剧来着,卡文卡得惊天动地.......

PPS:过渡会持续到结局前一段,咦?【一击揍(第四声)飞

PPPS:我也是挂在门上的脑袋。


评论(6)
热度(20)
© Ahdi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