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历史专供商
注意:
1.2018年底闭关修行【不读完这个破书我是没有自由可言的……和自己死磕到底】
2.奇怪脑洞+笑点冷低(可能专注无厘头脑洞一百年)
3.所有爱豆不定期回坑……

1.2018侠客风云传:#东方未明#
2.2017诛仙:#张小凡##林惊羽#
3.2015Fate:#吉尔伽美什#
4.2012古剑奇谭:#百里屠苏#
5.2008DMC:#Nero#
6.2005犬夜叉:#杀生丸#
7.2005:#Michael#
 

EVAPORATION蒸发


 

 

Chapter7

    在离开塔楼后的这三个月里,小队行进的速度并没有因为多了可以乘坐十来人的装甲车而变快,不仅是因为坐不下,还有就是车里的大半地方都被挪来让韩吉摆放她的宝贵实验器材了。可是没有人埋怨这个,拿让的话来说就是这可是第一生产力。马克附和着说,他们都可以在这里安家落户了。然后就听着康尼说你想和谁在这里安家落户啊,大家就笑了起来,马上,尤米尔就搂着赫利斯塔说那么现在结婚。晚上的时候,大家就按照排班表值班,每次两个人,韩吉和马特里布说要参加,但大家投票表决说他们只要负责每晚睡觉就好。除了值班的人其他人就挤在车里面或拿着为数不多的几个睡袋睡在搭好的临时小棚子里。


     现在,埃尔文就睡在副驾驶背后的那个位置上,利威尔挨着他蜷在座位上,脑袋枕着埃尔文的手臂。外面的声音太大,埃尔文醒了。

    “还早。”利威尔把埃尔文身上的衣服扯了扯,盖好。

    “嗯……才是第二次听到,以后恐怕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没有人能想出是哪些神奇的生物发出这样通彻的声音,令人联想到横刮过沙原的劲风,幽暗阴渗的寒渊,还有宏伟残骸无声的嘶吼。比都市高指云天的尖塔更为壮观,比不夜城的奢靡笙歌更为梦幻。

    “我觉得这是只能用神迹来形容的音乐,天籁和旋。”后座的几个孩子似乎在这样的声乐中再一次睡着了,埃尔文说话的声音不大。他透过车窗看着飘飞的荧光,现在他知道了,这是植物的孢子。

    “那还真是可怕的天籁。”利威尔似乎对这个并没有兴趣。

    “你听见的是什么?”

    “喊叫罢了。”利威尔缩了缩身子,“感觉很可怜。”


    “艾伦……”

    “艾伦……”

妈妈在战火中,硝烟变成了托起她的风,枪炮声变成了迎送的圣歌,她飞起来了,展开了红色的翅膀,决绝地离开。羽毛落在脸上变成了最后一次抚摸,她独自去了天上。爸爸呢?艾伦,你绝对没有见过那样极致的东西……那是什么……你不能知道但你只要看见过一次就绝对不会忘记……然后再也没有回来连一个背影都没有留下,不久后讣告送到了空荡荡的家里。艾伦看见了夜空下白皙的面庞,深蓝色的瞳孔和缀满繁星的夜同色,不同的是它落在了一双眼睛里,那人就像可以生出黑色的羽翼飞起来一样。

    “艾伦……”


    “三笠,冷静一点!现在艾伦他没有意识!”阿尔敏扯住三笠,三笠的脸颊上被艾伦划出了一道明显的口子。

    埃尔文他们赶到的时候,周围都是被艾伦杀死的生物尸体。不难猜出是在三笠和艾伦排查预定路线障碍时遭到了袭击,虽然携带了韩吉给他们的生物信息素来分散生物的注意,但是这次没有效果。

    “为什么,不是说之前已经控制下来了么?”让震惊地看着面前完全失控的场景。

    “这是什么……”奥路欧已经把枪准备好了。

    艾伦金色的眼睛冷漠的扫视着面前的人们。利威尔抱着手站在一边,啧了一下舌。

    “你不要靠近艾伦!”三笠对着利威尔喊道。

    那你自己上去用你的血唤醒他的人性吧,也许有成功的可能呢。利威尔脸上是似笑非笑的表情。同为智慧种的兵器会对彼此产生好感,艾伦虽然是改造的失败品,但是在被兵器系统覆盖的时候,他和利威尔会因为这一条定律相互支持。同时,更为强大的兵器在精神上有绝对的优势,这种时候,说是并肩作战的同伴,不如说是其他兵器在自己的持有人没有命令的时候优先服从强大兵器的指令。利威尔在最初觉醒的时候,无意识释放的信息波就足够让其他兵器兴奋,野兽一样的本性,来源于人也指不定呢——总是本能地向往着强大。

    “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你不要出手。”埃尔文对利威尔说。

    “了解。”


    所有的人拿枪指着艾伦,和当初指着利威尔的时候一样。

    “艾伦!你已经安全了,醒醒!!”阿尔敏从刚才就一直对艾伦喊话,但艾伦似乎什么也没有听见,防御的姿态很明显,因为他听不见人在说什么,他的判断是威胁。

    他开始行动了。


    “不要开枪!他是艾伦啊!”

    “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谁了,冷静一点好不好!!一遇到艾伦的事情你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让可以说是气急败坏地看着几乎失态的三笠。“小心!”让推开三笠,朝着冲过来的艾伦开了一枪。

    “艾伦!”艾伦微微偏头,再轻松不过地避开子弹。

    “人和兵器的差距是很大的,这点攻击根本不行。”利威尔听从埃尔文的指令只是揣着手站在埃尔文旁边,“不拿出杀死他的决心来碰也碰不到吧,这个小朋友已经忘记自己是谁了。在兵器里,现在可以算上等品吧,只是没什么理智。”忽然利威尔挡在正在进行战斗指挥的埃尔文前面,抽出枪挡在面前,艾伦徒手一击将枪支击碎。目的再明显不过了,摧毁战争指挥中心是最高效的。

    “队长!!”

    埃尔文连动也没有动,冷静地看着把利威尔利落地把艾伦摔出去。

    “学得还不错。”利威尔拍拍衣袖,看着又一次爬起来的艾伦,又回头去看埃尔文,埃尔文只是摇了摇头。其他的队员在这段时间里面再一次把艾伦包围。阿尼冲上前抬腿一记高段踢,艾伦用十字手防御,在艾伦准备下一个动作时阿尼敏捷地后翻退出了艾伦的攻击范围,莱纳和贝特霍尔德趁机从后面架住艾伦,艾伦借着他们手臂的着力点翻起来完全不介意手臂可能会因此脱臼给了他们两后背重重一击。

    “莱纳!”

    “胡佛!”

    艾伦调整了自己的骨骼打掉萨沙和康尼的枪,把目标瞄准了把莱纳和贝特霍尔德扶起来的让和马可。三笠和阿尔敏立刻冲上前挡在四个人前面。米克小分队因为完全搞不清楚情况,只能端着枪在第二圈待命。

    “艾伦!求你了!!”

    可是艾伦什么都听不见。


    他挥起一拳向着前面的人打去,三笠却闭上了眼睛。

    拳头停住了。

    另一拳结实地落在艾伦的腹部,艾伦后退了好几步。艾伦的眼睛更为明亮了,他死死盯着面前的利威尔。艾伦跃起身子把利威尔按倒,被冲击力震飞的泥土似乎都放慢了。但他并没有击中利威尔,利威尔抬起的脚踹中了艾伦的腹部,艾伦立刻就飞了出去撞在背后的树上,砸出一个坑。艾伦滑下来后也没有得到停息的机会,利威尔已经到了他的面前,又是一个抬脚,艾伦似乎被死死钉在了树上,他吐出了一口血。利威尔愣了,他收回自己的脚虽然艾伦做出了准备攻击的姿势。

    利威尔把艾伦拎了起来,艾伦眼睛里的金色没有褪去。


    绝对的安静中利威尔的声音尤为地突出。

    “放弃攻击,艾伦,这是命令。”

    “……”

    “……回路对接同步率92%,D系统启动收到A级指令,障碍排除执行命令。”艾伦的语调没有起伏,完全就是机器。

    “信息交换:第三政府B2+计划850实验体同类型实验体确认,进入轨道修复,F3区域障碍排除开始进入意识领域交流,信息确认完毕,交接工作完毕。仿850实验体意识重启动修复工作完毕。”利威尔同样没有起伏的声音响起,金色的眼睛和艾伦的一样耀眼。这是利威尔不想使用的能力,他不喜欢和除了埃尔文意外的建立精神联系,哪怕只有几秒钟。但当初离开基地的时候,他也使用的是这样的特权——最强兵器的特权。

    艾伦失去了力气,闭上眼睛摔在了利威尔的身上。


    大脑瞬间麻痹又被重新激活的感觉让艾伦终生难忘。作为一个不受控制的人和不完整的机器还真是遗憾的人生啊,艾伦在意识的尽头被这样的话语冲击着,然后他听见利威尔的声音从很远的地方传来。

    “你还真是一个幸运的小鬼。”


    “他们迟早会知道的,不是么?”利威尔坐在车上,看着在艾伦身上忙上忙下的韩吉。

    “无论是人还是机器,在他危险不可控的时候,所有的人都会尽力摧毁他吧。”利威尔换了一个姿势。

    “你是这样想的么?”

    “事实判断。”

    “如果没有埃尔文的命令,他们是不会攻击你的吧。他们都是以控制和压制为目的对艾伦进行攻击的,你不会没有看出来?”韩吉把艾伦的伤口包扎好,抬了抬自己的眼镜,抹掉一把汗,“埃尔文一直没有把你的真实身份公布出来,你知道味道为什么吗,一是为了保存实力,二就是因为你。”

    “和这个没有关系。还是韩吉你也这么想?”

    “想什么?想你会变成一个人?身为你的总工程师,我对你不能更清楚了。你可以对比一下那些孩子看你的眼神和之前有什么区别。”

    “这种东西对利威尔没有意义。”

    “只有同伴之间能产生羁绊。他们和你自然不是你和埃尔文,埃尔文需要的是同伴之间的相互扶持,你和埃尔文之间持有与被持有的关系是你们的羁绊,但你作为武器本身无法和其他人类产生这种东西。我们想,哪怕是伪造也要做出这样的一种东西,这是一个团队里微妙的平衡,有没有这种东西是不一样的。”

    “所以你们为此,就要把利威尔作为武器的存在给抹杀掉么。”


    这样一来就好像所有的错误就在于利威尔不是一个人一样,好像所有的问题都要怪罪于利威尔为什么不是一个人一样。因为不是,所以就算对了,还是做什么都错。让埃尔文苦恼的是利威尔,让所有人产生了异样的情绪的人是利威尔,让现在车外的埃尔文被队员质问的还是利威尔,这个团队里唯一不是人的是利威尔,在这个团队里,唯一死去的是利威尔。

    被同伴救助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被一件工具救助了又算是什么呢,不能随时使用的武器还是有价值的吗?就算是人,失去了价值也会怀疑自己的存在吧,那冰冷的器具呢?

    “……利威尔。”

    韩吉说的没有错,面对了沉默的利威尔她也没必要再解释什么。

    利威尔闭上了眼睛。从一开始就是一个错误,然而他还在这里,可笑的是他还在思考。可是利威尔早就离不开埃尔文了,他所有的意义都在于埃尔文,可是没有谁能告诉他,割伤自己主人的武器该怎么办,无法像一个人一样安慰他,也无法像一把单纯的刀一样只用沉默不语。如果自己就是一把单纯的刀,证明的方式只要由埃尔文在他的身上刻下“利威尔”这个名字,这样该多好。

    是这样就好了。


    “利威尔先生……今天谢谢。”

    利威尔背后站的是艾伦,下午的时候这个少年醒了。

    “在背后站了半个小时就说这一句话么。”

    “不太好打扰您。”看风景看得那么专注。

    “利威尔的事情韩吉都告诉你了。”

    “是……是!”

    “那你傻站在这里干什么。”

    艾伦没有回话,也没有走。他在半个小时前就站在利威尔的背后,他知道利威尔已经知道他就在背后。利威尔抱着自己的腿坐在树根上,蜷成一小团,保持着这个姿势没有动过,看起来很孤独。这让艾伦想起,这就像很久以前,小时候,阿尔敏偷偷拿出来的父母外出冒险带回的名为蝴蝶生物的标本。亮蓝色的小昆虫,被摆在窗台上,艾伦猜这个小昆虫如果还活着一定会飞出这个窗口,可是它只是望着窗外,让落下地平线的太阳把它镀上一层金色,孤独得让人难受。

    长着这么漂亮的翅膀,却不拿它来飞翔。


    艾伦回到驻扎营地,三笠马上跑过来问他刚才去哪里了嘱咐他伤口没有好透不要到处乱走。让递了吃的东西,虽然看起来心不甘情不愿。

    “他还好么?”埃尔文已经和米克他们吃完了,走到了艾伦身边。

    “……队长。”

    “嗯?”

    “韩吉小姐说的是真的么?”

    “是的。”

    “如果利威尔只是兵器,那您为什么还要问他好不好呢?这只是您单方面的感觉吧。”

    “艾伦,你被武器系统覆盖的时候,只有利威尔可以压制你。利威尔在那个时候对你有绝对的领导权,所以我和韩吉决定把那种状态的你托付给利威尔,你没有异义吧?”

    “队长,为什么不回答我呢?”

    “因为我也不知道。”埃尔文看着利威尔的方向,埃尔文其实并不难受,但是好像利威尔所有的应有的不该存在的情绪和孤独都转嫁到了他的身上。夕阳把埃尔文的影子拖得很长,如同被放大了百倍的寂寞。


    “居然要下雨了。”赫利斯塔看着已经从铅灰色转变为几乎黑色的云,怎么样都压制不下心里的不安。尤米尔把自己的衣服脱了下来披在她身上。

    “森林里下雨应该是很正常的事情吧,而且佩特拉小姐说据她推测雨就下几天。”阿尔敏看着几乎全部挤在车里面的人,衮塔先生把车开到了地势高的地方。

    “下几天!?下个雨要害死我们啊。”让裹紧了自己的衣服,“车里面简直闷死了,外面又这么冷。里面一会儿要挤二十,不,十九个人啊!”

    尤米尔看了看站在车外面的利威尔,说:“你还减得真快啊,一语双关。”


    利威尔脱了手套,看见露出没一会儿的手背上就沾满了小水珠。

    “喂!利威尔!进来吧,抱你坐不占位置!!”

    利威尔瞪了韩吉一眼,又把头转了回去。

    “看吧,埃尔文,他还是要你抱。”韩吉做嘤嘤嘤状。


    十五分钟后,随着雷声裂开的“天空”倾倒了大雨。虽然埃尔德再三保证车顶绝对不会裂开但是还是无法减轻众人觉得会被露天的担忧。虽然埃尔文尝试过,还是被利威尔拒绝了,站在外面的利威尔几乎是在一瞬间就被大雨浇得透湿。雨太大,小小的利威尔站在外面就像是要被雨水冲得化散开来一样。过了一会儿,他坐在遗迹的废石料上,雨水冲刷得他睁不开眼睛。

    “感觉是我们在虐待他……”韩吉觉得自己快被负罪感压死了。

    “我觉得他还在发脾气,可能饿了。”埃尔文靠在椅子上说。

    所有人:“……”

    “喂!明明就是他不要你了,都不愿意让你抱他坐。居然拿饿了这种事情来搪塞……”韩吉实际上也要被她自己的实验器材压死了。

    “……不要对不让你抱这件事这么耿耿于怀好么,你都……”

    “我永远二十岁——————!!!!!”

    韩吉的嗓门绝对比雷的大。


    相比韩吉和埃尔文想象下感情丰富的利威尔,真正的利威尔只是呆呆坐在雨水里而已。车里人满为患又不能完全排除大雨的时候不会遭遇森林生物的袭击,所以留在外面是必要的。让那群小鬼出来受罪,还不如由利威尔自己来。

    雨水密集地打在皮肤上,换成一般人,肯定就像被狠狠揍了一顿一样吧,利威尔分析着压力。除了一开始吵闹后来慢慢安静下来的装甲车内,还有其他的声音。十五米处的厚叶植物,雨水落在叶片上的声音几乎变成了“咚”,二十米处的树干已经被蛀空了,水前后夹击着厚厚的树皮,有细微的回音。利威尔感觉自己又坐在罐子底,抬头听着电流窜动在身体里和线管里的声音,搅动生物液时轰隆隆的黏腻声音,自己的心跳声——用之后学会的一个词来形容好像是——单一。利威尔继续搜集着周围的声音,似乎稍加排布,就能把这些散乱的旋律组合在一起。


    在大雨持续的第六个小时,终于出现了不和谐之声,恰似音乐最优美时终于绷断了一根弦。

    利威尔一个前翻劈开雨水,截住向轮胎飞去的子弹。


    听到枪声的埃尔文让韩吉,马布里特,阿尔敏,艾伦和米克小队的人呆在车上,带着其他人翻出车加入了战斗。他们已经被包围了,受到大雨的影响,陷入了苦战。

    “史密斯上校,请放弃抵抗吧。也许你会因为利威尔的力量在最后将我们全部杀死,但是在那之前,也考虑一下辛苦跟着你离开的其他人吧,他们可不是兵器,很容易就会死掉的。”一个戴着防毒面具的士兵站在雨幕里,声音和身影都模糊不清,和周围穿着深绿色作战服的下一级士兵组成了老旧的电影画面。

    “说这些屁话前先洗干净自己的脖子吧。”利威尔握紧了手里的刀,其他人也纷纷举起武器准备第二轮的战斗。


    水珠砸在坚硬的钢刃上,发出嗡嗡的蜂鸣声,震动的刀面再把水珠弹起。水滴顺着枪上的沟壑流动,又在奔跑中脱离轨道。灰黑色笼罩下的森林,绿色都变得粘稠起来,厚重地胶着在被风雨击打的植物上。退色的画面被墨绿色填满再被刀光切开,被子弹击碎。

    利威尔被五十个特殊部队队员包围,他们唯一的任务就是牵制利威尔,只躲避攻击基本不主动进攻。利威尔在这样不爽快的攻击中也变得烦躁起来。利威尔用余光看着埃尔文那边,和利威尔一样变成金色双眼的埃尔文已经变得有些辛苦。

    “啧!”利威尔单手着地侧翻避开同时飞来的四颗子弹。扔出去的刀插中一个士兵的咽喉,利威尔前扑翻滚把刀抽出来看着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又补进来的士兵,烦躁到了极点。又是这样。他们的目的是不惜一切代价消耗这里人的体力,再把他们全部捉起来。只要埃尔文那边撑不住,利威尔就不能再进行战斗了。

    “妈的,你们这些猪猡!”利威尔根本没办法去到埃尔文的旁边。

    韩吉的搜索地图上没有红点,这些人是戴上了信号隐形装置的,这个装置可以防止自己的位置暴露但是有一个弱点,自己的人也会被干扰,彼此看不见位置。埃尔文的小组也配备了这个装置,但是现在源源不断出现的士兵,从外部进入森林的士兵,又是怎么得知他们的具体位置的呢?

    “你们让这么多人进来送死,只为了抓这十来个人,是不是太浪费了?”利威尔试探性地问,顺便踢碎了一个包围士兵的下颌骨。

    “兵器是不会同情人类的。不过佐耶教授生前最疼爱的利威尔问了,我还是有义务解释一下的。”之前说话的那个人拿出了一个黑色的发射器。

    “我们政府最宝贵的实验品,怎么能不知所踪呢?”他按下了追踪按钮。红色的信号亮起,昏暗的光线下,与之相对应的红点突兀地出现。


    利威尔停下了自己的动作,低头看着出现在自己胸口上的红色光点,从身体内部出现的暧昧的光线。


    埃尔文那边停了下来,第三政府的军队也停了下来。

    “怎么样,可以重新谈谈条件了么?史密斯上校。”


    “在制造的时候,佐耶教授就特别关照了你。那个东西被精心编进了你的肺泡里,你的每一次呼吸,都在我们的地图里闪烁着美丽的信号啊,利威尔。”

    “无论你到什么地方,我们都了若指掌。原本消失的史密斯小队,因为你而暴露了。我们做了大量的精心准备才冒着危险进入这片不毛之地,因为信号的运动规律而美丽,就像是史密斯小队十几颗健康的心脏。”

    “史密斯上校,要命令你的利威尔在这里启动毁灭系统然后尝试突围呢?还是陪着他耗尽最后一点力气继续战斗呢?不过结局都是被我们歼灭或被我们活抓。选一个吧。”

    “……”

    “我知道很难,但还是要选择。”

    “……”

    “喂,猪猡。你们就只有利威尔一个坐标吧……”利威尔抬头,脸上的表情奇怪的扭曲着,像是悲愤,像是无奈,像是憎恨。

    埃尔文看着利威尔,动了动嘴唇,最后才说了一句“不可以。”

    接着埃尔文看着利威尔抽出藏在小臂的陶瓷小刀毫不犹豫地刺进自己的胸口,狠狠拉开,鲜嫩粉色的脏器裸露在雨水里,被暴力打开的胸腔里是同样被暴露的闪烁着红色光线的肺部,半个发出模糊红光的肺部被利威尔割下,从胸腔中扯出,没有疼痛,却带着黑红的最后几滴死血被甩在地上。

    再接着是枪声。

    和人类相差无几的身体里面是复杂的管道,被红色蓝色标记出的管道替代着血管。

    一切都从这个地下的都市开始,就让一切都在这里终结吧。

    如果那个第三政府的密不透风的箱子就是故乡的话,从现在就是真正的永别了。

    连同那个把韩吉困住的该死的柜子一起打碎吧。

    第五枪。


    “……你……”

    敞开的身体又有什么,不过是增加了雨水灌进身体里的回音罢了。

    士兵的头颅飞起来,大片的鲜血被雨水冲刷干净,你看,几秒的时间。你们还在看被子弹打成一团烂肉的半个肺部下一刻你们都和它一样了。利威尔金色的眼睛泛着红色光,名为憎恨的野兽将他吞噬,伴随着将天空劈裂的亮白雷电,地上黑色的闪电劈开军队,你们也不过是和利威尔一样的行尸走肉,死了和活着也不会有区别,就在这里把你们献祭给这片废墟,献祭给冤死在这里的几十万人,把你们献祭给那个努力想要活下去的孩子。

    听见了么,惨叫声,和被活活烧死的人们发出的声音一样撕心裂肺。心脏被活生生切开和母亲亲手溺死自己的孩子一样疼。你们留给利威尔只有名叫生死不如的痛苦,为了得到一个利威尔杀死了几十万的人。比兵器更残酷的人啊。

    面对这样的你们,利威尔还要保持什么根本不存在的人性呢?

    害怕什么,这就是你们亲手制造的噩梦啊。


    早就从车上下来的韩吉看着面前百人的尸体和呕吐的埃尔文小队的队员,还有身体上蒸腾着热气,眼睛变成了血红色利威尔。


    “还剩你了,没有吓得尿裤子挥刀自尽值得嘉许。”防毒面罩被轻轻取下来,里面藏的是一张滑稽的脸。

    “现在就去死吧。”

    胸膛被剖开,肺部被一刀刀切开,沿着气管挑开咽喉,割掉舌头,被抛在身体外的胃,心脏,肝,脾噗噗滚落,最后是长长的血淋淋的肠子。

    利威尔跨坐在男人的身上,看着被他残杀致死的男人。

    男人有一双眼睛。

    利威尔不知道。

    在855年,那个抱着半昏死的男孩子离开地下的士兵也有一双和这相同的眼。

——TBC——


感谢您的阅览。

PS:怎么写得有点想哭呢QAQ?路人甲叔叔.....

评论(6)
热度(21)
© Ahdi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