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历史专供商
注意:
1.2018年底闭关修行【不读完这个破书我是没有自由可言的……和自己死磕到底】
2.奇怪脑洞+笑点冷低(可能专注无厘头脑洞一百年)
3.所有爱豆不定期回坑……

1.2018侠客风云传:#东方未明#
2.2017诛仙:#张小凡##林惊羽#
3.2015Fate:#吉尔伽美什#
4.2012古剑奇谭:#百里屠苏#
5.2008DMC:#Nero#
6.2005犬夜叉:#杀生丸#
7.2005:#Michael#
 

EVAPORATION蒸发


 

 

Chapter6

    韩吉站起来,伸了一个懒腰,“啊——那我先去睡了,你们慢慢洗啊。”然后小跑着溜出房间。洗澡的地方在森林里,距离塔有半个小时的路。

    利威尔看了看掉在地上的杯子又看了看埃尔文,走进房间里,弯腰捡起埃尔文脚边的杯子,放在桌子上。

    “已经一个星期了,那群小鬼打算在这里安家么?”利威尔靠在韩吉的实验台上,抱着手。炉灯明明暗暗,在利威尔和埃尔文的脸上打下了晃动的阴影。

    “再休息一个星期吧。”

    利威尔啧了一声,刚抬头就被埃尔文捧住了脸。利威尔闭着眼睛等着埃尔文吻下来,但是久久没有动静,利威尔又把眼睛睁开。埃尔文就只是捧着他的脸。眉微微蹙着,把所有的视线落在他的脸上。

    “怎么……唔。”

     利威尔知道埃尔文的体温比刚才高,因为暖色调在名为埃尔文的轮廓里,随着动作起伏跳动着。

    埃尔文一只手捧着利威尔的后脑,整个覆盖住接口。另一只手下滑,指尖游走过颈项,肩背,脊骨,又侧滑落在腰间,上下抚弄着侧腰。埃尔文侧过一点脸,笔挺的鼻子顶在利威尔的脸上。埃尔文吸吮着利威尔的下唇,然后伸了舌头舔过利威尔的舌头,粗糙的表面相接触,埃尔文感到一股电流窜过脊柱,呼吸不自主地急促起来。利威尔仰着头双手扯着埃尔文贴在后背的衣服,有些不知所措。埃尔文想起来这是他们相处的这六年来,第一次这样接吻。原来虽然经常亲吻,但也只是蜻蜓点水一般停留在身体外部的充满了表面占有意味的吻。现在,埃尔文侵入了利威尔的口腔,用舌尖扫过他的牙齿,仔细地舔着他的牙龈,拉着利威尔的舌头,在小小的嘴里翻搅。热气扑在利威尔的冰凉的皮肤上,埃尔文几乎要以为会产生细小的水珠。

    利威尔的口腔不似他原本想象的那样干燥,利威尔不会像普通人一样分泌出足够的唾液,所以这样的亲吻可以称得上清爽。过了一会儿,他放开利威尔被他反复吸吮微微有一些泛红的嘴唇,用手指擦掉利威尔嘴角的自己的唾液,再解开了利威尔身上的皮带,手指触碰到的金属扣,和利威尔的皮肤一样是冰凉的。

    然后埃尔文半褪了利威尔的上衣,半跪着,让利威尔稍稍弯下腰使他能轻松吻过利威尔的脖子,锁骨。埃尔文的手指抚摸着利威尔肩胛骨,而利威尔伸手抓住埃尔文的指尖,放在唇边摩挲。接着是胸膛,埃尔文沿着线条分明的漂亮肌理亲吻,停留在较周围皮肤有些深的点上,用舌尖绕着打了两转。利威尔忽然按住埃尔文,埃尔文不由停下来。

    “不喜欢?”

    利威尔的脸上没有欲望,这样的东西从来没有出现在他的脸上。这些东西无法给他刺激,他没有肉体上的痛苦,同样也不会有肉体上的快乐。他的反应停留在视觉上,听觉上。他可以模仿着埃尔文的动作为一个亲吻做出回应,但那已经变成了一套灵活的程序。把经验转化为程序,自动升级系统,这是利威尔擅长的。

    “不会有反应的。”利威尔摸了摸埃尔文有些发烫的脸。

    很久以前利威尔曾对埃尔文说过,兵器他们的体内激素仍有作用,这能在战争中提高行动效率,所以兵器们就算没有严格意义上的触觉却能对触碰产生反应,也仅仅是产生反应而已,不会再有更多了。

    是压力数据么?是神经刺激么?在我感受着你的柔软表面并从身体内部慢慢燃烧起来的现在,你是什么感觉呢?是大脑里面瞬间闪过“埃尔文正在亲吻利威尔”这样的一千条短讯么?如果亲吻是这样,那么伤害呢?是“埃尔文刺伤了利威尔”这样的一千条短讯么?这些因为持续亲吻和持续伤害而产生的信息,一秒一秒地堆积重叠起来铺满大脑,压迫了其他神经,所以才会按照写好的程序露出与之对应的表情吧。如果没有人告诉你要怎样来面对这些伤害和亲吻,你就会一直这样安静,哪怕是在接受理所当然的占有和没有意义的疼痛,哪怕是身体被撕裂然后内脏滚落在地……呐,到底是怎样的呢?


    我对于你,你对于我。

    埃尔文对于利威尔,利威尔对于埃尔文。

    这之间是怎样的呢?


    利威尔看着和平时不大一样的埃尔文,理了理面前人的金色头发。

    “埃尔文,怎么了?”

    不知所措。

    埃尔文的语言对于利威尔是指令输入么?如果埃尔文说“不知所措”利威尔会给出相应的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么?对着一个信号接收的武器,这样的交流存在意义么,过去的交流存在意义么,不是埃尔文·史密斯的自言自语么?六年这么长的时间,在两千多的日子里,在潜意识避开这些问题的日子里,埃尔文并没有好好理解过利威尔。但是需要理解么?现在就连怎么产生真正的交流都成为了谜题。

    埃尔文终于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如果真的只是一件物品,丢失之后再怎么难过也只是一种遗憾。

    东西是无法失去的,曾经被丢失的利威尔对于埃尔文不是“我失去了你。”而就只是,利威尔不在这里,而已。

    真的是这样么?可是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要怎么才能改变呢?

    如果不愿意承认这一切都是真的,又该如何是好呢?

    完完全全的不知所措。


    他对利威尔是绝对的存在,但利威尔对于他呢,真正的不可替代吗?

    多不公平。

    “我不想把你当做是一件东西来看待,能平等相处么?我知道你非常聪明。”记忆中的埃尔文靠在沙发上。

    “你希望也把你当件东西?”记忆中的利威尔皱着眉头说。


    现在埃尔文终于把这句话说了出来。他把自己的头埋在利威尔胸膛上,闷闷的声音是不可违抗的指令。

    “利威尔,能为了我成为一个人吗?”

    利威尔是埃尔文最强的刀,能劈开所有的枷锁,斩断所有的荆棘,他几乎就能为埃尔文做到所有的事情。


    “……利威尔做不到……”

    利威尔垂着头,居然是一脸的无助。

    “怎么是这个表情。”埃尔文捏了捏利威尔的鼻尖,然后站起来把褪下的上衣提上去,仔细扣好。但是他的手被利威尔捉住了,利威尔抓着埃尔文的指尖自己解开了衣扣,第三颗,第四颗,第五颗,然后是裤子的皮带扣。

    “为什么要这么做,利威尔。”

    “……”

    “好了。今天也不早了,我们去洗澡吧。”埃尔文把手从利威尔的手里抽出来。快步离开了韩吉的实验室。


    “埃尔文你就像被人打了两拳。”韩吉早上看见黑眼圈浓厚的埃尔文时差点把刚吃进嘴里的的紫柿子喷出来。

    “啊,几乎没睡着。”埃尔文拉开椅子坐下来,谢过帮他拿过早餐就被尤米尔绑走出去透透气的赫利斯塔。

    “利威尔呢?”

    “很早就自己出去了。”

    “唔,还真是越来越像一只猫了啊。”

    “猫?”

    “是一只全身每一根毛上都刻了你名字,但你就担心找不到的猫。但事实是这只猫不会跑,因为他天天都趴在你腿上咕噜咕噜叫着让你挠他的软肚子呢~~”

    “真是符合你风格的比喻。”

    “哪里哪里啊哈哈哈哈哈哈。”韩吉干笑了一阵,“谈崩了吧。”

    “……唔。问题出在我身上。”

    “想通了什么没?这件事我可是一点都帮不了你的。”韩吉擦擦嘴,“不过说起来,这快半个月了利威尔都没有补充什么体力呢,离开了营养液也没有看见他吃什么东西。”

    韩吉看着埃尔文瞪大了眼睛的样子,“嘛,这也不能怪你,我们的小天使宝贝小甜心的喂食工作一直都是由我来负责的,按之前的测验来看极限是35天来着,所以我也不怎么急就是了。”

     “不会有什么影响么?”

    “不会,最多就是保存体力的时间增多脾气有点暴躁而已。对了,我一直以为那件事对他不成立,不过看起来,他至少对艾伦还不错。”

    “果然是这样么。”


    此时艾伦正站在塔顶,看着坐在树枝上的利威尔。

    早晨起来的时候利威尔就已经坐在那里了。兵器并不需要睡眠,在普通的工作量下也不会疲惫。晚上他和埃尔文沿着踩出了的小路去洗了澡就回到了塔。埃尔文也没有再说什么,利威尔自然也不会问什么,这种时候,就更像是埃尔文一个人的出行。

    等埃尔文睡下后利威尔就出去了。比他庞大太多的生物随着他移动,在他停下来之后就失去了对他的兴趣。利威尔坐在一片被森林完全侵蚀的废墟里,夜晚里发光的植物照亮他的脸。他趴在废墟上,耳朵挨着风化的石料,闭上眼睛,石头里没有传来任何声音。他想起埃尔文的胸膛里,永远是充满力量的心跳。

    从他进入森林开始就没有花一丁点的时间来仔细观察它,在找到埃尔文他们之前就一直在安排找到他们之后的事情和赶路,找到他们之后他的每个晚上都和埃尔文睡在一起。只有今天,他坐在这里,他的心脏在搏动,但周围的生物对安静坐在这里的他和对待那一片废墟的态度是一样的。利威尔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产生这样的想法,他在想象自己在这里落地生根,完全隐没在湿润柔软的泥土里面,接着抽出嫩绿的新芽,就像原来韩吉桌上摆的那一盆小巧的植物,越长越高,长出厚绿的叶子,开出小巧的花朵,之后结出的果实在落地触碰泥土后变成一个全新的利威尔,这个利威尔就可以了。

    他慢慢陷入一片绝对的深海,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天已经快亮了。他洗干净自己身上的泥土,湿着衣服回到塔的附近,翻上树枝,看着阳光如梦似幻地穿透云层和枝叶落在自己的身上。


    “三笠!”艾伦站在塔顶,看着从被确认为安全的区域跑回来的三笠和萨沙。

    “艾伦!有敌军!战斗准备!!”

    利威尔从树枝上站起来,一个纵身从十来米高的枝头上跃下。


    “利威尔?”韩吉刚收拾了早餐后的残局。

    “地下室锁好,他们发现敌军了。”

    闻言的埃尔文快速收拾了装备,留下韩吉、马布里特,自己和利威尔到了门外,看见了整装待发的小队。

    “赫利斯塔你和尤米尔在塔楼内待机。萨沙康尼,你们和莱纳小组在第一安全圈内伏击。剩下的人跟我来。”埃尔文给了利威尔一个眼神,利威尔立刻顺着藤蔓爬上了树,在上面和小队同步前进。然后埃尔文挥了挥手带着部分小队潜入了森林。

    “你们侦察到部队是从南面接近的是吧。”

    阿尔敏点了点头,“他们进入森林后应该损失较大,所以不敢发动包围式进攻。”

    “那我们差不多也进入他们的伏击圈了。所有人压低身子注意周围。”

    在上面的利威尔停了下来,埃尔文有感应地抬头,利威尔指了指前方十点,两点和三点的位置。利威尔小心地向后退了几米,踩响了一根枝条,瞬间,一颗子弹飞向利威尔所在的地方,利威尔贴着子弹后仰,直直落在被埃尔文分散开来的小队后方。队员以刚才利威尔停下来的地方的正下方作为安全点,分散成二人小组,彼此对后背负责,快速潜行移动。

    埃尔文的身后是艾伦。

    “别担心,他在前面。”埃尔文瞄过一脸担忧的艾伦。

    “是!”艾伦小声回答到。

    忽然前面出现了密集的枪声。利威尔和一个比他身形高大了一倍的士兵纠缠在一起。那个士兵从军靴上拔出匕首,丝毫不在意周围飞过的子弹,用利威尔从来没有见过的格斗技巧进行作战。那个高大的男人每一招直击利威尔的反关节,没有一个动作拖泥带水,利威尔不仅要避开男人的进攻还要闪避每一发都从不同地方射来的子弹。他听见高大的男人在防毒面具下发出了哼的一声。

    啊,这是感兴趣的声音么。利威尔忽然放弃了对男人的攻击,几个后翻脱离了男人攻击的范围。发现了利威尔意图的男人先一步向后撤退,灵活翻入灌木丛。百米外的右前方发出了奇怪的嘶鸣。


    听到嘶鸣的埃尔文打开搜索仪,看见地图投影里应该被利威尔荡平的区域内出现了不断聚拢的密集红点。森林的怪物们随着嘶鸣重新复活又重现在了所有人的视线里,接着一阵轰鸣响起,一辆涂着伪装颜料的装甲车和怪物的军队一起前进,车接上了藏在灌木里的人,加速冲过埃尔文之前布置的包围圈,向着塔的方向去了。

    “妈的!”利威尔挡在埃尔文小队前用最快的速度解决着森林里的生物,埃尔文小队迅速返回塔,但是森林中的生物绕开了利威尔追着埃尔文他们去了。利威尔不得不一边追逐一边进行杀戮。

    “敌人的目标是攻占塔楼,不是追捕和杀死我们!”阿尔敏大声说。

    “是攻占塔楼顺便弄死我们。”埃尔文纠正。他们经过的地方血流成河,“队长,后面就留一个人没问题么?”

    “……没问题。”

    一颗子弹射穿了利威尔的胸膛。利威尔却顾不上反过身来处理那只从生物队进攻开始就隐蔽在树上的小东西,他优先处理的事是杀死后方成群的怪物,保证前面赶回去的人的安全。后方成群的怪物被前面同伴的尸首绊倒,在埃尔文他们赶回第一安全圈的时候已经所剩无几了。

    挡在他们后方的才是真正的怪物啊。三笠不安地皱紧了眉头。


    敌军明显遭到了五人小队的阻挠,在车前进的路上布满了燃烧弹,在车上的人刚刚被五人小队包围,现在车的周围也都是燃烧弹了。五人小队举着枪,对他们来说,面前车里装的是会跑的人而不是狂奔的怪兽真是太好了。

    埃尔文集合了小队,看着利威尔扛着一个女孩子从后面赶上来,女孩子已经昏死过去了,她的防毒面罩被利威尔提在手里,金桔子色的半长头发挡住了小脸。

    “你们的队员被我们俘虏了,放下武器,从车上下来。”埃尔文说。

    “你先给我们说你们是哪个政府的人。”里面传出低沉的男人的声音。

     所有人都怔住了,他们不是第三政府派出来的部队成员?

    埃尔文考虑了一下,如果对方就是第三政府的人,那么这么说就是为了让他们放松警惕,埃尔文举了手势让小队的子弹全部上膛。“在这里条件很恶劣,你们投降的话我们会考虑和你们合作,直到离开这里。”

    “埃尔文·史密斯?”里面的男人试探性地问了一句。

    接着他说:“Rechter Weg? Linker Weg? Na, ein Weg welcher ist? ”(左边的路?右边的路?呐,是哪条路呢?)

    埃尔文忽然笑了,他示意所有人把武器放下,自己摘掉了防毒面罩。

    “米克,出来吧。注意脚下的燃烧弹。”


    “呃。”阿尔敏惊愕的看着进入了塔内包扎了伤口休息喝水的新成员。

    “所以说就是被变线的森林拖进来了?”艾伦也是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

    “还是在睡觉的时候!?”康尼瞪着眼睛。

    “毫无知觉的……”莱纳描摹着想象中的场景。

    “五个人一起……”马布里特沉思着。

    “噗噗噗噗噗噗噗!!!!”韩吉开始喷水。


    原本按照原计划来接应埃尔文的米克小队,包括米克·扎卡利阿斯在内的,奥路欧·柏扎德,佩特拉·拉鲁,埃尔德·琴,衮塔·俢兹的五人小队,在第一政府的边境休整,结果被无声无息的改变轨道前往地下都市的森林静静地小不小心地拖了进来,等他们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在森林的内部了。

    还好的是,他们多准备了埃尔文小队的物资,这让他们能顺利撑到现在。同时他们还比韩吉早一步研究了森林生物的活动信号,在物资消耗严重的现在,他们发现了有人类活动痕迹的塔,于是他们组织了这次袭击。如果不是有利威尔堪称绝对残暴的战斗力和出乎他们意料的埃尔文他们的丰富资源,他们就得手了。

    米克看着站在埃尔文背后抱着手视线落在角落蔬果堆的利威尔。以他后来和生物群战斗的实力来看,他在和自己战斗时并没有使出所有的力气。但米克现在还不知道,这是利威尔和埃尔文的约定,面对可能加入我方的人类士兵,保留实力尽量不要让对方察觉到特别的身份。

    佩特拉终于醒了过来。当时她在树枝上负责狙击,就在看着中枪了还在战斗的利威尔消失在前方后她就遭到了袭击,一击力度刚好合适的手刀击中了她的后颈,然后她就失去了知觉。现在她醒来,看到了遭到他们袭击的那一伙人。

    “佩特拉,你醒啦,有哪里不舒服么?”

    佩特拉摇摇头。

    “没有……这是?”

    衮塔简单的向佩特拉解释了情况,佩特拉了解后四周看了一下,果然看到了刚好把视线放在她身上的利威尔。

    “你……”就是那个被她击中的人!

    “你胸口上的伤!没事吧!”

    “哎?”大家看着看起来没有一点事的利威尔。利威尔仍然保持着面无表情。

    “一会儿把子弹取出来就行了。”他淡淡的说。

    “……现在不处理怎么行!”

    埃尔文站了起来,他才看见利威尔黑色的衣服上,胸口的位置有一个弹孔。他摸了摸被高温灼烧变焦的衣服小孔。

    “韩吉。”

    “嗯。”韩吉拖上利威尔去了地下室。

    看着这一切的米克没有说什么,他终于想起来了,利威尔身上是什么样的气味。利威尔的身上腥烈的动物血气味下掩盖着的是他本身散发出的死亡的却带着强烈渴望的气味。那是太阳刚升时花瓣上的露水气味——露水在一天中最美好的时候开始蒸发,生命短暂。但它凝结了夜晚所有的宁静,收集了将逝的星光月光,它在令人绝望的等待中期待着天明,执着地凝聚。然后在饱满的瞬间开始蒸发,等你终于看见了鲜艳娇嫩的花朵时,它早已不见了踪影。死亡与期待,绝望与黎明。

    令人印象深刻啊。

    这就是你新的利刃么?埃尔文。


    “米克·扎卡利阿斯。”利威尔看着埃尔文脱了上衣让韩吉处理他的伤口,被镊子夹出来的子弹放在一边的盘子里。被利威尔微微的闪身错开了内脏,没有造成太大的问题。

    “米克是我小时候加入计划于第三政府参军前的玩伴。”埃尔文说,“后来他跟着他的父母在战乱时逃回了第一政府并参军。沉默寡言,却也是个不错的家伙。”

    “嗯!没什么问题,过一段时间就会自愈了。”韩吉拍了拍利威尔的肩膀,又说,“你真的不吃点什么东西么?”

    “蔬果类的营养对我不够,那些活着的又实在,太他妈的恶心了。”

    “你可以找个长相可爱一点的嘛。”韩吉哼着小调,把利威尔推给埃尔文。

    “你不能一直饿着。”埃尔文的手指无意识地在利威尔后脑的接口周围打转。

    “利威尔不会饿!”

    “……”

    埃尔文盯着利威尔的眼睛,利威尔忽然晃晃脑袋扑进埃尔文的怀里,紧紧地抱着埃尔文。

    “我的天,这是在撒娇么?”韩吉捧着自己的脸在旁边尖叫着。利威尔就着手里的衣服砸向了韩吉,韩吉接着被利威尔变成凶器的衣服,还是兴奋地喊着,“天!天啊!我的天啊!他在害羞!埃尔文你看见没有!!看见没有!他其实已经快三十了耶!救命!!”

    埃尔文无奈地摸了摸缩在他怀里的利威尔,“一会儿去洗个澡,今晚就不要到处乱跑了。”

    “……知道了,埃尔文。”

    利威尔努力仰起头,摸了摸埃尔文眼睛下面的青黑色。


    后来韩吉发誓,要不是看在利威尔可怕的护短的上,她一定会尽全力鄙视这个名叫埃尔文的专门刺激她这个没嫁人大姑娘的大流氓。


    从和第一政府的米克分队相处的第二天开始,大家才发现了米克的小习惯。

    早上起来的时候,利威尔走在埃尔文前面,步子迈得很大。埃尔文慢慢跟在后面还打了一个呵欠,伸手顺便理好了利威尔翘起来的一缕头发。这个场景埃尔文小队的人都已经司空见惯了,他们甚至对于埃尔文和利威尔睡同一个房间同一张床这种应该劲爆的消息都持一种“不然呢?”的态度,但是这里还有五个新成员。

    “埃尔文,等等。”米克手里拿着水壶,他凑过来,在埃尔文的身上闻了闻,被雷劈了的表情只持续了零点一秒,然后他颇有深意地点了点头,然后学着埃尔文的样子摸了摸看起来非常不友好的利威尔的头。

    然后他向埃尔文竖起了大拇指,做了一个“你超级棒”的姿势。

    “……不,不是你想的那样的。”埃尔文筋疲力尽地说。

但是米克小队都用一种极其佩服的眼神看着埃尔文,但他们只是对米克佩服的人产生了一种单纯的钦佩而已。

    “……你们到底在想些什么……”

    “什么意思?”利威尔转过头去问埃尔文。

    米克摆摆手,弯下腰来在利威尔耳朵旁边用很小的声音说:“后背两个,胸口四个,大腿上还有七个对不对?”

    不知道米克在说什么的埃尔文看着利威尔埋下头思考了几秒,抬头说,“一会儿就消了。”然后又指着自己的嘴唇说说,“这里还有一个。”

    埃尔文的脸彻底黑了。


    米克小队和埃尔文小队相处得相当融洽,米克担任了分队长的职务和埃尔文一起领导团队。佩特拉是一个责任心很强又温柔的女孩子,同时还很勇敢,奥路欧虽然嘴巴比较坏但是确实是个好人,衮塔和埃尔德都是喜欢照顾人的好前辈,米克平时不怎么说话但是非常关照后辈。

    在没有能量补充的第三十天,利威尔在别无选择的情况下独自出去寻找可以补充力量的食物,结果带回来了一头胖成了球的可食用的小猪怪(成年的可以长到装甲车大小),被眼睛冒着绿光的众人分食干净。


    米克小分队的四个队员对利威尔的崇拜是显得易见的,特别是在结束了休整,讨论了前进路线离开塔楼开始前进之后。在行进休息的时候,四个人曾硬着头皮去和利威尔搭话。发现利威尔并没有想象中那样难以接近,虽不怎么参加讨论,但他扮演的是仔细倾听的那个角色。利威尔在这之前并没有被除了韩吉和埃尔文以外的人亲近的经历,他听着那四个人的声音,觉得意外的轻松。他听他们说起他们小时候在自己家里的弄农地上奔跑,偷走隔壁家的土豆,撒开脚丫子开心地翻越山丘,躲在被夕阳照的红红的沙堆后面。他听他们说他们刚刚参军的时候体力什么的都跟不上,被教官斥责后躲在宿舍床底自己偷偷的哭,最后却被教官拎了出来被罚了三十圈……他们坐在利威尔的旁边开心地聊天。利威尔就静静地听着,脸上不自觉地露出了柔软的表情。


    如果他们知道自己并不是人类,还会这样对待自己吗?

    利威尔眨了眨眼睛,三个月之后的夜晚,利威尔看着熟睡在自己身边的埃尔文被半夜响起的铜铃群奏般的轰鸣声吵醒。


——TBC——

谢谢您的阅览!

PS:据不可靠消息,chapter8可能会出现车震,咦?【但愿不要一着急就拉灯OTZ

PPS:据不可靠消息,这个故事是个HE?

PPPS:又没有图了,再去搞三张!

评论(6)
热度(17)
© Ahdi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