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历史专供商
注意:
1.2018年底闭关修行【不读完这个破书我是没有自由可言的……和自己死磕到底】
2.奇怪脑洞+笑点冷低(可能专注无厘头脑洞一百年)
3.所有爱豆不定期回坑……

1.2018侠客风云传:#东方未明#
2.2017诛仙:#张小凡##林惊羽#
3.2015Fate:#吉尔伽美什#
4.2012古剑奇谭:#百里屠苏#
5.2008DMC:#Nero#
6.2005犬夜叉:#杀生丸#
7.2005:#Michael#
 

EVAPORATION蒸发


 

 

Chapter5

    “真恶心。”

    尤米尔踩了踩那头死掉的像是昆虫一样的东西,跳下来把赫利斯塔搂住,“想吃赫利斯塔你还早了一百年。”

    几分钟以前萨沙还对着虫子和虫子一起尖叫着,然后她狂奔着把虫子引向了人群。虫子就直直朝着赫利斯塔的方向爬了过去。尤米尔当机立断抢在莱纳的面前抽出不常用的弯刀一刀插进了虫子的身体,在其他人枪击的配合下,花了不少力气才把虫子弄死。

    “虫子的尸体大概会吸引其他的生物,我们要赶快走。”阿尔敏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看见阿尼踹了一脚看起来一脸失意的莱纳,贝特霍尔德苦笑着挡在两人中间。

    “等等。看来……还没有暂时告一段落的意思。”艾伦看了看四周后,忽然说。

    “艾伦?”三笠诧异地看着他。

    艾伦金色的眸子在流转,“四只,五只……它们从四周过来了。”

    韩吉微微蹙眉,“小艾伦……你……”

    “……哎?”艾伦的眼睛熄灭了火光变回了宝石绿色。

    “看来刚刚是被兵器系统覆盖了。”埃尔文把腰间的刀拔了出来,“把燃烧弹和刀准备好!”

    “艾伦,你是不是太累了?”三笠担忧地看着出了一身虚汗的艾伦。

    “我没事,三笠。”

    “倒是无法排除是因为劳累致使兵器系统的覆盖,但是兵器能向四周发射信息波探查周围的生物,这点帮了我们大忙。”韩吉也拿起了刀,“嘛,虽然我不是军人,但是也不能拖后腿啊,马布里特!过来这边!”

    “艾伦,三笠说得对。不要逞强,这里大概没有人能阻止那个时候的你。”阿尔敏拍了拍艾伦。艾伦做了一个深呼吸,“倒是阿尔敏你,已经很累了吧。”阿尔敏又看了看拿着刀手都在抖的萨沙和紧闭着眼睛一直自言自语的康尼,说:

    “……还能坚持的。”


    “来了。”阿尼说完举起刀挡在自己的面前,下一秒长着翅膀的虫子就撞上了刀刃。虫子坚硬的外壳在刀刃上撞出火花,阿尼和它僵持了两秒一个侧身避过,虫子跌在了地上,但又很快调整了姿势向着阿尼冲去。

    “腹部!”阿尔敏大喊。

    莱纳几步抢着虫子骤然起飞的瞬间,横着一刀劈开了虫子暴露出来的柔软腹部,看着虫子嘶声尖叫着再一次落回地面,阿尼一个后翻躲开之后提刀刺进虫子脑部和身体接口的缝隙,淡绿色的汁液喷出。

    “死了。”莱纳戳了戳不再动弹的大东西,做好了继续战斗的准备。

    “康尼萨沙你们过来我这边,韩吉你和尤米尔赫利斯塔一起,马布里特去马克和让那里,其余两个小组不动。”埃尔文迅速安排后迎击了从天直直落下的另一只虫,借着虫子落下的力量直接把虫子劈成了两半,粉色的血全部浇落在衣服和防毒面具上。


    在解决之后蜂拥而至的近十只虫子后,小队转移了地点。

    “韩吉你没事吧。”埃尔文把水递给趴在树根上快要歇菜的女人。

    “……事情大……得很……虫子种类这么多……但都喜欢……吃人怎么……没区别……麻的……”韩吉接过水灌了两小口,“热点(利威尔)不在搜探器用不了,食物和水也坚持不了几天,我们还不知道能不能走出去,水源食物和露宿都是问题,我们还没有碰见非昆虫类的生物,也不排除夜行性生物的出没……”韩吉觉得她马上就要安眠在这个“天堂”了。

    “你之前测定的空气质量没问题吧。”

    “没有。”

    韩吉看着望向遗迹的埃尔文。

    “你……”

    “我这里有地下都市的地图,虽然因为植物的生长,城市格局有了很大变化,但是那里的教堂说明我们处在一区东面,就是靠近居民区的这个位置。从教堂后面绕过去应该就是了。”

    “你想确定那里有没有存活的病毒?”

    “是的。”

    “但,我们也不能排除那个地方是不是已经变成了巢穴……那些密集的房屋……”

    “露宿我们明早连骨头都不剩。”


    “艾伦。”埃尔文招手把和三笠阿尔敏他们坐在一起的艾伦叫了过来。

    “上校。”

    “你能不能短时间内控制一下武器系统,就像你之前那样?”

    “……埃尔文!?”韩吉拉住了埃尔文的左手。

    “我尽力!”艾伦把手放在胸膛上做出了敬礼的姿势。

    “不要勉强,尝试用你自己的意识调动武器系统,感到负担就停下来这是命令。”

    “……明白了。”

    埃尔文听到艾伦的回答愣了一下,接着他握住艾伦放在胸前的手,“谢谢。”

    两分钟后,艾伦的眼睛变成了金黄色,“调查区域内不存在生物,确定安全。”然后和之前一样,金色熄灭,眸子重新变回绿色。

    “艾……艾伦!!你超级棒————!!!!”韩吉扑上去搂住面前少年,“哇啊啊啊啊!!爱死你了!!!既然你能做到两次,就一定还能做到第三次啊!一生二二生三三生无穷你成功了啊啊啊啊啊!”

    “韩吉小姐……喘……不过气……”

    “现在就是确定是否存在病毒,然后就可以以那里为暂时根据地休整一晚。就算会遇到袭击但至少不用把所有的东西都暴露出来了。”

    在韩吉确定没有病毒残留后,埃尔文让所有的人穿过教堂进入了居民区。


    “被风化得好厉害。”赫利斯塔抬头看着被渲染成奇怪色彩的天花板——颓败的金属色混杂着绿色,扭曲着抱在一起,沾染着湿润的水汽,马上就要融化了一样。木质的东西上都长着小小的植物,小小的软软的花一簇一簇的开着,却不能增添哪怕是一点点的活力,菌类在角落里茂盛地生长,鲜艳闪烁着——危险异常的颜色。走过的地方留下一串足印,鞋底的花纹被烙在地板上。

    “生活用品也很齐全啊。”艾伦看着整齐摆放的餐具,准备伸出手去触碰。

    “你觉得有生活气息你就用用看啊,虽说现在查不出病毒,但不代表这些东西就很安全啊,急着去死的家伙。”让不耐烦地说。

    “是突然离开的么?”三笠按住艾伦。

    “应该不是,病毒爆发后最先感染的人会被隔离出去,后来一整个家里的人就全部被隔离了。因为上校手里的报告书上写的是一区到五区无人生还啊。”阿尔敏看了看埃尔文想要确认自己的推测。

    “是这样。”埃尔文把东西放下,“就这里保存得比较完好,结构也比较稳定,现在休息一下吧,阿克曼,你先和我在外面值守,一会儿轮班,阿诺德,你来排。”

    韩吉看了看埃尔文,又把注意力转移到了确定所有物是否有病毒附着的验证上。


    “没想到,这里也会有晚上啊,明明是在大怪物的肚子里。”让啃着高热量食品,准备喝水却发现水壶已经空了。

    “这里也是森林,昼夜交替才符合生物的作息规律啊。”马克微笑着把自己的水壶递给了让,“我们接下来还要处理食物和水的问题才行啊。”

    “还亏你笑得出来啊……这个,给我喝没关系么?”

    “我喝水不多,剩下的我们一起用也还可以支撑一段时间的。”马克又晃了晃瓶子,让才把水瓶接到手里。

    萨沙蜷在从外面找来的宽书叶上,“饿死了饿死了饿死了。”赫利斯塔把自己的食物放在了萨沙的面前,“呐,先吃一点吧,我还有。”

    女神啊。

    萨沙和莱纳看着赫利斯塔出现了圣光。然后尤米尔迅速把自己的食物和萨沙面前的做了交换,把赫利斯塔的东西揣进兜里。


    “我会尽快测定出可食用物和饮用物的。”韩吉从安定下来后就一直扎在实验里,连着副手马布里特也一刻没有休息过。

    “休息一会儿吧,虽然还不清楚为什么入了夜反而安全了,但是到了白天还是很危险。我们随时都要做好从这里撤出去的准备。”埃尔文回头看了看三三两两靠在一起沉沉入睡的自己的士兵们。

    “你的水已经没有了吧。”

    “韩吉。”

    “我的实验器材没有带完我之前说了吧,本来可以轻松测定的。”韩吉揉了揉干涩得不行的眼睛,“埃尔文,我们那时逃走,是因为计划暴露了,是么?”

   “是。”

    “知道计划的就是我们这几个人,如果‘他’还在这个队伍里,那我们肯定还会遭遇追兵。”

    埃尔文没有回答,只是沉默地看着夜晚中的森林。


    夜风打在脸上,带来森林里微微的腥气。埃尔文看着随着呼吸一明一暗的矮小植物,它柔嫩的叶子轻轻晃动着,在中心吐露出金黄色的颗粒,有一些像花蕊,却如同水珠般挂着,也发出温柔的光。漂浮在空气中的植物的种子都发着淡光,雪花一样旋转着飞舞。高大的树木被夜色染黑,只留下朦胧的影子。传说中现身的森林更像传说中的海洋。在安静得就要破碎的外表下,波涛汹涌,太深沉,太单纯,简直就是……埃尔文闭上了眼睛。他用手指擦过地面,一丝凉意透过手套被传递到心脏,钝钝的疼痛。


    埃尔文走出屋子,穿过矮屋群,穿过茂密的树林,走到了一片空地。空地上开满了白花,风一吹,花朵就半遮掩着容颜偏倒,随风起伏真的就像是裙摆。月光洒落在花瓣上,所有的花都被点亮,越来越明亮,就如同要随着变热的月光一同蒸发殆尽。

    半长的头发被风吹起,他如同落水的人,黑色的头发在空中飞舞。他赤裸着身子,身体上被彩色的线条布满,线条精准地标记着肌肉,骨骼。他回过头来,看向埃尔文所在的方向。铜铃骤响,从四面八方涌过来的声音就是浪潮汹涌吞噬了所有的一切,包括埃尔文伸出去的手。


    “……什么?”埃尔文睁开眼睛看着同样被吵醒的韩吉狂躁地揉乱她自己的头发。屋子里所有的孩子们都醒了,被堪称壮观的交响——“铜铃”的群奏惊醒了。所有人走出屋子,看着有规律震动的一切,树叶,枯草……风吹过建筑的空洞也发出悲戚的长鸣。声音在夜空里回响,在这个此刻就是整个世界的森林里回荡,孤单,彷徨。

    十分钟盛大的演出落幕,又恢复了一片寂静。

    康尼看了看显示凌晨三点的表,现在,夜才真正降临。他们听见了从森林传来的悲鸣,嘶哑的叫声。

    埃尔文把面罩带上“全员准备战斗!”


    韩吉和马布里特赶快把工具收拾打包装好,刚刚背在背上。庞大的黑影就撞上了房子。

    “跑!”

    所有人一口气冲出去,看见的是黑压压的虫子。

    “把他们引到屋子附近阻断他们的行动!尽量不要战斗,保存体力!”


    贝特霍尔德拉住阿尼把她从群虫的路线上拖开,闪进小屋子里,拼命地向着里面奔跑,长着油亮黑色甲克打得和小车一样的虫子卡死在门框上,他们一只撞一只,直到把房子撞塌被压在真正的废墟下,阿尼和贝特霍尔德在最后一秒跳出窗口,回到路上。

    “干得好!”莱纳追上两人,投掷了所剩不多的燃烧弹,火光中燃烧起来的虫子发出哔啵的声响。

    “恶心死了。”阿尼顺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

    其他人也效仿阿尼他们的做法,虫子的数量渐渐减少,直到被小队狠狠甩在了身后。

    “暴露在开阔的地方我们就没命了!”

    “已经没有燃烧弹了。”

    “上校!前面是教堂,我们提议进入教堂!”

    天已经亮了大半,整个森林又开始活跃起来。

    埃尔文看了看在废墟中被绿色的藤类植物包裹了大半的纯白教堂,咬了咬牙,领着队员一口气冲了进去。

    幸运的是并没有出现埃尔文最担心的情况。教堂大厅尽头站着泛着些微植物绿色的雕像,它伸出双手祈祷,保护着教堂使它不受森林里生物的侵扰。彩色玻璃的穹顶透着迷幻的朦胧光线,不甚明亮的彩色的光斑打在埃尔文小队疲乏的队员身上。阿尔敏一跑入教堂就两眼一黑晕睡了过去。莱纳和贝特霍尔德关上了教堂的大门,脱力地坐在祈祷的座位上。其他人三两靠在一起,萨沙抱着脑袋不断地发抖。

    “要死掉了……”萨沙用细不可闻的声音不断地重复着。

    “喂,别说丧气话啊。”康尼尽量克制住自己变调的声音。

    “啊,她说得没错,在逃亡的过程中,我们又损失了食物和水,为了引开虫子,我们把食物都扔了出去,现在就算没有袭击,我们也支撑不了多久了,子弹也没有了,至于出去么……”

    “尤米尔,我们一定会有办法的。”赫利斯塔扯了扯把萨沙吓得呜咽不止的尤米尔。

    “我不会让你死的。”尤米尔搂了搂赫利斯塔,她尽量做出一副没事的样子,但腰侧的伤口失血有些大,尽管韩吉已经包扎过了,但她的脸色还是很苍白。

    “啊!!”萨沙大叫。

    “什么?”三笠抬头,看见侧面的玻璃上印出了黑色的影子,不是虫类。

    “啊——!!”

    “别叫!你希望他们快冲进来吃了你么?”尤米尔捂着萨沙的嘴。


    砰地一声,玻璃碎了,闪电一般的黑影窜进来朝着三笠的方向!

    “哈!”三笠立着刀顶住近乎八米长的怪物张大的嘴。

    “三笠!!!!”艾伦把阿尔敏托给韩吉他们,冲向那边。

    “艾伦别过来!!!!”

    “开什么玩笑!”艾伦一刀刺中本因被穿透了嘴而痛苦不已的怪物的眼睛,它嘶叫着,声音和驱使虫类……逃离的时候是一样的!

    三笠和艾伦被甩飞了出去,艾伦从背后抱着三笠,砸在教堂的椅子上面。他们迅速从木屑的碎片中站起,躲开怪物甩来的尾巴。


    “所以说为什么啊!”萨沙失控地喊道。

    “不离开第三政府的话,就不会落到今天了啊。”让直直盯着怪物说。

    艾伦咳了两声吐出一口血。

    “啊,继续留在那个地方变成实验体,不知道为什么就变成一个东西,供人驱使,或者是驱使曾经和你同样是人的兵器,你们喜欢就回去吧……”

    大家都看着他。

    “现在就只会说些什么的话,会死吧……”艾伦的眼睛变成了金色。三笠能看清他舒展开的肌肉显露出不属于人类的力量。艾伦看着嘴里还卡着三笠的刀的蜥蜴一样的怪物。

    “我还不想就在这里去死啊。”

    艾伦握紧了自己手里的刀,他就是一支利箭,破开空气射出,没有犹豫。怪物闪避不及被艾伦一刀切开了侧面,紫红的血溅出来,它更加愤怒,一个转身想要咬住艾伦的身体,艾伦压住它的脑部接着这股力量踩上墙壁,用力一蹬,从半空扑下刺进了怪物颈部。他用力划开背脊摧毁了怪物整个神经回路。溅出的血打湿了他身上衣服。

    “艾伦!”三笠在喊他的名字,艾伦却把头转向了大门,在他们全神贯注地看着怪物被杀死的时候,教堂的大门已经不堪重负发出了尖锐的惨叫声,现在它轰然倒下,外面的生物嗅着浓重的腥味兴奋地闯入。

    韩吉拉着埃尔文,现在已经不会再惊慌失措了,因为她和他们都看见了既定的事实,残酷得就像太阳升不起来的早晨。


    砰的一声,教堂的穹顶被打碎,黑色的影子落在怪物当中,彩色的玻璃还在空中,上一秒金色的阳光泻入,下一秒黑色影子的周围就溅开了大片的血花,极尽辉煌和灿烂,他踩着尸体高高跃起,手中的两把利刃注满了冰冷的晨光,他留下一道残影,他到达之处只剩下刺目的紫红,血墙还停留在空气中,又被他破开,继而又是更高的。

    怪物的头颅像玩具一样被抛起,最后一击,破空的十字割破咽喉,他收刀,身上是凝固的暗红色的死血却没有溅到一滴紫红色的新鲜液体。


    他看着埃尔文,只看着埃尔文。

    眼睛里写满了东西又一无所有。


    韩吉接过利威尔扔出来的钥匙扣,熟练地打开,罗盘大小的地形图被投影,闪耀的红点包围了教堂。利威尔几个跨步从高高的尸体堆上跃下,跑出教堂。埃尔文看着周围的红点聚集又大批大批地消失。

    韩吉脚一软跌坐在教堂的地上,三笠也接住身体发烫晕死过去的艾伦。


    天亮了,彻底地明亮了,阳光温柔地落下抚摸着所有人的脸颊。萨沙看着安详的闭着双眼的教堂的塑像,终于放声大哭。


    十五分钟之后,地形图上已经没有红点了,利威尔站在教堂门口示意里面的人跟他来。埃尔文跟在利威尔的后面,其他人也只好跟上来。穿过满地的各种奇怪生物尸体,利威尔把他们带到了一座塔前。塔的入口处停放了很多东西,是全新的十五人装备,还有食物、水和韩吉忘记拿的以及可能需要用实验器材。利威尔在那些东西中拿出几个袋子,交到埃尔文手上。

    埃尔文不用翻都知道是第三政府的作战计划和研究计划,全是复印文件。原稿留在政府里被伪装成了没有动过的样子,他们都具有绝对的价值。


    “你……”

    “埃尔文,你要扔掉利威尔么?”


    利威尔抬着头,深蓝色的里倒映着埃尔文的脸和埃尔文浅蓝色的眼。

    袋子掉在了地上,埃尔文抱住利威尔小小的身子,用着要将他全部揉碎进自己身体里的力气。

    利威尔闭上眼睛,第一次没有回抱埃尔文,因为他用尽了自己所有的力气去控制全部麻木的了大脑,这样强烈的信号反应,他甚至分不清这叫做幸福还是痛苦。他感受着埃尔文的手指,这样的触碰已经可以归属到伤害。但是利威尔知道他无法反抗,他就是埃尔文的那把刀,得心应手的那一把,最好的那一把,连指纹都被烙在了上面。就是这么合适,合适到了每道纹路,每次摩擦。他身体的206块骨头,100亿的神经细胞,450对的运动肌,5.5亿个的肺泡,全部的全部,都为埃尔文专门打造。

    他似乎就是为了这个男人而生,又为了这个男人而死。现在,简直像是可以为了他死而复生一样。


    “欢迎回来。”

    埃尔文说。


    塔确实是一个很不错的暂时居住场所。圆滑坚实的外壁让普通生物无法攀登,塔还连接着附近大型建筑物的地下室,韩吉把那里变成了临时研究所。现在的食物足够撑到找到直接的食物来源和水源。虽然离开这里是第一要务但是所有的人都举双手赞成拿一段时间来休整。

    在洁癖完全爆发的利威尔的努力下,第一项完成的任务就是找到了森林深处的干净河流,虽不能直接作为水源,但洗澡的问题是解决了。然后是在萨沙的高效率工作下发现了十几种无毒营养含量正常的可食用蔬果。


    然后就是,利威尔完全不在乎除了埃尔文以外的(韩吉很伤心)人怎么看他,但就连埃尔文都受不了其他人对利威尔完全疏远的态度和利威尔不愿和其他人有接触的状况。

    “你是多久发现透露我们计划的人是莉可的?”埃尔文问被他强迫逮到小队会议的利威尔,利威尔则一脸不爽地盯着自己的脚尖。

    “其实我更好奇您是怎么把这么多东西运到这里来的……”终于,坐在桌子的另一端的艾伦小声地问。

    利威尔抬了抬眼睛,“开车。”

    “……”

    “掉下来的时候如计划卡在树冠上。”

    “……”

    “现在还在树冠上。”

    “……您怎么知道队长在下面的?”埃尔文说现在脱离了政府就只是队长而已。

    “感觉。”

    所以就开着装甲车冲进了可能直通地心的洞口么!包括埃尔文在内的所有的人都不知道怎么夸赞利威尔如此勇敢的行为了。

    “你,做得不错。”利威尔扬扬小小的脸,对着艾伦。

    “啊?”

    “在教堂。”

    “谢谢!”艾伦抢着利威尔的“堂”字尾音说得特别大声。

    “……”

    “……”

    “啊哈哈。”韩吉突兀地笑了两声,又突兀地没有了声音。

    太尴尬了。

    这是利威尔完全不觉得尴尬但是不应该尴尬的埃尔文尴尬到了极点的奇怪场景。


    晚上呆在地下室的埃尔文难得无聊地看着韩吉继续研究。

    “利威尔出去解决那些小东西了么?”韩吉呼了一口气,把放大镜放在旁边,抬起头来。

    “嗯。”

    “还是不说么?你在各种各样的场合都问了他他还是不肯说吧,难得。不过只要你下了命令的话……”

    “我不会下这样的命令的,韩吉……给我说说你真正的想法,你只是把利威尔当做一个物品么?”

    “随身携带,适当交流,不是人类。这十二个字足够清楚了。难得你也会困惑啊。”韩吉笑起来,“我相信他和其他的兵器不同,所以我爸才会把他托付给我。但是事实就是他不可能再是一个人了。利威尔也足够明白自己的身份,他一直是以一把优秀的刀这样的要求来要求自己的。关于莉可的事情你应该很清楚了吧,还要利威尔亲自告诉你,到底是什么心理在作祟呢?”

    “我自己想明白以后其实很高兴,但又很担心。”埃尔文拖了椅子在韩吉旁边坐下。

    “行踪暴露在一个可以逃跑但会比较狼狈的时间点,追踪兵力在莉可死之前不多不少,这一切太微妙了。只有一个理由可以解释。就是我们中间的那个人需要我们逃出去又要削减我们的力量,还要达到让我更信任他的目的。利威尔佯装攻击我是因为他算准了,他伪装成那一个人会引起那个人的恐慌,实际上,那个人在两面都得不到最大的信任,他利用了莉可对政府的不信任。所以那个人就会主动找机会更多的攻击利威尔来取的我们这一边的信任。事实就是这样的。”

    “利威尔为什么对你有所保留呢?”

    “这就是我现在不敢往下想的地方。我猜是他想让莉可痛苦地死,有什么比计划将要成功又被在可以当做同伴的人面前被杀死更难受的事呢?兵器对人是没有同情心的,但我禁止他用残忍的手法杀死一个人。”

    “他痛恨莉可么……因为莉可背叛的人是你,而你很信任莉可。”韩吉咬着笔头,顺着自己的思路继续说出了下面的话,“……你不信任他却信任其他人,埃尔文……”韩吉一脸诧异地抬头。

    明白了韩吉想说什么的埃尔文把整整一杯水全部打翻在了地上。


    埃尔文盯着在自己脚边流淌的珍贵的水。


    从一开始就被灌输了对待物品这样的想法,从一开始就是以对待物品的方式来对待他的,但却从一开始就以为自己把他当成了一个人。

    从一开始就把自己精准定位在武器的位置上,从一开始就忠实的贯彻和执行着命令,却随着那个人暧昧的态度逐渐改变着,终于逾越了界限。

    因为是物品和人的区别啊,所以心声无法传达到。就像女孩子小时候最喜欢的玩具,她为她的洋娃娃做了十几条漂亮的裙子,早晚都亲吻洋娃娃的额头,每隔一段时间都给洋娃娃洗澡,把它放在最明媚的阳光底下晾晒。但是她能听到洋娃娃每天对她,对这个小主人的低语么?

    埃尔文把他放置在最残酷的战场上,每天都帮他擦洗身体也洗不干净那份血的味道,这味道顺着微小的缝隙刻在了利威尔的身上。埃尔文每天都说你说我最重要的刀,你是我最宝贵的器具,但没有办法全部相信它,因为利威尔是一把有可能会割伤自己的剑。埃尔文不敢相信利威尔愿意把自己的锋利折弯,狠狠刺进内部的柔软,就像肩胛骨上刺穿的伤痕。

    利威尔的话传达不到埃尔文那里,隔着生,隔着死。

    埃尔文抱着利威尔,阳光洒在他们身上。埃尔文感受不到利威尔被幸福冲击到麻木的痛苦。埃尔文吻着利威尔,水光柔和地荡漾在他们身上。埃尔文感受不到利威尔因为失而复得而迟钝了的神经,迟钝到自制肥皂的泡沫掉落,落进了空荡荡的眼睛。


    为什么选择了我呢?

    因为合适。

    合适到了你的指纹都可以在利威尔的身上找到完全吻合的圈,但是你放开了手,所以就只剩下了细致的一圈一圈的凹陷,如同被细砂刮擦腐蚀后的沧桑。


    利威尔推开了实验室的门。

    “埃尔文,利威尔想洗个澡。”

——TBC——



谢谢阅览!


PS:开学了好冷清QwQ...开学了也会认真写文画画,写完再学...喂!

我自己目前最喜欢这一章啦【别打广告!

再次感谢看到这里的您=w=+

pps:下一章是三毛和利威尔班!!和……/////+++

评论(5)
热度(19)
© Ahdi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