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历史专供商
注意:
1.2018年底闭关修行【不读完这个破书我是没有自由可言的……和自己死磕到底】
2.奇怪脑洞+笑点冷低(可能专注无厘头脑洞一百年)
3.所有爱豆不定期回坑……

1.2018侠客风云传:#东方未明#
2.2017诛仙:#张小凡##林惊羽#
3.2015Fate:#吉尔伽美什#
4.2012古剑奇谭:#百里屠苏#
5.2008DMC:#Nero#
6.2005犬夜叉:#杀生丸#
7.2005:#Michael#
 

EVAPORATION蒸发


 

 

Chapter4

    “这是最后一次在这里对你进行例行维护了呢,利威尔。”韩吉的眼镜上反着光,看不清楚表情。利威尔闭着眼睛,这件事,埃尔文一直都没有对任何人说起过,哪怕是他。不过利威尔不在乎这件小事,只要埃尔文敲敲桌面,他就会回答,利威尔永远是你一个人的东西,会一直在你的身边。

    你不会告诉你的爱刀你要去哪里,因为随身携带。


    埃尔文集中了精英小组的十几名成员,意外地直白。

    他在初入第三政府的军队时就已经是第一政府的底细了,现在时机成熟他需要带着他的亲信和收集到的资料离开。

    连韩吉脸上都是不可思议的表情。利威尔站在埃尔文的身边,只要有任何不利于埃尔文的因素,他就会立刻铲除,毫不犹豫。埃尔文把艾伦带来,简单说明了第三政府人体试验的事情,偏偏隐去了利威尔的事情。三笠和阿尔敏自然站在了艾伦这边,让看见三笠立场坚定,咬了咬牙也加入了离开的队伍,然后是马可。赫利斯塔表示她不愿意呆在把人当成物品的第三政府,尤米尔无条件赞成赫利斯塔的主张。再接着是阿尼,莱纳和贝特霍尔德,他们分析了自己毫无退路的处境,作为埃尔文的亲信部队就算留下来也会被怀疑,更何况他们知道了这些机密。康尼和萨沙只好哭着投了赞成票。莉可作为埃尔文的副官是在韩吉之后第三个表态的。

    埃尔文制定了逃离路线,在后天凌晨三时直接从基地的废弃品通道离开。他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整理好要带走的东西,准备离开。在靠近边境的地下都市正上方会有第一政府的接应小队。 


    “埃尔文你也会紧张得睡不着么?离预定的出发时间还有二十七个小时。”利威尔看了看还在修改离开路线的埃尔文。

    “其实有你在,我觉得怎么走都没有问题。”

    “你想从大门开着车冲出去么?”

    埃尔文刚回过头就被利威尔搂着脖子亲了一下。埃尔文掐了掐利威尔的脸,“别这么认真,我随便说说。他们还是些孩子,这么做很酷却不保险。”利威尔用鼻尖蹭了蹭埃尔文的脸颊,凉凉的皮肤,埃尔文忍不住按住利威尔的脑袋在他的鼻子上舔了一下。

    “我们和接应小队是在地下都市的上面会和……你想回去看看么?”

    利威尔皱起了眉头,“埃尔文。”

    埃尔文把最下面一层抽屉打开,拿出一叠很旧的材料,被腐蚀得很厉害。埃尔文翻开它们,写满了计算公式的打印纸上还贴了照片。一个四五岁的小孩子睁着应该是深蓝色的双眼,无神地看着光线柔和的照灯,他全部裸露的身体上被记号笔细致地标画了每一块肌肉的位置,主要的血管和器官的位置。五颜六色的线条仿佛已经切开了他。这些原本鲜艳的颜色因为储存和时间有些泛黄泛灰。后面还有很多照片,埃尔文没有再往下翻了,利威尔却知道下面是什么。韩吉当初扔掉的就是这一份资料。

    “秘密发送给我这份文件的人是佐耶教授,在他死的前一天。”

    “……”

    “利威尔,我从来没有向你下达过明确的命令,虽然你是我最好的武器。”埃尔文握住利威尔的手,那双手也被全部切碎过,只是看不出痕迹。“但我不想承认。”

    “你把利威尔当成了人么……”利威尔的手搭在埃尔文身体的两侧,埃尔文感觉到那两只手正在用力。利威尔第一次在自己的体内监测到了这样的信号,这信号让他的呼吸系统变得辛苦起来,让他的瞳孔缩小,让他的心脏收缩的节奏变快,让他的脑子变得不甚清楚。他不知道这叫做痛苦。直到埃尔文发出了短促的痛呼,利威尔才猛地松手。然而指尖上沾染了鲜血——埃尔文的侧腰有些微的血渗出。

    “埃尔文!”

    “没事。”

    “利威尔,我没事。”埃尔文看见自己的电脑主机发出砰地一声报废掉了,而利威尔的眼睛变成了金色——这是利威尔情绪波动较大的表现。埃尔文脱掉白衬衣,自己处理了小伤口。“只是擦破皮而已,没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办公室的门被踢开,三笠站在门口。

    “上校,赶快走!暴露了!”

    “现在省掉砸碎电脑的时间了。”埃尔文快速套上外衣拿上史密斯夫人。利威尔把之前准备好的资料装进包里,跟在埃尔文身后快速离开。办公室通道上已经横七竖八地躺满了被三笠和阿尼解决掉的士兵。

    “其他人全部逃出房间,能在预定位置汇合进入通道!”

    “韩吉!”埃尔文看着从后面赶上的韩吉外套里面就只剩下了内衣还亏她能记得把早上埃尔文塞给她的的一把枪和两把轻武器背在身上,韩吉的副手马布里特抱着一大堆资料已经快跑断了气。莉可也赶了上来接过了部分资料。

    “埃尔文!资料没有带完!还有两套实验器材没有带啊啊啊啊啊啊啊!”

    “带好你的脑袋。”利威尔把韩吉背在前面的枪弄到了后背去,“你不觉得这玩意儿打着你的胸么?”

    “……”


    “不好,他们启动了兵器!”韩吉大喊。在穿过原本应该空无一人的实验室时,埃尔文他们看见了已经做好了作战准备兵器们。

    “啧。”利威尔跑到了最前面,“直接穿过去!”然后在利威尔进入试验区域的瞬间,所有的电子仪器相继爆炸,兵器们全部瘫倒在地上,就像被拔去了电源。

    “卧槽!利威尔你居然还留了一手!!”韩吉边跑边喊。莉可惊讶得差点被电缆绊了一跤。后面包括埃尔文都直接惊呆了。

    后面赶到的艾伦等人畅通无阻地通过了实验室,和埃尔文他们在大通道口顺利汇合。

    “我看实验室全部被夷平了还以为你们和部队发生了激战,还好。”阿尔敏松了一大口气。埃尔文等人看了看在十米外检查状况的利威尔都没有说话。

    就在这个时候,大地居然震动恰来。

    “地震!?”萨沙抱着脑袋,眼角都是红的,肯定不久前才哭过。让的脸色也直接从惨白开始变青。

    “通道……”艾伦指了指通道的入口,居然有一道闸门开始下落。

    “那出口——!!”莱纳握紧了拳头。

    “全员戴上面具!”埃尔文给出了指令,同时通道顶开始喷射气体。

    “混蛋,他们想闷死我们。”艾伦把防毒面罩戴好。

    “继续走!我们携带得有炸药,威力足够摧毁闸门!”马布里特边喘边说。

    然后小队顺着地图指示穿越了大半个通道,终于看到了封闭的出口时,利威尔突然说:

    “埃尔文。”


    埃尔文停下来,回头看到断后的利威尔站在离他七八米的地方,他举着埃尔文的配枪,枪口指着埃尔文的心脏。


    “卧倒!”莉可马上反应过来扑倒埃尔文,子弹打在封闭的大门上发出太过响亮的声音。所有的人都愣住了。

    “是上面让你把我们逼到这里再一次性解决么。”阿尼看着面无表情的利威尔,试探性地说。

    “韩吉,准备门的爆破!”埃尔文逼迫自己面对现状,僵硬地爬起来。他的配枪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被利威尔拿在手上,他推开试图保护他的莉可,示意其他人举起武器准备战斗。

    “利威尔……”

    “……”


    除了帮助韩吉和马布里特布置爆破的阿尔敏,其他的人都举着武器包围了利威尔。利威尔面对解决了几百人的精英小队,没有任何表情。从和埃尔文的首战开始他的实力就不断增强,从每一次实战中得到最大化的提升,和所有的武器一样,越是使用就越是锋利。现在这把最强的刀的刀锋横向了埃尔文自己。

    “不要浪费子弹,子弹是打不中他的。”埃尔文说,然后他挥下了手。

    利威尔轻松地避开其他人的攻击,比起说是和人战斗,现在利威尔的状况更像是在玩弄这些士兵,埃尔文知道他还没有动真格。

    “上校小心!!”埃尔文接住利威尔朝他横砍过来的手,就像之前进行的契合度与同步率的训练一样,埃尔文打向利威尔拿着枪的手,利威尔显然也没有执着于这把枪的意思,枪掉落在地上,其他人不敢插手他们两个,他们的出手太快了,简直就像是格斗表演一样配合得天衣无缝。莉可捡起掉落的枪,看着把埃尔文摔在地上的利威尔,后背爬满了冷汗,她是为数不多和利威尔并肩作战的人,虽然她不知道更多的关于利威尔为何如此强大的原由。她举起枪死盯着他们,等待那一秒的空隙。

    “利威尔,为什么?”

    “利威尔不能跟你离开。”

    “谁的命令?”

    “利威尔自己的判断。”

    利威尔看着眼睛和自己一样渐渐变成金黄色的埃尔文。想起那些刻在脑子里的程序:兵器和持有人在产生高同步率时会有一定几率出现同化现象,持有人的力量会得到大幅强化。明明就是该并肩作战的,现在他们又在干什么呢?就在他愣住的那一秒,埃尔文一脚踢开了他。利威尔在下一秒扑上来,却抵在了刀尖上。


    在这六年左右的时间里,利威尔无数次的扑在埃尔文的身体上,用自己的身体抵挡子弹,炸弹对埃尔文的伤害,他的动作和莉可迫使埃尔文卧倒的动作相同。他们一起躺在沙地上看着天空飘过去的云在地上投下大片的阴影顺便等待乌龟速度的援救队把他们拖回去。利威尔把自己让韩吉改成可调成的面具戴在埃尔文的脸上,扔掉那个快坏的。他们在几个小时之前还拥抱在一起亲吻,距离比现在远不了多少。埃尔文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他要把利威尔从头到脚全部都毁掉,包括那双一直看着他的玻璃一样纯粹的深蓝眼睛,包括那双总是从后面抱住他的双手,包括那颗在绝望的时候也为了埃尔文他而跳动的心脏。他不允许的自己的东西擅自离开,他不能忍受自己的东西成为别人的,这些就像沸水一样在他脑海里翻滚的念头让他突然意识到,他其实非常高兴利威尔不是一个人类,这能使利威尔被绝对地拥有,不用害怕失去,不用害怕背叛。

    现在,六年前就藏在靴子上的陶瓷小刀,十五公分长的坚硬的陶瓷小刀,逃过了金属检查的陶瓷小刀,刺穿了利威尔的肩胛骨,那是埃尔文最喜欢亲吻的地方。


    接着一声枪响,利威尔立刻翻身,还是没有躲过,奇怪地没有躲过。莉可打中了他的右腿膝盖骨。但他还站着,左边肩胛骨的地方插着小刀。就像怪物一样。精英小队把埃尔文包围保护起来,莉可拿着史密斯夫人指着他。

    利威尔露出了一个嘲讽的神情,他踩着墙壁两三步跃到空中朝着埃尔文的方向。就在所有的人做好了准备他却在空中硬生生改变了轨道,利用自己的体重加持踩上了莉可的肩,一眨眼莉可的肩就碎了。她惨叫着跪坐在地上。利威尔像一条蛇把她抱死拖了起来,压在了墙壁上。

    “为什么愣着啊!”艾伦有些愤怒地的问。

    “没救了,他要杀了她。”三笠喘着气说。

    艾伦转头去看埃尔文,埃尔文只是皱死了眉头,只是看着不断用眼神向他求救的莉可。


    “埃尔文!五秒!!”韩吉他们跑离了门边。

    利威尔咧开了嘴,脸上是从来没有过的狰狞笑容。

    “再见了啊。”他靠在莉可的耳边用低沉的声音慢慢地说。他拔下插在肩上的陶瓷小刀扎进莉可的脖子,缓缓地滑动直到全部割开。血在短短的距离内喷溅出美丽的弧度,透明质感的新鲜的充满了生命的,他永远不会在拥有的大量的血溅在脸上,利威尔仿佛享受地感受着温度由微红变成冷黑的血,就像看见了一朵花。莉可左半边的脖子不堪重负被下面身体拖着裂断开。利威尔左手捧着莉可的脑袋,隐掉了刚才恶鬼一样的脸,又恢复如同瓷娃娃一样安静的样子。莉可银白的头发全部被鲜红的血打湿了。

    爆破的声音响起。

    埃尔文下令所有的人立刻离开。

    利威尔站在原地没有动,他就站在那里,看着埃尔文和他的精英小队跑进泛着晨光的沙漠,留下一串串足迹。

    利威尔捂着肩胛骨处不会出血的伤口,明明感觉不到疼痛的身体顿时疼得让他站不住脚——大脑中反复出现着名为疼痛的信号,烧焦的气味,被全部剖开分解的感觉,刚刚还附着在骨骼上的肌肉被扯开变成冰凉凉的无关的肉条。利威尔靠在墙壁上,再看看出口外,终于只剩下了一片荒漠。

    他把小刀放在最贴近心脏的地方,转身走进了通道。


    “埃尔文,现在怎么办?”韩吉靠在埃尔文的背后,大口喘着气。失去了利威尔,损失简直无法估量。

    “继续向目的地前进。”埃尔文说。

    “你还好吧,别哭了啊。”韩吉担忧地看着掩饰不住从内到外的疲惫的埃尔文。埃尔文苦笑两声。

    “警报?”康尼呆呆地望着那片不久前才沾满了血的地方。

    “不能再呆了,我们要赶快走了!”让把马克扯起来。

    “等等,是自卫警报,他们遭到攻击了。”阿尔敏把望远镜放下来,“就是现在,等他们腾出手来我们就没有机会了。”

    “阿诺德说得没错,出发了,还有三公里就突破中心控制区了。”埃尔文起身,对在他身后的孩子们和韩吉等人说。

    “谢谢。”埃尔文又说。


    “啊啊啊信号被屏蔽了混蛋。”

    “原来都是我们屏蔽别人的信号,唉唉唉。”

    “有自动导航就好了啊,我明明都把坐标输入好了的。哎!哎!!”

    “呜呜呜我的小天使啊甜心宝贝啊。”

    “好了韩吉。”埃尔文看着在走不动了被莱纳背在背上的韩吉,连气都叹不出来。

    “上校,您真的不解释一下么?关于矮……利威尔的事情。比如为什么他没有军衔,比如他为什么要做那些事情。”三笠走在埃尔文的旁边,前面是背着阿尔敏的艾伦,也回过头来表示想知道这些事情。

    “利威尔只受我的管辖,是我个人的专属士兵。严格来说他在体制以外所以没有军衔。至于你想知道的第二件事情我也很想知道。”

    “不会是摔坏了脑子吧。埃尔文,你做了什么刺激他神经的事情么?”韩吉觉得自己在这么晒下去就要化了。

    “!?”

    “不会吧……还真有?”韩吉怪叫起来。“天啊,你这个千古罪人。”韩吉表示不是面罩隔着,她就要把鼻涕眼泪全部嫁祸在莱纳的肩上了。


    连续步行两天之后,他们终于到达了预定地点,但是除了沙漠什么都没有。

    “这里有一个空洞。”康尼的声音把104期的孩子们全部引了过去。

    “别掉下去啦,如果掉下去了,就准备坠落几十分钟然后死掉吧。”韩吉趁这个机会抓紧时间检修机器和器械。

    “下面是地下都市,我们应该在地下都市一区的正上方。”埃尔文拿出水壶喝了一口水。

    “信号屏蔽还在么,应该脱离了吧。”埃尔文问韩吉。

    “没有信号屏蔽,连信号都没有了……”韩吉擦了一把汗。

    “真是妈的……”

    “……你这是加载了利威尔模式么,埃尔文。”

    “我爸原来跟我说人在害怕的时候只要把自己想象成最强的那一个就不会太害怕。你要连着你那位的份儿一起努力了啊。但是目前的问题是,你是不是被坑了啊?”韩吉把史密斯夫人扔还给埃尔文。

    “……我不知道。”

    “救命……”


    “发现敌人,上校。几公里外,有几百人……”阿尔敏一顿一顿地说。

    “……把防毒面罩戴好,之前发给你们的急救包都有带上么?”

    大家都点了点头除了……

    “……我没有。”韩吉站起来。

    “这是你的,原来是给利威尔备用的。”

    “……”

    “所有人检查自己的衣着,不要有任何部分暴露在空气里面,露出来的部分用防菌绷带缠起来。”五分钟后,埃尔文说:“你们也看见那个洞了,急救包其实是降落伞。我们要从这里跳下去。”


    埃尔文预想到了最坏的情况,就是通过地下都市进入第一政府。但是他没有预想过会在这里遇上这样的怪物。

    他们在第三政府派出的军队赶到之前跳进了直通一区的深洞。一路下坠却在不一会儿掉在了巨大的柔软的甚至可以用肥嫩来形容的东西上面,他们被弹了两下,还来不及反应怎么会被一个绿色果冻一样的东西接住,就在绿色果冻通体闪烁了两次柔和光线后陷了进入。当他们下坠了一段时间就掉了出来。没错,掉了出来。下面是一大片看不见尽头的广袤森林,他们紧急打开降落伞,掉落在葱郁的树冠上。他们爬了下去。终于看清楚了。

    他们掉进了吟游诗人歌谣里的长着百米巨木的森林。阳光柔和的照下来,照亮了坐落在森林里的地下都市的遗迹。它们就像被风化了上百上千年,被绿色的植物覆盖,忧郁得如同死去恋人的少女的眼。

    森林里安静异常,只有风吹动了树叶,摩擦而出的沙沙的响声。


    “这是……废弃森林!”韩吉不知自己该哭还是该笑,她做梦都在想的地方,在真正站在她面前的时候却长得像极了死亡。


    森林在很久之前也就只是普通的森林而已,但当人们发现它的异变后,它已经初具规模了。

    人类人口的数量几个世纪以来一直呈现了一种递减趋势,人类的实际活动范围也在缩小。连续不断的开发使绿色的覆盖面积几乎变为零,也令海水枯竭。也许是自然的报复,从一个时间点开始,绿地开始膨胀移动,迁徙,吞噬荒芜的城镇,它从草地长成灌木林,长成小树林。原本暴露在外面的树林在百年里被包裹起来,它长成了森林的面积,像一只巨大的绿色的软虫,在荒漠上成为名符其实的绿舟。

    森林的面积在不断扩大,寻找着人类留下的只有死亡的废墟,吞噬。把废墟装进肚子里后,拖着废墟们继续寻找下一处遗址。

    活着的森林。

    废弃之地。

    废弃森林。


    人们推测在它的内部有一个全然不同的生态系统,有全然不同于外界的动物与植物,甚至做出了返回原始代的假象。有的人花费的一辈子的时间来寻找这世界上唯一的绿色,然后埋骨于此。


    听完韩吉的介绍后。除了韩吉以外的人都绿了脸。

    “所以说,我们掉进了它的肚子里,因为我们跳进了名为地下都市的餐盘里……是么。”

    “史密斯先生现在还能这么冷静真是太厉害了啊!”韩吉大力拍拍埃尔文的肩。

    “传说因为这里有超级新鲜的空气,植物才能长得特别好。”说着韩吉取出仪器测定了空气质量,然后她取下了面罩。

    “啊————————!!!!!!太清新了!!!!!”


    “有什么新鲜的能吃的么……饿死了。”萨沙眼睛里终于出现了光芒。

康尼苦着脸嘿嘿笑着取下了面罩,然后他说:“萨沙,你……你……还是想想,怎么……”康尼变了脸色。

    所有人都把目光放在了萨沙的脑后。萨沙也转了脑袋,看见一对巨大的复眼,每一只有她的两个脑袋这么大。

    “怎么才能……不被吃……吧”

——TBC——


这是,破个人记录.....脑补了一个星期果然就是......

明天回学校了Q皿Q!要把事情做完才能写,麻麻的QAQ,最喜欢下一章了,还是希望不要写残了QwQ....【别打广告


谢谢您的阅览!

评论
热度(20)
© Ahdi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