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历史专供商
注意:
1.2018年底闭关修行【不读完这个破书我是没有自由可言的……和自己死磕到底】
2.奇怪脑洞+笑点冷低(可能专注无厘头脑洞一百年)
3.所有爱豆不定期回坑……

1.2018侠客风云传:#东方未明#
2.2017诛仙:#张小凡##林惊羽#
3.2015Fate:#吉尔伽美什#
4.2012古剑奇谭:#百里屠苏#
5.2008DMC:#Nero#
6.2005犬夜叉:#杀生丸#
7.2005:#Michael#
 

EVAPORATION蒸发


 

 

Chpater3

    “检查结束了么?”埃尔文把外套脱下挂在进门处的架子上。

    “和往常一样状况良好,史密斯上校。”韩吉含着棒棒糖含糊地说。

    埃尔文看着被塞进注满液体的罐子里的利威尔,接口都被接上了线管。上次交战时在腹部开的小口已经愈合,苍白的肉体就像新生的一样。利威尔半合着眼难得一副没精神的样子。

    “利威尔,感觉怎么样?”

    戴着面罩的利威尔张了张嘴,埃尔文只看到一串小气泡从遮了半张脸的面罩呼吸缝中跑了出来。

    韩吉嘿嘿笑了声在电脑上敲了两下,从转椅上跳下来把旁边准备好的白色浴衣拿了过来。营养液被排空,线管脱落,玻璃罐的玻璃被降了下来。埃尔文朝他伸出了手,利威尔犹豫了一下,还是跳下来被埃尔文接在怀里。

    “不怎么样。”利威尔小声说。

    韩吉把浴衣扔给埃尔文让他给利威尔套上。这次的检查时间太久了,韩吉检查了所有的接口的接触情况和骨骼的密度情况,最后决定把显得略微多余的三个小接口去掉做了小手术。然后是强制性的伤口复原,利威尔不得不泡在密度较高的粘稠生物液里,这让洁癖爆发的他很是不高兴。还有就是他的接口都在韩吉的技术改良下增加了防水的生物膜,他现在可以和埃尔文一起泡澡了,不过出于交流的需要,他需要做的仍旧是安静地坐在双人浴缸里。不过他们还多出了新的交流手段。

    埃尔文低下头吻了吻利威尔的额头。

    “先洗干净!”


    埃尔文曾经问过利威尔,被触碰的时候是什么感觉,因为从理论上来说没有痛觉的兵器们对触觉也不会有什么反应吧。利威尔回答,当埃尔文给出触碰的时候,给他的是一大串压力数据。他们用数据把触碰分级,压力在A范围内定义为抚摸,B范围内为普通触碰,C范围内为殴打,D范围内为威胁性伤害。过了几秒种利威尔又补充,但这样的分级也是有问题的。利威尔摊开手说:“你在床上对那些女人做的事情不能规划在殴打或是威胁性伤害内。”在一旁的韩吉不小心直接咽下了一颗硬币大小的糖。


    五年并不是特别长的时间,特别是当你度过了之后。这一条对埃尔文同样适用,只是把帮利威尔洗干净和把自己洗干净变成了差不多的事情而已。

    三年前,在出过一次任务后,依旧是例行的洗澡行动,利威尔居然在洗澡的过程中启动了机能修复系统进入了休眠,根据韩吉消息,这是兵器们在使用指数达到85%后判断周围环境绝对安全才会启动的,这对于利威尔绝对是迷之状态。埃尔文当时正在帮他洗后背,利威尔面对他坐在他的怀里。没过一会儿,他突然发现利威尔脑袋的重量全部放在了他的胸口上。他停下来轻轻呼唤他的名字,把洗澡巾扔水里双手捧起利威尔的脸。结果看见了一张被雾气打湿,布满了细细水珠的脸,最要命的是利威尔闭着眼睛,细细的眉舒展着,淡色的嘴还微微嘟了起来。

    埃尔文看见的是一个好像是因为劳累而昏睡了的少年,而实际状况也差不了多少。于是他做了最正确的选择,他下意识低下头亲了亲利威尔软软的唇。

    结果是半秒后利威尔的手在旁边无力地动了动,说了一句话:

    “再来一次。”

   

    然后他们就多出了新的交流项目,韩吉少见的没有给出任何的吐槽。


    “上校,这是您要的104期的相关文件。”

    “辛苦你了,莉可。”莉可·布雷钦斯嘉中尉是埃尔文正式接手利威尔后军方指派给埃尔文的助手,不过说是史密斯家族的安排更为合适。布雷钦斯嘉家和史密斯家生意上有不少来往。

    埃尔文打开标有机密的文件。


    埃尔文手里的104期是指872年招入的新兵中的前十名而不是所有的104期的孩子。他们十五岁通过身体检查参军,经过严格的训练成为特殊部队的预备队员。埃尔文原来猜测他们将被指定为兵器的持有人,但依照现在的这份材料,事情好像并不是这样的。佐耶教授成为了这群孩子的负责人,他们加入的更有可能是改造计划。应该确有孩子被编入了改造计划,但计划内容不是埃尔文能够看到的,他还不具备翻看的权限。在最正常的情况下,埃尔文接触的情报就只有这些,可是在十天前,他和利威尔执行任务回来的路上发现了一个小鬼,这个小鬼自称是104期的预备队员。

    他叫艾伦·耶格尔。


    艾伦不断强调他不能回去基地,可是他给不出不能回去的理由,让埃尔文不理解的是,平时不会对其他人的事做出任何反应的利威尔提出,先把他扔在韩吉“脏死了”(利威尔取的名字)私人实验所藏起来。韩吉的“脏死了”实验所做的是韩吉的老本行,生物研究。里面充满了非人的生物,里面没有机械也没有兵器,按韩吉的原话,这里面充满了大自然的魅力。


    “埃尔文,你打算拿上面交给你的104这几个小朋友怎么办?”利威尔靠在埃尔文的办公桌旁,拿过埃尔文正在翻看的文件,顺便目送莉可出门。

    “都是素质不错的孩子,甚至还有好几个女孩子……按照常规安排他们入我的小队继续训练就行了。倒是……”

    利威尔也没有继续问下去,他和埃尔文都知道这件事不是在这里可以讨论的。

    “……利威尔”埃尔文敲了敲他右手边的桌面。

    利威尔奇怪地看了埃尔文一眼,对上埃尔文淡蓝的眸子。

    “当然。利威尔是你的刀。”


    半个小时以后,埃尔文独自接待了他的新下属。

    简单的照面之后,埃尔文让莉可安排了他们的生活,而他则要和在门外的利威尔去找韩吉。更少见的事情发生了,韩吉居然不在。韩吉的副手马布里特告诉他们韩吉在十分钟以前接到家族的通知回去了内地,好像发生了很严重的事情。就在埃尔文从韩吉的办公地走出来不到两分钟,莉可小跑着向埃尔文报告了韩吉的父亲佐耶教授在家中自杀身亡。


    埃尔文和利威尔坐在通往内地的车内,埃尔文明显心事重重。

    于是利威尔坐得离埃尔文近了一些。

    “怎么了?”埃尔文摸了摸利威尔的后脑勺。

    利威尔扯着埃尔文的衣领把他拽下来一点轻轻咬上他的嘴唇。埃尔文先在利威尔嘴唇上点了一下,然后仔细地回应。杀手总是在执行重要的任务前亲吻自己的爱枪,骑士总是在出征之前擦亮自己的利剑,这是埃尔文少有的弄不懂利威尔的时候。而利威尔只是在告诉埃尔文,更惨烈的战争就要开始了,史密斯先生你是否做好了准备呢?如果你做好了准备,就请亲吻你的利剑,提前庆祝争斗的胜利吧。


    到了佐耶家,埃尔文得知佐耶教授的尸体已经运走,他们能做的只有拜访一下家人了。埃尔文跟着女仆来到了韩吉的房间。埃尔文敲了两下门,“韩吉,我们进来了。”

    打开们,房间里空无一人。

    埃尔文叹了口气,弯下腰对利威尔说:“你留在这里吧,我去客厅喝点咖啡。别担心我,有什么危险一定比我早知道。”说完拍拍利威尔转身下楼。

    埃尔文才刚刚消失在楼梯拐角处,利威尔就听见细微的声音从房间的角落里传来。利威尔皱着眉头,关上门,观察了周围确定没有窃听器或是其他能传递消息的东西,绕开满地的杂物,走到了衣柜前。他没有打开柜子的门,但他知道韩吉在里面。柜子里有一团橘黄色的人影,和周围的冰蓝和黑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就是这样啊,一个人掉进了安静的狭小的深渊。


    “利威尔。”

    “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么?”柜子里的人,说话的声音在发抖,她在拼命忍耐,而利威尔在等待。

    “那个时候我还是个十四岁的小孩子。那是我第一次看见这么漂亮的东西。你坐在营养罐里,黑色的长头发在水里面漂浮着就像书里记载的很多很多年之前才有的海草,你的眼睛就是古深海的颜色。你皮肤很白,很像童话里面的人鱼。”

    “记得。”

    柜子里的人抽了一口气,吸了吸鼻子。

    “我从看见你的第一眼就决定要继续我祖父和我父亲的工作了,因为就在那一瞬间,我明白了佐耶家族从事这些工作的原因。我们研究的是这么美丽东西,再也没有什么能够明亮过这些光环了。”

    “但是两年后我发现我错了。阻止我进行武器研究的是我的父亲。十几岁的我很不服气,他就给我看了有关你的培养资料。从你855年被运送到基地开始,你每个阶段的变化,到觉醒。”

    “他给我看了你被剔除了肌肉和大部分骨骼后只留下了主神经和大脑的身体的照片。你在实验过程中绷紧了身体的照片。你的每一个器官都被拍照留念,被装在崭新的漂亮的罐子里,啊,还有他们切断你作为人的神经的那一瞬间的照片。”

    “那些都不是利威尔。”

    “啊。都不是你啊。全部都不是你……但我当时很恼怒,把这些机密的珍贵的用我父亲人头作担保的照片抛洒在了这个房间里。哭着躲进了柜子里。我觉得他在恐吓我,认为我是一个不敢直视鲜血和恐怖的小孩子……我觉得他在撕扯我的梦想,否定整个佐耶家族的价值——我们生来就是为从事研究的,我们从灵魂里崇尚科学和自然以及养育我们的……”

    “我错了,他给我看的是我祖父留下的罪行和他对罪行的延续。每一个兵器都是由人改造而来的,当一个人变成一个东西的时候他就死了。”

    “……”利威尔只是站着听。

    “他们杀死了地下都市数十万的人,又把最后剩下的几十个人全部杀死了。”

    “我的祖父是杀了你的凶手。”

    “我的父亲安排了再杀死你的试验。”

    “他们都死了……”

    “他不想再做一个杀人犯,但是他死了……”

    韩吉没有再说话了。


    “那你那时躲在柜子里,他来找你了么?”利威尔问。


    金色的墓地,在不断久远的回忆中被种满了鲜花。小小的孩子一个人走在荒芜里,他的灵魂漂浮在身体的上方,脚掌却记得了铺满细沙碎石沾染了黑红死血的大地。他穿越废弃的教堂,腐朽的木头散发出奇怪的气味,就像神子的尸体。那里的每一块地砖,每一块玻璃都化作了献祭,彻底的破碎,和教堂本身安眠在一起。那个孩子不会再记得写满了岁月的的旧石膏像上蜿蜒的泪痕,但他的手指却记住了盛放葡萄酒的玻璃的冰冷。还有那条挂满蛛网的长廊,长廊两旁堆满了尸体,蜘蛛和蛆虫都全部死去。那个孩子不会记得他惊恐地跑过,觉得自己背后站满了幽灵,但是长廊中的空气掠过他裸露出来的皮肤,那是奔跑时制造出的干燥的风。

    身体作为一个忠实的记录者,记录下了这些东西。如果一个人只需要一个灵魂就可以成为一个人,神又为什么要给他肉体呢?

    当灵魂死去,留下行尸走肉,这个躯壳仍在经历。

    利威尔感受着藏在这具身体里的记忆,感受着枯萎的大地,感受着干燥的空气,感受着粗糙的抚摸。感受着一线阳光落在脸颊上的粗制滥造的明媚,感受着被抱在怀里的暖意。尽管这些东西都已经死去,尽管享受过这一切的人早已死去。

    他知道,在850之前,有一个人,没有活过却死掉了。

    这些事情和一个姓氏有关,和几个人有关,却和利威尔毫无关系。

    他依旧站在柜子在面前,听着断断续续的哭声从里面传出来。

    埃尔文被赶了出去,因为韩吉不希望被别人看见这副孩子一样的惊慌,利威尔留在了这里,因为他和这个柜子一样,能挡住韩吉面前的,她忽然间痛恨起来的故乡的光。


    “这次你要自己出来了。”他继续说。


    埃尔文坐在床头,借着橘黄色灯光翻阅文件,利威尔睡在旁边,身子微微蜷起。

    “利威尔,韩吉还好吧。”

    “疯到对着一个柜子说了一堆话,这一点也不好。”

    “你和佐耶教授相处的时间比我长多了,你觉得他为什么会自杀。”

    “……”

    “韩吉现在很危险吧。”埃尔文揉了揉太阳穴。

    “韩吉现在一点用也没有,她没有权限。那些人不会动她的。”

    “说详细一点。”埃尔文关了灯躺下来,把利威尔转向他这边。

    “你还记得850的摧毁实验么?”利威尔朝埃尔文那边挤挤。

    “我们第一次见面。”

    “是因为佐耶对850没有控制力。其他的兵器在最开始都选择他作为持有人,后来他把持有权重新分配给士兵,让兵器的使用系统运转起来。他是一个精神力很强的人,确实很了不起。他对上面隐瞒了一件事,那就是如果他想要重新拿回对那些兵器的控制权不是不可能的。”

    埃尔文把利威尔扯进怀里。

    “我想这件事104期大概是导火索。照你说的他有那个实力,但教授不想深入研究下去了,他的力量大到可以终止研究甚至是破坏之前的研究成果。上面的人为了能继续研究或是保护研究成果所以要杀了他。但是他先毁掉了资料自杀了。为了保护韩吉,他让韩吉专攻的一直是生物研究。他自杀也是为了让他看起来像是赎罪使韩吉继续在第三政府待下去。”

    “韩吉已经知道了。”利威尔说。

    “韩吉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被逼死的,但她避免不了被安排去进行武器的研究。”埃尔文接到。“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让她什么都不清楚地听从上面的安排,但她知道的东西也太多了。”

    “因为韩吉的事,你觉得痛苦么?”利威尔问。

    “利威尔……”埃尔文换了个姿势把头埋在利威尔的头上,呼吸着洗发露单调的气味。

    “利威尔,你知道么?有些时候人知道自己做了一些错事,不可挽回,他们会花一辈子的时间来掩饰这个错误,但他们终于还是想找到那个他们对不起的人,对他说一声对不起,祈求得到原谅,但更多时候,他们再也遇不到当初那个人了……”

    “你有过么?”利威尔在黑暗中看着埃尔文。埃尔文只是再蹭蹭他,把被子拉上来了一些。

    “你是我的刀,是我的利刃,你永远不会违背我。”埃尔文说。

    “我的利刃,晚安。”


    韩吉在办理完她父亲的丧事后回到基地继续工作,果不其然被调到了兵器的研究部门。在去埃尔文办公室报到的路上,她看见了好几个生面孔。


    “艾伦怎么会死!艾伦不会死的!”

    “三笠,冷静点!这样的事情,上校无论从哪个角度都不会答应我们的要求的。”

    ……艾……伦?韩吉扶了扶眼镜。

    阿尔敏看见了韩吉,拉着阿尔敏站在走廊边上,“实在对不起!”

    “啊啊,没事啦。来找上校啊?我和你们一起进去吧!”

    阿尔敏错愕地看着韩吉。

    “那个,谢谢。”


    “打扰了……”阿尔敏小声说。

    “哦哦用功刻苦的史密斯上校哟!啊啊莉可今天也辛苦了呢!哎呀呀今天也洗得干干净净的……咦?小天使呢?不是让你随身携带么?”韩吉拉着三笠和阿尔敏大大咧咧地走了进来。

    “和你的副手去‘拆’你的实验室了。愿意进入你魔王乐园的人太少了。”埃尔文抬头,“阿尔敏是吧,有什么事情么?”韩吉露出一个真是抱歉啊的表情。

    “对不起!那个……”

    “他们好像在找一个叫做艾伦的孩子呢。看他们很急就捎进来了嘛。”韩吉拍拍阿尔敏的肩。

    “莉可,你能查一下他们要找的那个孩子的资料么?”

    “是。”莉可放下手里的工作转身出去了。

    “你们两个先坐吧。那个孩子和你们是同期的训练生么?”

    “是家人。”三笠皱着眉头一字一句地说。

    埃尔文把手里的报告放下。

    “韩吉,你一会儿要去实验室么?”

    “哎?听你说小天使甜心要去我还真有点担心,他上次去的时候眉毛都皱成一条了。”

    “上校,资料。”莉可回来了,拿了一张单子,“是这个孩子么?已经死了。”

    三笠猛地站了起来。

    埃尔文皱着眉头,“看来已经帮不上什么忙了,很抱歉。”

    “不,不,很谢谢您。”阿尔敏扯了扯三笠,准备离开办公室。韩吉也从沙发上弹起来,“我也算报到了哟!晚会儿见!”韩吉追上阿尔敏和三笠离开了办公室。


    “喂喂,别走这么快!你们是新兵吧!来帮我一个忙吧,之后会帮你们请假的!”


    在阿尔敏和三笠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们已经被拖到了去往韩吉“脏死了”试验所的路上。“其实也没什么啦!只是以后不能经常来看望我可爱的孩子们,想找两个和我一样失意的好伙伴一起嘛。到了到了!”韩吉跳下车呼喊着比恩和索尼奔进了试验所,却被飞出来的设备给砸跑了出来。

    “天!!!你在干什么!!!!!”

    “闭嘴!”里面的男人对韩吉说。然后一脚踹上了扑向他的影子,接着扯住那个影子把他狠狠压在了地板上,韩吉看见了瞬间碎裂的地砖。

    “你他妈老实点,小鬼。”利威尔干脆坐在了跪趴在地上的那位背上。

和韩吉预料的一样的是三笠在看到这个场景的时候震惊的脸。

    “艾伦!!”三笠失控地大喊“放开他!”但是她被韩吉和阿尔敏死命拉住了。

    艾伦试图挣扎着脱离被禁锢的现状,却被利威尔在侧腰狠狠地补了一脚。


    “利威尔,什么情况。”十五分钟后,赶来的埃尔文侧头避开进门处掉下来挂着的一团植物。

    “赶到的时候已经失控了。和之前猜的一样,果然是实验体,但是……”利威尔把艾伦扯了起来不客气的把艾伦砸到墙上。略过为墙壁配音的韩吉,继续说,“是个失败品。”


    佐耶教授没有想到会看这样的一个少年。他以为利威尔,850号实验体会是他看见的最后一个奇迹。但事实往往出乎人的意料。这个名字叫做艾伦·耶格尔的孩子有着他从来没有见过的坚毅眼神。按照上面提出的要求,他从104期最优秀的十个孩子中挑选了一个作为新实验的试验品。没有时间再制造三十多年前的那样的契机,能找到这一个已经是幸运不已。实验的内容是在不摧毁意识的情况下融合武器的意识,跳过当初850释放信息波激活实验体的过程直接制造智慧武器,这个项目在850实验体觉醒后就进入了停滞。

    艾伦优秀的意志力成为了试验成功与否的关键,他原本是这样想的。他们给艾伦进行了强化训练,在人体能承受的范围为他强化了部分肌肉和骨骼,在这些过程中,艾伦的意志力都发挥了让人吃惊的作用。但是在最后融合意识的时候出了差错。艾伦的意识极度地排斥武器的意识。原本应该在其中发挥高超调节作用的意志力,变成了抗争武器意识的最强道具。艾伦崩溃了。他在自己的意识和武器的意识中轮换,在服从和反抗中挣扎。

    再然后这个少年消失了。

    教授伪造了少年死亡的证据。


    艾伦不会知道自己会是落在佐耶教授心头上的最后一颗稻草。在他恢复意识的时候看见的是埃尔文上校和利威尔的脸。他跟着他们躲进了韩吉的试验所,被秘密收留了。但他什么都不敢说。

    但是他在一个星期之后又陷入了脑内的抗争,在武器意识的不完全支配下,他攻击了韩吉圈养的奇怪生物种把实验所变成了战场。利威尔他们赶到的时候试验所内部已经是废墟一片。他模模糊糊看到那个男人以最快的速度控制住了所剩无几的生物,一脚踹飞了仍旧混乱不受自己意识控制的自己的牙。再然后就是韩吉和埃尔文他们看到的那样了。


    “清醒了么?”

    “嗯?嗯。”


    “哇啊——下手好重耶!牙都飞了!可怜的小艾伦!”韩吉捏着棉球正在给艾伦处理伤口。利威尔站在埃尔文的旁边。三笠和爱尔敏都在艾伦的身边,三笠不时地向利威尔投去非常不友善的目光。利威尔看了看三笠,把目光转移到了其他的地方。埃尔文不自在地理了理利威尔的衣领。

    在阿尔敏等人的催促下艾伦把自己知道的所有事情都说了出来。听到一半时,韩吉表示她要先去关心一下她所剩无几的宝藏,利威尔跟着她一起离开了。

    等艾伦全部说完,埃尔文决定让艾伦继续呆在实验所,由韩吉的副手暂时照顾。安排了隔离的房间以防他失去控制对其他东西造成伤害,阿尔敏和三笠每个星期可以以帮忙的名义来一两次。做了等韩吉的工作轻松一点后再来对艾伦的情况进行研究的约定。


    两个月后,在韩吉的努力下艾伦的状况逐渐好转,半年后不再有失控的现象出现。新兵融入状况良好全部加入埃尔文编制的精英小队。


    一年后的一天,埃尔文收到了一封匿名信,信上只有史密斯家族的火漆。

    利威尔看着埃尔文变得逐渐复杂的神情,又看了看皱着眉露出不理解神情的埃尔文的副官莉可,从埃尔文的手里接过这封什么都没有的信。

    然后他听见埃尔文说:

    “差不多也到了这个时候了。”


    埃尔文抬起头,利威尔想起了871年埃尔文身上没有被金属检测仪查出的藏在靴子上的陶瓷小刀。

   

——TBC——


谢谢您的阅览!

PS:貌似这一章还是过渡章= =+??



评论(2)
热度(20)
© Ahdi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