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历史专供商
注意:
1.2018年底闭关修行【不读完这个破书我是没有自由可言的……和自己死磕到底】
2.奇怪脑洞+笑点冷低(可能专注无厘头脑洞一百年)
3.所有爱豆不定期回坑……

1.2018侠客风云传:#东方未明#
2.2017诛仙:#张小凡##林惊羽#
3.2015Fate:#吉尔伽美什#
4.2012古剑奇谭:#百里屠苏#
5.2008DMC:#Nero#
6.2005犬夜叉:#杀生丸#
7.2005:#Michael#
 

EVAPORATION蒸发


 

 

Chapter2

    埃尔文看着眼前这个一边哼着歌一边动作麻利地对850实验体进行检查的女孩子,心里想佐耶家的人真的是同一生产线上的。

    但韩吉现在暂时没时间理会在旁边发呆的埃尔文,全身心地投入对850实验体的检查。一个小时前,韩吉被自己的老爸从生物实验室里拖出来,直接拖到了850实验体的面前。

    “开玩笑吧。”

    “不是开玩笑,你不是一直对人家心心念念的嘛,现在爸爸我就把人家托付给你了啊。”

    “哇!!!爱死你了老爸!!!”韩吉直接扑到850身上,把850抱在怀里。

    “小小的超可爱啊!!!”

    “这样没有关系么?”埃尔文怔怔的问。

    “没事啦,850在平时是个不好交流但是绝对好相处的乖孩子。”850似乎是在旁边发出了啧的一声。韩吉的老爸拍拍埃尔文的肩,“那边的善后还要我去一趟,这回报废的机器太多了,有点麻烦。”然后向埃尔文挤了挤眼睛。


    “喂,是你接管了850小天使么?”等检查快要结束的时候,韩吉才回过头来问埃尔文。

    “我爸死缠烂打这么多年都没有打动他的芳心,你居然让他对你一见钟情,你一定被我爸列入了必杀名单。”

    “啊?”

    “骗你啦。”韩吉笑笑,“我爸有和你讲和他好好相处的小秘诀么?”

    “还没来得及。你经常帮850做检查么?”

    “不是。其实我上一次看见他是在863年,那个时候850还只有十来岁孩子的模样。就是在那个时候觉醒的呢。我从未放弃对他每一个动向的捕捉!”

    “觉醒?他不是一直都是现在这个模样么?”

    韩吉把最后一个零配件检查了以后,站起身,幽幽地说:“没想到你还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埃尔文看见了韩吉戴着的眼镜泛起了寒光,还有她扬起的嘴角。


    等埃尔文终于从传说中的A,A+,A-,B,B2+和实验和实验和实验体和实验体中摆脱出来的时候石英表的时针已经走了半圈了。现在的埃尔文已经顾不上吃惊旁边靠着墙站着的850似乎是睡着了,他能做的只有靠自己的意念驱使自己撑开双眼,看着仍旧滔滔不绝的韩吉。

    “……所以说你明白么,同步率和契合度就是一切!高同步率和契合度能让你和你的专属兵器强到突破天际!现在才到我要说的重点,那就是提高你们同步率和契合度的秘诀。啊啊啊,真是太令人兴奋了!我跟你说,对一个军人而言,武器就是他的情人,850就是你的专属武器,他就是你……”

    “你们还在聊啊,晚饭了。”佐耶教授探了脑袋进来。

    埃尔文抚抚额头。

    “干嘛打断啊,我正要开始我的重点!”韩吉不满地站起来。

    “随身携带,适当交流,不是人类,这是十二字秘诀。关于他的性能我已经整理成册,你一会儿拿去自己研究就好了。好了韩吉别把嘴翘得能挂油瓶,史密斯先生已经饿昏了。”

    埃尔文起身,850微微抬头,然后跟上。

    埃尔文却停下脚步,把手腕上的自己的大衣披在850的身上,把扣子一颗颗扣好。埃尔文的长大衣成功的遮住了850的大半个身子,下面只露出了细瘦结实的小腿。

    “走吧。”


    因为要参与有关850的适应训练,佐耶教授给埃尔文安排了在基地的房间。韩吉就住在他的隔壁,并告诉埃尔文有什么问题随时都可以找她。

    回到房间,埃尔文躺在浴缸里,手里拿着佐耶教授给他的资料,一字一句地读着。

    埃尔文对于武器这个词并没有什么实感。在他看来,长着人类模样的850能够思考能够行动,他更像是个只是拥有超乎寻常力量的战士,一个被安排给他埃尔文·史密斯的。现在他就在小客厅,埃尔文让他自己随便一些,而他只是安静地坐在那里,身上裹着埃尔文给他穿上的军大衣。


    实验体最重要的材料就是人类。人经过复杂的手术,更换肌肉组织,更换骨骼,更换皮肤,更换眼球,身体里几乎每一样东西都被加工,韩吉说最重要的是每一样东西都要原装,现在无法解开人的密码,很多东西是人工无机制品无法替代的。有很多素质不够强的实验体就在实验过程中死去了。或是取出的组织坏死,实验体没有替换组织只好衰竭死亡。

    埃尔文想象着外面的少年,只剩下孤零零的脊梁连着头部,浸泡在营养液中。

    埃尔文想象着少年每天赤裸着身子被摆弄,他就睁着明亮的眼睛。他没有羞耻心,他对自己的精准定位就是一件物品,他比每一个人都清楚自己究竟是什么,就这样坦然接受了命运。

    埃尔文擦干头发,走出浴室,看见850仍端坐在那儿,和之前的动作分毫不差,连并着的中指和无名指都没有分开。

    埃尔文叹了一口气,他似乎是惹上了一个麻烦的小东西。

    “不说说话么?”埃尔文在850的身边坐下。

    850偏转了脑袋看着他。

    “我不想把你当做是一件东西来看待,能平等相处么?我知道你非常聪明。”埃尔文靠在沙发上。

    “你希望也把你当件东西?”850皱着眉头说。

    埃尔文笑了。

    “你想要什么或者是想做什么都可以给我说,我会尽量满足你。”埃尔文补充道。

    “……干净。”

    “!?”


    凌晨一点韩吉被埃尔文喊了起来,埃尔文挂着黑眼圈不停地重复着什么,韩吉花了十五分钟才辨出埃尔文说的是“他想洗澡”。韩吉看着还穿着军大衣的850 茫然地站在埃尔文的后面,才明白过来。

    “他说他想洗个澡,我帮他把水放好了以后他死活都不肯进去也不准我去睡觉。”

    韩吉把眼镜从床头柜和墙壁的缝隙中捞出来,“啊,因为你答应要帮他洗澡啊。我们的850是个特守承诺的好孩子。”韩吉打了一个呵欠,托着脸盯着850,“啊啊,原来是这样啊。他的几个接口没有防水措施,长时间泡水可能会对机体有损伤,而他之前也没有接触过什么生活用词。”

    “埃尔文哟,有奖竞猜!猜中就能去睡觉了哟!”

    “不能好好说话么?”埃尔文扶额,做好了熬夜的准备。

    韩吉取下她的眼镜,宝贝地捧在手里:“埃尔文,别看它只是一副看起来普通的眼镜,这可是我二十岁时的生日礼物哟!能调整视距和光线明暗,还能追踪定位!我不能再喜欢它了!”说罢韩吉拿起眼镜吧唧亲了一口,850看着她露出了非常嫌恶的表情。

    “但是从角落里捞出来的时候弄脏了呢。怎么办呐?烦恼得我睡不着啊。”韩吉还真的露出了烦恼得快要死掉的表情。

    那到底是谁把它扔进角落里自己跑去呼呼大睡啊,埃尔文想,“擦干净不就好了么。”

    “是啊!”韩吉大声说。

    “你之前脑子进水啦!”埃尔文看着只穿了三角内裤和小背心的韩吉喊完这句就跌跌撞撞地跑回卧室一头砸在床上失去了意识。

    埃尔文看了看850,850依旧是一副茫然的样子。


    埃尔文拉着850回了自己的房间,把浴缸擦干净让850脱了大衣坐进去,又打了一盆水,打湿帕子就着后背开始仔细地擦拭起来。流畅的线条,光滑的皮肤,结实的后背肌。埃尔文注意到了几个打开的接口,小心地绕了过去。擦完了背,850忽然站起来,对着埃尔文坐下,半仰起头,闭上了眼睛。

    “不能自己擦么?”

    850把眼睛睁开,没有说话只是盯着埃尔文看。埃尔文揉了揉眼睛,只好拿着搓干净的帕子擦上850的额角。850眯起眼睛,等埃尔文顺着把脸擦了一遍后露出线条脆弱的脖子,埃尔文只好继续往下擦,锁骨,肩膀,腋下,换了一水,然后是胸口,腰部,臀部。

    看着正抱着自己大腿的埃尔文,850伸出一只手摸了摸埃尔文的头发。

    “没想到你比看上去要粘人。”埃尔文说。

    “粘?”

    埃尔文把帕子清干净,换了另只腿开始擦拭。

    “我以为你还需要时间来适应拥有了持有人这件事。”

    850用手指挑了挑埃尔文的头发,“是你拥有我。”

    “是你选择我。好吧,为什么?”

    “合适。”850把玩头发的手移到了埃尔文的肩膀上,“佐耶教授对兵器们的研究采用两种思维,人的思维和武器的思维。兵器们区别于你贴身携带的陶瓷小刀或是你上交的配枪的是他们能自主思考,对战局和形势做出自己的判断,选取最为合适的对策或尽最大努力配合持有人完成任务。兵器们区别于人的地方在于他们脱离持有人就是无效的,没有用途他们就是废物,他们的价值在于被使用和杀人,以及,他们不算是生物。兵器们对冷热没有感知,因为他们没有痛觉。但是就像你常用的钢笔,你习惯了它的触感,用上去最为顺手,这就是从物品的角度提出的交流。兵器们体内的激素仍在起作用,在战争中能借此提高行动效率,所以兵器们就算没有严格意义上的触觉却能对触碰产生反应,这是从人的角度提出的交流。”

    “所以他们才保留了你完整的性器官?”埃尔文终于大功告成,但是他发现850还没有洗头发和刷牙。

    “通常情况下兵器们依靠输入专用的营养液维持活动,但不排除会陷入无法得到后勤保障的情况,兵器们的肠胃能最高效率地分解食物,把食物全部变成燃料。呼吸系统也也以过滤有害气体,毒气对兵器们几乎没有损伤。心脏和脑子是最重要的。”

    “要洗头么?”

    850点点头,“后脑的接口现在是密闭的。”

    “所以说你的脑子不会进水吧。”埃尔文把850抱出来,让他蹲在水龙头前,然后打开了水。

    “以后多说说话吧。”埃尔文把洗发水倒在了850的脑袋上。

    “你困么?”

    “很困啊,你也困了?”

    “兵器不用睡觉。”

    “你有什么和其他兵器不一样的地方?”

    “干净。”

    “……还有呢?”

    “会说粗话。”

    “开玩笑吧,这算什么……有人在你的程序里输入了这种东西?”

    “出厂自带。”

    “为什么突然和我说这么多话……”

    “因为再不和你说话你就要睡着了。”

    “啊……这样啊……”


    第二天韩吉在敲门十分钟无果后强行突入了埃尔文的房间,在浴室发现了头发洗了一半的850和从后面抱着850睡得像猪一样香的埃尔文。


    “我还以为你们会让他们裸着跑。”

    “啊哈哈哈!开什么玩笑啊,你以为我们没有要求过么?但是哪个人不是像你一样发件大衣把自家的死死裹着。”韩吉翘着脚看着第一次和其他兵器一起进行测试的850号实验体漫不经心地搭着话。

    埃尔文把手揣在兜里,“只有我家的是编号么?”

    “不是啊,他们原本都是编号,但是持有人给他们取了名字。哦哦,有个笑话哟要不要听?很久以前有个持有人给自己的武器取名字叫小葵花,结果在战场上大叫这个名字的时候笑场了就被敌军击毙了。啊哈哈哈哈哈哈!”

    埃尔文扯了扯嘴角,“那你最好不要让我把他的名字取成小宝贝或者小天使或者是甜心这类的,我还不想英年早逝。”

    “但是我这样叫他的时候他不都回头……”

    “瞪了你一大眼。”


    结束了测试,韩吉在准备去上交文件时回头对埃尔文说:“埃尔文,今天早上同步率和契合度结果不是很理想哦。”

    “因为你心不在焉。”850号从测试场地走到了观察室,用了一种让埃尔文毛毛的眼神看着他。韩吉则留下一个你们慢慢谈的微妙神情闪了出去。

    “我和韩吉刚刚在谈有关你名字的问题。”还不等850号说话,埃尔文就接到,“我的专属配枪名字叫史密斯夫人。”

    “真难听。”

    “所以我觉得你不会接受史密斯夫人二号这样的名字。”

    “也别叫小宝贝小天使或是小甜心这类的,你敢在战场上这样叫就自己去死吧。”

    “……其实我觉得我们的同步率一点也不低。”

    850号顿了顿,“你真的想取个名字?”

    “名字也是羁绊的一种,失去了一把枪和失去了一个史密斯夫人感觉是不一样的。”

    “……”

    “我想给你一个好听一点的名字,我可不想在战斗时咬到自己的舌头。如果你觉得不好听的话,你可以拒绝,我给你这个权利。”

    “……是什么?”

    “还没想好。”

    “……”

    埃尔文揉了揉被自己洗得特别柔顺的850的头发。


    埃尔文把坏掉的通讯器砸到地上。呼吸器随着呼吸发出不大的声响,但在此时,埃尔文却觉得这声音震得耳膜发疼。烈风携着细沙刮擦着刀刃,枪口,皮革,在这样的环境下,裸露的皮肤会被割伤,直接的呼吸会使肺部被腐蚀,所以埃尔文觉得被装在套子里的自己快要被汗水淹死了。太阳把金属晒得发烫,埃尔文的左边靠着的是他的专有武器。同样带着呼吸器850其实并不需要这玩意儿,他没有流汗,周围的环境对他构不成任何的影响。

    “我刚刚想好了你的名字。”埃尔文喘着气。

    “叫利威尔怎么样?”


    虽然是轻松的口气,但是埃尔文明白他们的处境并不轻松。

    时间轴回倒。


    “看到你们进展这么快我真的很高兴。”佐耶教授对埃尔文说,然后他递出一份资料,“为了尽快投入实战,明天是模拟训练,场地在上面,所以要特别小心,不过我倒是不担心啦。加油吧史密斯上尉。”

    晚上埃尔文照例给850进行清理,然后早早休息了。第二天整装出发,按照指示来到专门划定给他们的试验场地。实验基地的地点很隐秘所以试验场点定在了离实验基地五百多公里外的地方,这里距第三政府的最北边的驻屯地有一五十多公里。他们的情况是被围堵的掉队者,他们的目标是从“敌军”追捕中逃离,在这片沙漠中模拟实战。向南60公里是临时屯驻点,击毙所有“敌军”或者是赶到屯驻点就算成功。

    “敌人会花这么多力气来追捕两个家伙么?”850在出发前问埃尔文。

    “啊,如果你发现在一个不可能有人的地方出现了两个人,那他们必定是和主要部队失散了或者是执行特殊任务,而且无论是哪一种,保密到了连救援都不会主动出现的程度,他们肯定隶属特殊部队,你说要不要抓一抓呢?”

    “啧。”


    两个半小时之后。

    “妈的,死透了。”850看着几乎要被风沙掩盖的尸体。

    “一枪命中心脏。”埃尔文死死皱着眉。“还不止一个人。”

    一小时以前埃尔文和850决定放弃继续向前利用才起的大风遮蔽“敌军”视线,绕回起始点从周围开始干掉展开队形的“敌人”,在顺利搞掂两个小队后发现了第三个小队的队员的尸体。

    “我们需要自主更改一下任务了。”

    850抬头看着一脸严肃的埃尔文。

    “重回临时驻扎地的路线。”

    “了解。”


    在前进半个小时后,发现了之前解决的那一批人的尸体,和之前的那一批不同,并不是从后面被伏击,而是正面起了冲突,除了远距离的枪弹伤还有近身战的伤口,同时尸体中有着真正的敌人。

    “没有指示身份的东西。”埃尔文翻看着那具尸体。

    “……埃尔文。”850压住埃尔文不让他站起来。

    “卧倒!”850扑倒埃尔文,一颗子弹擦着850的肩头飞过。

    “他们肯定发现了前面的假死部队,回来检查尸体了。”850刚从埃尔文身上翻下来,几颗子弹就唰唰飞过他刚刚呆的位置。

    “三十人,埃尔文。”

    “只是探查部队先不要出手!”

    埃尔文向850招了招手,两个人半立起身子,在几发子弹飞过来的时候先后砸回沙子里都倒在五点钟方向借着风势滑到较为隐蔽的地方。埃尔文先动身向敌人的方向移动,850留在原地等待命令。等埃尔文离开近三十米850一口气奔上去借着埃尔文预先贡献出来的人体着力点腾上他们刚刚滚落下来的平台。然后埃尔文听见子弹不断射击在沙子里的声音。

    先利用850敏捷的身手消耗地方的弹药,然后由他埃尔文,在后方射击,首先消灭这三十个人造成他们一路向南的假象,然后稍后退等第二波部队发现第一波部队折返或是展开阵型搜索时再分批干掉。这样的潜入人数不会太多,百人以内,和练习数量相当,就当是翻工了。

    埃尔文向前寻找适合射击的位置,然后开枪射击,他看见850已经开始了与敌人的近身战,在躲避子弹的同时用小刀刺穿了敌人的颈动脉,动作凌厉宛若刀光。五分钟后第一轮战事结束。

    “向后。”

    按照计划两人向北快速行进了一公里。却在无线电里接收到了佐耶教授他们的呼叫。

    “上尉!最北驻屯地被第二政府军占领,没有大动作,但他们可能发现你们了!从北派了一百人!”

    “太晚了!”850骂了一句。那边的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是谁,埃尔文马上说:“不只一百人,从南边倒回来的估计还有五十来人,我和850马上撤回来。”掐断信号避免敌人趁虚而入,埃尔文规划新的作战,而作战主体只有两个人,唯一能指望的假敌部队应该全灭了。

    “埃尔文,第二政府精英小队。”

    “冲突无法避免,我们被夹击了,看见我们的人必须死。”

    “知道你的意思。”

    利用战死的士兵的尸体让敌人最后产生是第三政府常备小队和精英小队拼死作战的结果,如果有突围的那也是只是其中算是精英的队伍的突围,而不是两个人。所以他们不得不选择干掉看见他们的人。兵器们和持有者的事情一点风声都不能漏出去。

    “手脚别太利索了。”

    “了解。”


    继续向北方行进,850释放了信息波阻断了敌军的通讯。十五分钟后遭遇了北方第一波三十人。比起之前来回奔波的那一批多费了一点事。十分钟后遭遇了第二波四十人,出乎意料的是南方的四十三人小队也赶了上来,比埃尔文预料的时间早了五分钟。

    躲在沙堆后面的两人正在调整呼吸准备突围。别在耳朵上突出的通讯器在刚刚被一枪爆掉了,埃尔文觉得自己应该庆幸爆的是通讯器而不是自己的脑袋。紧接着的第二枪被850伸出的手活生生改变了子弹的轨道。

    “我刚刚想好了你的名字,叫利威尔怎么样?”


    “……”

    “不讨厌。”

    埃尔文笑笑,虽然脸被挡住了。

    刚刚被取名字叫利威尔的武器看了看他的持有人又把脑袋扭过去。而埃尔文扯过利威尔的左手,没有流血。

    “没事。注意好你自己的脑袋。”利威尔抽回自己的手。

    “……准备好了么?”

    利威尔点点头。

    “我从来没想过可以靠两个人突围百人。”

    “八十三。”


    “走!”

    埃尔文从来没有在战场上有过这样的感觉,风的声音无比清晰,连脚下的沙子滑动的摩擦声都清楚无比,子弹的轨迹,抛物线,破开的空气的流动似乎都被捕捉。他微微侧身避开子弹,再闪身把眼前的敌人交给藏在他背后的利威尔,然后敌人被一刀刺穿心脏。他们早就没有子弹了,也不知自己到底是寄托了什么,这样拼了命去战斗。接着埃尔文蹲下身子,利威尔翻过他避开子弹跳落在前面的敌人身上,割断咽喉。然后他们把后背交给对方,拾起敌军的枪械继续战斗。五人,十人,十五人。他们能感受到敌人的愤怒与惊讶,但他们也不会给敌人更多的时间了。

    利威尔出手的速度越来越快。随着白热化的争斗,埃尔文总是被利威尔放置在安全的范围,埃尔文感觉到了一面墙,无法被摧毁。三十,四十。五十。子弹耗尽的敌人全都拔出了利刃。

    “二十二,你还行么?”

    “累死了。”

    “还有二十人正在赶来的路上。对了,这些混球的信号枪都被削了。”

    “你可以试着削一下信号弹。”

    “啧,麻烦。”利威尔扯下了自己的面罩,“也不怕被你们看见,反正死人是不会说话的。”


    在敌人的眼中大概只剩下了彩色的烟雾吧,埃尔文心里想着。

    最后二十人赶到的时候眼前一片浓烈的色彩,而沙漠里的怪物就在彩色的烟雾中穿梭,把人一个个拖进缤纷的色彩里面,烟雾散尽之后,只留了血红色的沙子和尸体。

    利威尔取了手套,用干净的右手背擦了擦溅了满脸的血。


    “埃尔文,你还好吧?”利威尔把瘫在地上的埃尔文拖起来。

    “我们不能留在这里,再坚持一下。教授他们的乌龟援军肯定要到了,大风软沙想快也快不起来。”利威尔把埃尔文背了起来。


    韩吉他们带着军队赶到的时候看到的,只有比推算位置向南多了好几公里的利威尔和埃尔文,利威尔背着埃尔文走在沙漠上,每走出几步,身后的足迹就被风沙抹去。

    “好慢啊。”看着停在面前的车队,小个子把埃尔文轻轻放下。

    “第一次共鸣把他累得不行。”利威尔抱怨道,“伤势算不上严重,但再失血也会死的。”

    “啊。”埃尔文哼哼道。

    韩吉看着眼前的两个家伙,用双手捂住了脸。


⊙871年,由第二政府不宣而战的北方边境事件作为导火索引爆了第二政府与第三政府的大规模战争。同年,850号实验体正式由上尉埃尔文·史密斯接手,韩吉·佐耶任其总工程师。850号实验体正式投入战争,编入军队服役。

—TBC—




PS:= =+不太清楚自己在写什么了,困死OTZZZZZZ常规的大人组大概会在下一章出现吧,104期的各位小天使也是!哇啊啊啊,窝自己超喜欢后面的剧情,就是不要写崩了啊啊啊啊!【别打广告


依旧是

谢谢您的阅览!

评论
热度(22)
© Ahdi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