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历史专供商
注意:
1.2018年底闭关修行【不读完这个破书我是没有自由可言的……和自己死磕到底】
2.奇怪脑洞+笑点冷低(可能专注无厘头脑洞一百年)
3.所有爱豆不定期回坑……

1.2018侠客风云传:#东方未明#
2.2017诛仙:#张小凡##林惊羽#
3.2015Fate:#吉尔伽美什#
4.2012古剑奇谭:#百里屠苏#
5.2008DMC:#Nero#
6.2005犬夜叉:#杀生丸#
7.2005:#Michael#
 

EVAPORATION蒸发

 

 

食用说明:

0.架空虚构,进击的巨人同人,和现实的BALABALA不会有一点关系的

1.兵长人形武器梗【对,就是之前画的那个

2.慢热正剧

3.梗概已完成,也就说故事大纲几乎定下来了,只要慢慢写就会完结的,预定十二章

4.团兵全员这样=w=+

5.是篇很……怪的东西

6.感谢您的阅览


文案:

       金色的血液注入蔷薇的海洋,掀起的巨浪撕裂苍白的天宇,星月阳光皆被蒙蔽,璀璨的鲜花在地面盛放。

       对待在高空降落的雪花,妄图将其冰凉的根须缠在无名指上,却看见它在感受到温度的瞬间融化。

       在这样的天空下,在这样的海洋旁,一场生命的雪花迎着新世纪的风暴降落,又在落地前蒸发。

chapter1

       光线旋转着从螺旋的楼梯旁擦过,细细的灰尘漂浮在阳光中,发出细不可闻的声音,仿佛是遥远的海涛,震动了空气,一浪又一浪,将这样的波动传到了这深深的地底。这漂浮的海水,拍击着疲惫的人,水波荡漾,掠过发梢。

       男孩想,这里是海底的裂缝,躺满了尸体,尸体们即将变成岩石,然后被击碎,化成细尘漂浮起来。这样,总有一天,会有一粒,飞出这个裂缝,这个深谷,飞出海洋,飞到高到只剩下了光线的的天空,传说中蔚蓝的天空吧。

    少年听着军靴拍打在岩石上的声响,在空荡荡的这个虚无的海底化作震耳欲聋的爆炸,每一次都侵略着耳膜,每一次都刺激着神经。呼吸器里沉重的呼吸,胸膛里被压出的气体,胸膛里跳动的生命的奇迹,厚厚作战服下面温暖的身体,身体中奔腾的血液,拥有这一切的人,正抱着男孩离开这个不会再有生命的地方。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模糊的场景规律地摇晃着,光明明暗暗落在眼睛里。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这座地下的都市变成了一个巨大的集中营,一只温暖的残忍的魔鬼?离不开的故乡,将自己的子民勒死在温柔怀抱里的故乡,残酷得显露出了一种别致的美景。少年无力垂下的双手,随着士兵的步伐,在干燥的空气里摇晃。男孩抵抗着睡意,用尽了所有的力气看着这个被一缕阳光照耀成金黄色的坟场。

    “队长,我们在一区发现了存活的男孩子,大概五六岁的样子。很虚弱,请求装甲车的支援。”抱着男孩的士兵腾出一只手向地面发出了微弱的电波。

    “我说,他快死了吧。”同行的另外一个士兵凑过来看着努力睁大深蓝色双眼的男孩。

    “简直不敢想象在这种地方怎么会有孩子能存活下来。”从不远处的废墟里跑出来的第三个士兵朝着另两人摆摆手,“东西都不敢拿,锈蚀得厉害,而且我怀疑上面全都覆盖了病毒。”没抱孩子的士兵耸耸肩露出一副没办法的样子。

    “大概是在母体里面就产生了异变吧。”抱着孩子的士兵接上之前的话题。


“啊,说得好像怪物一样好恶心啊。”


    在步行于地下都市一个小时之后,进入了二区的三个士兵终于看见了来接他们的装甲车。车刚停稳,就有身着白色隔离服的医生跳下来,或者说是研究员更为贴切。研究员接下士兵手里的孩子,把他塞进隔离软袋里,再然后装进早就准备好的隔离箱。

    装甲车驶离地下都市,穿过都是破败场景的三区四区,直到途经十二区的时候才听见了因为感染而痛苦不已的人的呻吟。

    因为病毒爆发而衰亡的地下都市,在人类几乎死绝的中心区里,发现的唯一战利品就在这辆不起眼的装甲车上。

⊙632年资源枯竭引起了以贫民力量为主的叛乱,之后一些商人和贵族也参与了叛乱,并成立了新政府。645年新政府数量超过30个。


⊙650年新的国家诞生,打破之前2000年来只有一个国家的局面。


⊙720年出现了三大国家对立的局面,不久后三大国家为缓和关系定立了融合协定,即三个国家为同一起源,因为意识差异分裂,在资源紧张的情况下为缓和这样的紧张情绪安抚国民,成为联合体。彼此舍弃国家的名称,命名为第一政府,第二政府,与第三政府。与此同时第三政府的领导者嗅到了最终走向战争的气息,开始秘密着手新式武器的研究。


⊙735年人体改造计划A计划订立,征集志愿者参加实验,以实验体不堪重负全部死亡为结局宣告失败。试验计划陷入僵局。


⊙755年第一政府与第二政府发动了局部战争。新式武器的研究又被提起。由佐耶家族接手试验计划,进行了系统的理论创建,实验终于有了眉目。


⊙800年,第一批自愿实验者参与A-计划,进行了与武器融合的实验,证明了理论的可行性。但是这样的表面融合给实验者造成了很大的负担,实验者们大部分不堪重负在一二十年之内去世。


⊙815年第一政府向第二政府全面宣战,第三政府在中间出售军火,筹备了大量资金和得到了充分的喘息时间。计划更名为A+计划,随理论的创新有了新发展。这次选拔的实验者体质更为强健,诞生了第一批真正意义上的人形兵器,兵器们没有自己的思想,全部依靠电子信息的指令行动。这次试验,发掘了人形兵器不用装配呼吸罩就可以自由穿梭森林和海洋附近等空气污染度极高地区的优势和易于修复的优点。同时,第一政府发现了第三政府的资金空洞,开始了对第三政府的关注。


⊙845年为选拔具有超常人素质的实验体,第三政府开展了B计划,侵入了在第三政府和第一政府交界处的无政府区域带贫民窟性质的地下都市,在最深处一区释放了特殊病毒。目的为十年后收割存活下来的超素质异变体。


⊙855年B计划进入第二阶段,收割中,一到二十四区发现79名幸存者,其中,一至五区的中心区中只在一区发现了试图离开一区的男孩。


    别紧张,放轻松。

    对,就这样,乖乖的别动哦。


    烧焦的味道,闻到了很多次。人们把身体上布满肿瘤的病人扔进泛着金色光芒的火坑,就如同抛入水中一般,溅起了金色的水花,涌起的一阵热流扑面而来,带着不可描述的臭味。火坑里燃烧着无辜的少年,未懂事的少女,本就奄奄一息的老人,肌肉虬扎的青年,怀有身孕的少妇。最后连投放者自己也跳入火坑,寂静的都市里只剩下了一个人。在缝隙里寻找着食物和水源,在空旷的废墟里找寻可蔽体的布料,在中央的通道广场上感受没有温度的阳光,等待死亡。


    “唔。”

    眼睛被蒙住,口腔中填充了瓤状的物质,然后手术刀小心剖开喉咙,割开气管接上人造的外置气管。迟钝的疼痛袭击着神经末梢,脑海中浮现出烧焦了滋滋作响的肉体。

    皮肤被划开,镊子拉扯着皮肤,人体最大的器官出现了裂痕。撕扯皮肤的感觉是麻木,如同头部遭到重击,所有的感官集中到了裂开皮肤的边缘,瞬间死掉的皮肤和正在衰竭的皮肤抱死在一起哭喊,哭喊声沿着细长的骨头攀上大脑,然后笼罩住整个头部。他是被渔网勒住的活鱼,倒钩刮擦着鳞片,无法呼吸,无法呼救。

    然后是裸露的肌肉组织暴露在空气中,被空气中的消毒分子灼伤。发烫的肌肉抽搐着,又被一丝丝抽出,一个漂亮的标本正在被制作,男孩子被钉死在手术台上,每一节骨头都被精致完美地卸下,被小心翼翼地收藏。持续注射的兴奋剂使得神经兴奋到无法崩断,被迫感受着被活生生解剖的已无法用疼痛来形容的异样。

    看,真是漂亮的内脏。

    先把他放在液罐里,动作轻一点,他还保有意识,真是不可思议。

    强化骨骼最快也要是三天左右才能改造完成。

    他年龄太小了。

    为了保证改造后的身体性能不能先切断神经,这是关键。

    再快一点。


    意识沉入底部,感受不到代替大部分血管的管道,被埋入不再容易被折断的骨骼上覆盖的韧性效能更加完美的肌肉里。感受不到仅剩的内脏被仔细的保护起来关入新的肋骨之中,如同放进了了牢笼。感受不到金属的部件深入被撕裂重组的身躯,感受不到后脑被打开的缺口,感受不到摧毁最后一根神经的钢针终于切断了与这个世界最后的联系。

    啪。


    接上了输液管,扭紧了最后一颗金属螺丝。人们终于把这件小小的艺术品放入了专属于它的储藏箱。隔着厚厚的玻璃,他们反复观摩这具身体,红蓝交错的线管如同羽毛,运转的机体成为笼中鸟飞翔使用的双臂。微微开合翕动的唇瓣吐出细小的气泡,人们看着他的骨骼在时间的打磨下伸长,漂亮有力的肌肉精准的附着在身体上,优雅的起伏,优雅地舒张。偶尔张开的双眼,扇动的长睫,深蓝色的眼珠里是玻璃一样的冷漠,玻璃一样的纯洁。黑色的发丝在水液中散开,如同展开的夜。这是一件能够成长的武器。

    与此同时,有的东西却从看不见的裂缝里由着必然的洋流的驱使,穿越死的海,扶着腐蚀溃烂的海草,逐步浮出了水面。


⊙863年,被编号为850的一区实验体觉醒。其觉醒产生的信号冲击刺激了所有同期运用相同技术改造的人形。所有的实验体陆续觉醒。B计划濒临破产。


    韩吉趴在沙发上看着将要把自己挠成秃子的祖父,一边喝着碳酸饮料,一边随着耳机里的音乐无聊地用手指敲着鼓点。

    “他们很安静,但是他们绝对清楚我们在干什么。”旁边急得满是汗的白衣服男人说话时手指捻着手指,皮肤都被搓红了。

    “有什么表现么?”祖父翻出所有的相关资料。他当然明白“觉醒”意味着什么。

    “审视……和观察我们。”

    “有被改造之前的记忆么?”

    “好像没有……每个的情况都不大一样……”有的破坏了机器逃出营养罐试图攻击研究员被特别作战小队歼灭,有的在自己的营养罐里活动,像新出生的孩子那样观察身边的每一样东西,有的乖巧的服从研究员的指令和往常一般在罐子里安眠,而导致这场骚动的罪魁祸首,从他睁开预示着灾难的金色双眼开始,他就规律的释放出探查外部的冲击信号,自主的激活了身体上的每块肌肉,搜查了和他连接的每一台机器里的信息,如同一把把自己仔细打磨的刀。

    “850的情况怎样?”祖父猛地抬头。

    “没有过于明显的动作……但是一直在搜集着他能查找的资料……三个小时以前自己调整了身体上的五个零配件。”

    一群暂时无法控制的武器,随时都有着擦枪走火的危险。

    “我们把他隔离了……因为他每次释放冲击信号我们的其他实验体都会有响应反应。”

    “我们先去看看850的情况。你们尝试与他交流了么?”祖父把要用的资料抱在手里,“韩吉,你自己乖乖的!”

    “哦!”韩吉看着穿着拖鞋邋遢的祖父迈着飞快的步子,大喊:“祖父!我不能和你们一起去么!?”

    祖父停了下来,身后的白衣研究员差点撞在他身上。

    祖父推了推眼镜。

    “不行……算了,记得站远点。”

    “呀吼!!!!”

    “可是,佐耶教授,很危险!”

    “你们尝试过交流了么?”祖父又问了一次。

    “……称不上是交流。”

    “我知道了。”


    佐耶教授经过暂时被强硬控制的其他实验体进入了隔离间。

    “教授,他半个小时以前从站立的姿势变成了这样。”女研究员头痛地说,“为此我们把线管加长了。”教授抬头看看环抱着自己,安静坐在罐子底的850号实验体。他一直看着老教授,黑色的半长头发漂浮着,不时擦过脸颊又被850自己别到耳后,在不一会儿之后又浮动起来。

    “嘿,小朋友。你有哪里不舒服么?”老教授换了个舒服的姿势亲切地问。但这按照常理来说是很奇怪的,这些改造后的,已经不能算是人了,用东西来说更为贴切,哪怕现在被怀疑拥有了智慧,他们也依然是一件东西。这样和一件东西说话,就像是相信物品会拥有灵魂一样的迷信。

    850号皱了皱眉毛。

    “你能明白我们说话的意思么?应该能明白吧。能说说话么?”哪怕在面前的看起来十二三岁大的是像个孩子,但他和人的区别太大了,他甚至不是一个生物。生物的特征有它的特征:一,有共同的物质和结构基础;二,有新陈代谢现象;三,有应激性;四,有生长,发育,生殖的现象;五,有遗传变异的特征;六,能够适应一定环境和改变环境。也就是说,要成为一个生物,必须具备这六项条件,有一条不满足,就不能称之为生物,更不能是一个人。就算他曾经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但是现在,他被摧毁了,被重新塑造成了这样的一件物品,这样的事情是不可逆转的,就像死人不能复生。他早就不是当初被运送进来的那个努力从这个世界最恶劣的地方活下来的孩子了。

    850别开自己的目光,却在门口发现了躲在门缝背后偷偷看着自己的韩吉。850仍旧是一副冰冷的和他无机质的真相一致的样子。

    这是韩吉第一次看见850号实验体。还没有长开的精致的五官已经十分漂亮了,他身上的每一个细节都巧夺天工。韩吉似乎能透过他惨白的皮肤,观察到假象下面完美的肌肉,骨骼,器官。她的家族一直在研究这样漂亮的东西呀。


⊙863年,B计划更名为B2+计划。由原本研究生物的韩吉的父亲为主要负责人,开展了对850为首的实验体们本身的研究。实验体们在868年投入实战,战果丰硕。


可以公开的情报:

⊙兵器不同情人类,但会对同为智慧种的兵器产生好感。850实验体是意外。


⊙兵器会自动认定持有人,要求85%以上同步率,90%以上的契合度,一般对象为拥有强大精神力或肉体力量的人,与850同期的众多兵器都属于佐耶教授,即韩吉的父亲,又由佐耶教授制定安排不同的新持有人,实现兵器使用权的转移。 


⊙兵器只认定一个持有人,只有直接持有人的命令有效。但使用兵器也会让兵器直接持有人有精神和肉体上的负担,但这并不是一种严重的影响。


⊙激战中,兵器与直接持有人有一定几率产生高度共鸣,极少部分产生短暂的同化现象。


⊙由于兵器原材料人类的秉性不尽相同所以兵器们的弱点和长处各不相同。


⊙兵器无痛感。


⊙850实验体由于其超出通常指标的各项数值及其极其优秀的属性无法匹配持有人。对于无法完全控制的情况,最终决定了摧毁计划,以免未来,优秀的实验体落入其他人手中。


    ⊙871年实验组进行了摧毁850实验体的行动。行动失败,850实验体暴走。


    “除了摧毁以外没有别的方法了么?佐耶教授应该很中意这个孩子吧。”

    “是啊,很喜欢啊,喜欢得想把他每天搂在怀里抱着亲的程度呢。”佐耶伤心地说,“不能找到更好的了,他从任何方面来说都是最棒的。”

    埃尔文跟着佐耶穿过厚实的隔离门,进入了实验中心。

    对于最美好的事物,得不到就只能把它摧毁掉。这就是这个时代的法则。摧毁武器,摧毁城市,摧毁人民,摧毁阳光,摧毁空气。

    埃尔文做了一次深呼吸,升上上尉的二十五的他知道被邀请参观这次摧毁实验,不仅仅只是因为他前途无量,还因为他背负着史密斯这个姓氏。这个基地里,藏的是第三政府的秘密武器。

    “等摧毁结束,我有几个孩子想拜托给你,你这样优秀的年轻人一定没问题吧。”

    埃尔文微笑着点点头。

    埃尔文在这之前只是知道第三政府在从事武器开发这样的研究,但他还不知道与他擦肩而过的人当中就有着佐耶口中说的宝贝孩子,他也不知道这些孩子就是指武器。这些都是保密的内容,这些是最后的王牌。


    “教授!!我们要向地面部队请求支援!”从内部跑出来的研究员大喊着。

    “850情况怎样!?”

    上气不接下气奔过来的研究员几乎要哭出来了,“失控了!电子设备都被信息波摧毁了!”三个人一边跑一边说,“我们启动了隔离墙并喷射了冷冻液,但是几乎等于没用!他的性能太优秀了,如果不是在实验前拔除了热武器启动系统他就要把隔离实验室给炸碎了!”

    “很厉害啊,他还没有投入过战争演练呢!”佐耶教授取下眼镜边跑边擦,又戴上。“不愧是我最中意的孩子!”

    无视了飘着泪花的研究员,佐耶止不住的兴奋起来了,850实验体觉醒后是他一手培养的,他的秉性和思维模式他都再熟悉不过了,失控暴走,听起来确实是像这个孩子的风格。

    “没有人会等着被杀死吧。”埃尔文说。

    “是啊,他和他们都是勇于向命运抗争的孩子,但是史密斯啊,有一点我要仔细纠正你啊,永远不要用人这个字眼来形容他们……他们是最强劲的……武器!”


    一分钟后赶到实验现场,落在埃尔文眼睛里的是这样一幅景象。

    驻实验基地内部的武装部队,黑压压的部队包围着一个人——冷冻雾气中模糊的影子。正如一研究员所说,包围在他周围的厚实的隔离墙已经碎得只剩基座了。埃尔文看见那道影子如同一把出鞘的利刃,削开雾气击散人群,没有人敢靠近他,只能包围,再包围。

    佐耶教授站在埃尔文旁边,难得严肃的沉默着。

    可以看得出850号并不想杀死周围的人,如果想这么做的话,那周围一定只剩下了尸体。

    “把扩音器给我。”研究员急忙递来。


    “850,你能听到我说话么!?”下面的实验室环绕着教授的声音。

    被称为850的影子停下了攻击的动作,他看向埃尔文他们所在的被隔离玻璃保护起来的二楼。下一秒他弹跳起来冲向这块玻璃,二十公分厚的被瞬间击裂,然后影子又落回地面。埃尔文心脏几乎漏跳一拍。佐耶捂着胸口,“啊啊!埃尔文你看他在吓唬我!”

     不是吓唬你,是要宰了你吧……埃尔文无法放松因为刚才的攻击而紧张起来的肌肉,这是他作为一名军人的良好素质的体现。

    “放弃攻击吧!就算你弄死了这里所有的人,你之后还要怎么样你有没有想过!”埃尔文对着850喊道。因为没有直接用扩音器,埃尔文的声音只是模模糊糊的传到了下面,却也没有,也不可能逃过850的耳朵。

    850抬头,似乎是露出了一个可以称得上是饶有兴致的表情。埃尔文看见了一张小小的脸,给人干净得不可思议的感觉。

    无视旁边观察了这个细节的又再次兴奋起来的佐耶教授,埃尔文继续喊道:“就算你逃离了这个地方,你又能到哪里去呢?”

    850眯起眼睛。

    “教授小心——!!”

    850再次起跳挥出的一拳直接砸碎了玻璃,下面响起了枪声,却没有人再能分散精力去注意是否子弹集中了850的身体。因为850扑向了第一次出现在这个实验基地的埃尔文,将这个比他高大的太多的男人按倒在地上。


    在哪里看到过呢?深深的水底,游动的沙尘,旋转落下的点亮了都市的光线,穿越了上百公里的光线,放出它们的只余下一个点那样遥远的,传说是蓝色的天。


    埃尔文一脚踢开骑在他身上的少年模样的人,看见少年猫一样轻盈敏捷的落地,几乎没有发出声音。那双深蓝色的眼睛化变为耀眼的金色,接着他又扑上来,埃尔文接住他的拳头,做好了承受碎裂骨头的疼痛的准备,但是眼前的人根本没有用这么大的力气,另一拳又砸落下来,埃尔文堪堪避开,利用间隙里少年空出的腹部,提膝踢去,而少年居然一手接住,就像全部计算好了一般精准,另一只手挡开埃尔文的拳头,一只脚勾住埃尔文的小腿用力一扯,埃尔文又被压死在少年的下面。少年转了转了手腕,制住埃尔文的关节,如果埃尔文再挣扎,他的右手和右脚就会被卸下来。

    阴影中,埃尔文看着少年无表情的脸,和灿烂得仿佛融化的双眼。

    “埃尔文·史密斯,同步率测定:94.2%,契合度测定:96.0%,正在询问。”

    佐耶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因为他从来没有听过850号实验体发出过声音,并不像是少年外表那样,而是冷彻的成熟男人的声音。

    而埃尔文却感到自己的头部遭到了重击,这声音……刺进了脊髓,剖开了大脑,这是,极具攻击性又透露着完全服从的信息!


    “史密斯!等等!!”

    模糊中他听见了佐耶教授的声音,但是都被身前的人的信息覆盖了,他抽出了被850放开的手,轻轻摸上了850的脸庞。

    “得到答复。正在分析匹配信息。数据重制。”

    埃尔文闭上了眼睛。


    待埃尔文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已经躺在基地里的休息室里了。

    “我们给你检查过了,只是点皮外伤,没什么。”佐耶教授递过一杯热咖啡,“好啦,快点给个指令让这个小天使去接受检查啦。”

    埃尔文还没有反应该来,就被一双手托住了腋下,被扶着坐了起来。他接过咖啡。

    埃尔文转头,看见刚刚还对他进行了残暴攻击的850披了一件研究员的白大褂正乖巧地坐在他的旁边的椅子上,刚才把自己扶起来的自然就是他。

    “我跟你说过他是最好的了,不是么?”佐耶自己喝了一口咖啡。

    “我猜你从来没见过裸着也这么能打的。”

——TBC——

谢谢阅览!

评论(6)
热度(43)
© Ahdid | Powered by LOFTER